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哈尔滨医院的惊人账单和腐败


中国日益急剧升高的医疗费用,由于官员的贪污腐败而更加严重。

路透社举例说,家住哈尔滨市、今年74岁的翁文辉是一名退休教员。他去年被诊断罹患淋巴癌,今年6月1号被收进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加护病房。

在翁文辉今年8月6号去世前的67天住院治疗期间,院方总共向翁文辉的家属索取55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550万元人民币相当于68万美元。翁文辉的儿子翁强说,这些费用包括了医生鼓励他们给父亲购买的价值400万元人民币的进口药物。

路透社说,两个星期前,全国电视揭露了翁文辉的巨额医疗帐单情况。这不但引起政府官员介入调查,而且也引起群情激愤。因为,中国的医疗费用越来越昂贵,使得许多民众看不起医生。

*弄虚作假*

华尔街日报援引中国日报的报导说,中国卫生部保证要严惩这家医院的官员。中国卫生部说,这家医院的官员更改了翁文辉的医疗记录,收取几百件没有必要的检验和治疗费用,其中有些检验和治疗帐单,甚至是在翁文辉已经死亡后做出的。

翁文辉目前经商的儿子告诉新华社说:“医疗费用的花费是目前人们最大的抱怨。”他说,医院向他们收取了1180次的诊断费和输血费,共计25万8千元人民币。其中甚至包括一天之内的94次输血。

当翁文辉的家属抗议这项收费时,院方表示,他们实际上已经低收了费用。

*官逼医骗*

负责治疗翁文辉的主治医生王学源告诉新华社说,是医院里的高级官员压迫他,要他杜撰错误的医疗记录,并且为几百项不必要或无中生有的项目收费。

王学源自从在电视上作证,曝露哈尔滨第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巨额超收费用后,已经躲藏起来,不敢露面。

华尔街日报说,翁文辉医疗帐单事件被披露之际,也正是北京政府保证要在基本医疗照顾上投下更多资金的时候。据中国卫生部统计,在1978年到2002年期间,中国每人每年的医疗花费,从11元人民币增加到442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政府当局在每人每年医疗花费上的支出比例,则从1978年的32%,下降到2002年的15%。反过来,私人在医疗帐单上的花费比例,则从1978年的36%,上升到2002年的68%。

路透社说,翁文辉的案件加上其他一连串类似案件,已经促使中国当局展开调查,并且保证将公平合理收取费用。

*医疗公平性最差国家*

华尔街日报说,在中国,医疗界的问题还不仅仅是超收费用。在中国,一名病人,哪怕是急诊病人,如果不能事先预付款项,也会被拒绝医治。

华尔街日报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的一项调查,就医疗照顾的公平性而言,中国被列为全世界191个国家和地区的最末一名。

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的一份报告说,除非彻底改革医疗照顾体系,否则将直接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以及人民对经济改革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