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香港大游行 中国作家刘宾雁逝世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首先要介绍深圳当局覆盖香港电视台关于10万香港人大游行的电视画面,我们还介绍一位被海外评价为中国的良心的中国新闻工作者在美国逝世的消息。

*香港10人大游行 争取普选*

首先介绍10万香港市民4日走上街头参加争取香港普选大游行的情况。这次游行重现了前年和去年的“七一大游行”的盛况。

在天主教香港区主教陈日君主持下,约300名天主教徒首先为游行集体祈祷。发起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民阵)随后宣读声明,反对北京当局及港府提出的“鸟笼”政改方案,他们指出,港府若不站在港人一方,订定普选时间表,便是与民为敌。

发起游行的民主派议员4日大多走在浩浩荡荡的10万民众游行队伍最前面,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和吴霭仪押后。最意外的是广受民众好评的前民政司长陈方安生也参加了游行,广受瞩目。

*消息不利于北京 不见于大陆媒体*

这条对北京不利的消息,中国媒体是不会报道的。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报道说,由于中国大陆媒体对大游行封锁消息,实际上即便是毗邻香港的广东等南部地区的大多数民众都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南华早报注意到,新华社网站星期一报道的有关香港的内容是:香港珊瑚礁的研究以及香港青少年基本法演讲比赛。而中国新闻社报道的是香港为下周举行的世贸部长级会议做好保安准备。中国两家最大的网站新浪和搜狐也没有报道香港大游行的消息。

与香港相邻的深圳可以收到香港电视的信号。但是,据香港明报报道,广东深圳有关当局对香港电视台报道大游行的消息严密监控,午间新闻出现游行画面时,立刻以广告画面覆盖。

*著名作家刘宾雁逝世*

接下来,对比介绍中国国内媒体和海外媒体对前人民日报记者、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刘宾雁逝世的报道。

刘宾雁1958年被毛泽东亲自点名打成右派,送到黑龙江劳改。等到胡耀邦给右派平反,刘宾雁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

*因言获罪,被迫客居他乡*

刘宾雁回到北京人民日报之后,连续写出多篇震撼人心的报告文学,揭露腐败,提倡对党和国家的第二种忠诚,结果在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中,被邓小平点名,和王若望、方励之一起,被打成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人物,并且于1987年被第二次开除党籍。随后不久,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也受到整肃。

1988年,刘宾雁来美国讲学,第二年因为批评中共对胡耀邦逝世而引发的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的镇压而被剥夺了回国的权利。尽管刘宾雁在罹患癌症之后多次给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写信,希望能够回到北京,生活在子女身边治病休养,但是均得不到任何答复。最后在美国新泽西州去世。

*纽约时报:世界上最出色的记者*

刘宾雁被纽约时报称为中国、甚至在世界上最出色的调查性报道的记者。这样一个真正为民请命、以民为本的作家和记者,他的逝世,却在中国官方媒体上看不到半个字。只是在12月6号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说,中国政府对刘宾雁的一生以及他提出回国的要求不做任何评论。路透社记者发自北京的电讯援引秦刚的话说:“我们早已经对他做出了我们的评价。”

*官方文人评价:动乱精英*

中国政府对刘宾雁做出的评价是什么呢?

被中国当局以泄露党和国家机密罪而逮捕的中国著名记者师涛,曾经在西安一家书店买到一本打五折的书,《我们唾弃那种中国人》,书的副题是“动乱‘精英’在海外”,由林默涵、魏巍主编,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书中大多收录的是左倾刊物《中流》里一些文章。书中也谈到了刘宾雁,可以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所说的“我们已经对刘宾雁做出了评价”做注解。

魏巍在文章《大老爷与“小学生”》中说:刘宾雁象其他叛徒一样,在主子面前表示要反共到底。“他决定写成各种小册子,用各种伪装,寄给大陆民众。”可是我倒觉得他应该更多地想一想叛徒的下场,实在说还没见过哪个叛徒有好的结局。就说前面提到的张国焘吧,刘宾雁决不会比张国焘对国民党更有价值。张国焘“红”了一阵后,在国民党特务机关里连个车都要不出来,后来又到香港摆香烟摊子,最后象狗一样地冻死在加拿大。这种景象是不是也可以让刘宾雁之流警醒一些呢?

*师涛:真正知识分子的铮铮傲骨*

师涛说,看到这里,倒是真要感谢魏巍这个老头子,正是他象“华子良”一样在高压的政治环境下和严密的新闻封锁中,突破重重障碍,为我们送来了刘宾雁等人的最新消息及其他动向。刘宾雁流亡海外之后,我辈一介普通百姓,根本无从了解他的行踪,而现在明白了,他不但要“反共到底”,“决定写成各种小册子,用各种伪装,寄给大陆民众”,而且即便摆香烟摊子,象狗一样冻死在异国他乡,也决不与中共暴政同流合污,不向强权妥协,不正表现出一个中国真正知识分子的铮铮傲骨吗?他的表现不正如大陆众多读者所期望的那样可敬可爱吗?

