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社会保障面临挑战


中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上个月在北京召开的2005年亚洲养老基金圆桌会议上表示,目前,中国公共养老保障体系的覆盖面只占人口总数的15%,低于世界劳工组织确定的20%的国际最低标准。 中国长期实行的退休金养老模式的诸多弊端正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化而逐渐显露出来。中国政府从90年代末引入了一系列老年人社会保障改革措施。不过从目前实施的情况来看,中国老龄人口的社会保障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

*未富先老*

按国际通行标准,如果一个国家60岁以上的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超过10%,这个国家即可被认为是达到了人口老龄化。中国人口在2003年跨越了这个界线,成了一个“未富先老”的社会。人口老龄化对中国传统的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养老模式构成严峻挑战。

此外,中国长期以来实行的退休金制度忽视了广大农村居民和私有企业职工,而且也越来越成为国企改革的束缚。选择一种可支付、可持续的养老保障模式正在被中国政府迅速提上议事日程。

*杨燕绥:新措施符合中国实情*

中国政府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实行由企业、个人和国家的三方筹集资金的养老保障改革计划。随后,又在此基础上于1998年初开始推行社会统筹和个人帐户相结合的社会保障制度。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女士说,和传统的退休金养老体制相比,这些新措施大体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也扩大了养老保障的覆盖面。

杨燕绥说:“随着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范围在缩小,但是新计划的覆盖范围却在不断扩大。所以项怀诚讲到的总人口的15%,尽管离国际劳工组织的要求还差很多。但是如果按照传统的退休金计划的话,都不可想象覆盖面会缩小多少。”

*转轨成本和7千4百亿空帐*

这些改革方案一出台就面临着巨大的“转轨成本”问题。也就是说,由于1998年前和1998年后最初几年退休的老职工没有养老金储蓄,参保企业和个人既要为自我养老积累资金,同时又要承担老职工的缴费。因此,为了弥补养老基金初始积累的不足,现职职工的个人帐户基金常常被挪用,以维持这一制度的正常运转。

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中国养老保险个人帐户空帐的数额已经达到7千4百亿元人民币左右。观察人士担心,从在职人员个人帐户抽调资金添补养老金收支缺口的作法既不能解决当下入不敷出的问题,同时也为未来的保障机制的健康运行埋下了隐患。

*杨燕绥:需根本上转变观念*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教授说,把现职职工的个人帐户做实,需要中国的决策者从根本上转变观念。杨燕绥说:

“这也就是说,个人帐户属于一个政府计划,还是非政府计划。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上,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所以现在把个人帐户列在国家基本养老保险下面,这本身就是个矛盾。那么谁来管理和运做这个帐户?什么样的机制是安全有效的,即能让它保本,又能让它增值?关于这些问题,中国目前还没有做出一个很好的制度安排。这些问题上我们应当下功夫。”

*预算决策须到位*

中国政府近几年在辽宁省开始实行把个人帐户做实的试点工程。据说目前已经初步取得成效。针对资金严重短缺问题,中国迄今为止一直是在采用财政补贴的作法。从2000年到现在,中国政府对基本养老保险的转移支付补贴高达2093亿元人民币。

杨燕绥教授认为,如果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作法,中国政府的前期预算决策必须要到位。杨燕绥说:“所以中国确实需要对财政有一个调整,对社会保障有一个预算。让财政首先到位,改变一下这种被动局面。”

此外, 杨燕绥教授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参照西方发达国家的作法考虑在年度预算中设立公民个人年金,向全体老龄人口发放最基本的养老补助。一些关心中国人口问题的国际人士指出,尽管中国的养老保障体系面临巨大挑战,但是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也不完全是处于劣势。

*夏乐平:坚持儒家敬老传统优势*

德国克隆大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教授夏乐平说,一个社会如何照顾老年人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人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儒家敬老传统是西方不具备的优势。

夏乐平说:“我不认为中国应该完全模仿西方系统化的老年人照顾制度。我觉得中国社会照顾老人的方式更加人道一些。我希望中国要坚持自己在这方面的优良传统。”

*社会家庭养老相结合*

不过夏乐平教授承认,在资金不充足的情况下奢谈传统是不现实的。他认为,中国的实际情况决定了中国政府不应该,也不可能完全象西方社会一样从制度上解除家庭照顾老人的道义和法律责任。夏乐平教授建议中国采取社会养老与家庭养老相结合的方式,发挥社区养老功能。杨燕绥教授也表达了类似看法。

夏乐平说:“中国这种远亲不如近邻的文化对发展社区服务非常好。所以政府现在一是不能忽略这个问题,另外还得利用这个优势,来降低人们生活的成本,提高人们生活的质量。”

此外,一些中国学者还建议,中国政府可以参照其他国家的作法,在未来20至30年里,把法定退休年龄提高至男女相同的60或65岁。以最大限度地利用社会劳动力资源,并延迟领取养老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