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水患未平矿难又起


中国在继续应对东北的有毒化学物质泄漏造成污染的同时,星期六又发生一起重大煤矿事故。而一周前黑龙江省的一个煤矿爆炸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169人,北京官员面临诸多新问题。

*矿难东北未平,河南又起*

星期五中国中部河南省一个煤矿淹水事故是这一连串环境和工业灾难中最新的一起,这些灾难性事故暴露了中国基础设施方面存在的问题。

河南新安县私营且未经当局许可的寺沟煤矿发生透水,救援人员星期六设法搭救被困其中的42名矿工。

与此同时,中国东北部黑龙江省的救援人员逐步结束了搜寻尸体的工作,11月27号发生的煤矿爆炸事故是近几个月来中国几乎每月都要发生的致命煤矿事故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

中国官方公布的2004年矿难死亡人数为6千多人,分析人士把这些事故归咎于腐败,以及在经济快速扩张时期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所形成的压力。

*佳木斯断水*

在处理这些矿难的同时,东北的官员还在继续努力控制11月13号化学污染造成的损失,有毒物质“苯”的泄漏污染了松花江上长达80公里的河道。

当局星期五切断了拥有50万人口的佳木斯市的供水,因为被污染的江水流经该市。自从发生有毒物质泄漏以来,佳木斯是继拥有近四百万人口的哈尔滨市之后,被切断供水的松花江沿岸第二个主要城市。

这起灾难使环境遭受相当大的破坏,而且还造成政治影响。星期五,中国环境保护总局局长辞职,之前他被质询为何官员在一个多星期后才告知居民发生了泄漏事故。

*姜文然:地方无权讲,责任在中央*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姜文然一直追踪关注这起事故。他说,中央政府必须对这些起初归咎于地方当局的问题负责。

姜文然说:“在向中央政府呈报和等待指示之前,他们不敢也没有权利宣布任何事情。所以在最近发生的松花江污染事故中,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很快向中央政府作了汇报。但是他们让地方不要告诉普通民众或宣布这件事,因为害怕引起社会恐慌,或者担心俄罗斯一旦知道这些有毒化学物会流向俄罗斯时他们会作出反应。”

中国提出,几天后这些污染物流向俄罗斯边界时会协助俄罗斯进行处理。中国官员星期六说,他们发送了满载活性炭的一节火车车厢开往俄罗斯边界城市哈巴罗夫斯克,协助净化有毒污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