显然,在中国民众的心目中,同时,国际媒体和国际舆论对刘宾雁的评价,显然和官方的评价不同。

*纽约时报:激烈的内部批评者*

纽约时报的地文章标题是:刘宾雁,一个中国激烈的内部批评者,80岁去世。

纽约时报评价说:现代中国很少有知识分子向刘宾雁那样大胆地、持续地抨击和暴露中国党内各级领导干部的腐败。刘宾雁职业生涯最出众之处,在于他从共产党体制内部,作为一名党员和中央党报的记者做出这一切。在这个国家和党的历史中,很少能够听到公开的持不同观点的声音。

*刘在复:对国家更深层次的忠诚*

六四事件后,和刘宾雁一样公开谴责中共对学生民主运动血腥镇压的前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刘在复是这样评价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的。他认为刘宾雁是为了国家好,才批评国家的,是对国家另一种更深层次的忠诚。刘在复说,在中国这片大森林里,需要一种名字叫刘宾雁的啄木鸟。在这片庞大的森林中,为了保持生态平衡,防止腐败,至少需要一千只这样的啄木鸟。但,现在只有一只,而且等待这只啄木鸟的,至少有十万只步枪。

*朱洪:最牵挂大陆人民安危祸福*

刘宾雁在美国逝世的时候,妻子朱洪以及女儿刘晓燕在身边。朱洪说,刘宾雁生命的最后时光,最惦记的,仍然是他奋斗拼搏了一生的大陆老百姓的自由和民主、幸福和权利。

刘宾雁得知自己身患癌症之后,非常希望回中国看病,并且亲历中国大陆的变化。邓小平死后,海外多少人对中国重新燃起了希望。刘宾雁也不例外。他给江泽民写信,结果石沉大海。胡锦涛上台后,实行所谓胡温新政,倡导以人为本。刘宾雁再给胡锦涛和温家宝写信,要求回国看看。据说这些信托关系确实交到胡温的手中,然而,当局仍然不准刘宾雁返国。一个强大的,有几百万军队作后盾的,有六千万党员的执政党为核心的国家,为什么会害怕一个年过八十,身患重病的老人到这种地步呢?而且,这位老人,比起中国目前的那些口头上说以民为本的中共腐败官员来说,恐怕更爱那片土地,更爱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

刘宾雁的夫人朱洪介绍了刘宾雁最后一段生命历程。朱洪说:宾雁陷入濒危状态以后,看着他脑子依然非常清楚,但表达越来越困难,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却无法说出来,我心里感到非常难受。他为中国的新闻事业奋斗了大半辈子,深爱着中国这片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普通老百姓。这些年来,他一心牵挂的就是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发展变化和中国老百姓的安危祸福。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听到来自中国这片土地的声音,也希望祖国土地上的人民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这几年病重,每次听到有什么朋友从中国大陆回来,他都要千方百计请到家里来,或者辗转打电话过去,请他们说一说他们亲眼看到的中国社会情况,随时想掌握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手资料。只要听到一点什么有意义的消息,他都要为此念叨好几天。在癌症晚期、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他还要坚持多年的剪报习惯,把任何对中国改革有参考价值的消息从报纸上剪存下来。

朱洪说:宾雁曾经对我说过,我只希望将来在我的墓碑上,写上这么一行字:“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自己应该说的话。”我知道宾雁还有很多话想跟我们说,想对他牵念的祖国的父老乡亲说。可是,他也许再也没有力气说出来了。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最惦记的还是中国老百姓的自由和民主、幸福和权利,他为此奋斗、拼搏了一生。在他在进入昏迷以前,对身边亲友说的最清晰的一句话是:“将来,我们想起今天这样的日子,会非常有意思。”

*华盛顿邮报:仍坚信社会主义理想*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刘宾雁逝世的消息时说,刘宾雁仍然坚信社会主义的理想,并且对最近几年打着改革的幌子所做的很多事情表示轻蔑。他认为这是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在损害老百姓利益的情况下掠夺财富的手段。刘宾雁在中国国内有很多关系。她给胡锦涛和温家宝以及其他一些中国高级领导人写信,要求返回中国。刘宾雁表示,他肯定这些信被送到了,但是他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任何答复。

*观察家:中共割断历史消除记忆*

一位中国问题观察家说:今天在中国大陆,刘宾雁的名字至少是不能在官方媒体上出现的,更不用说他的作品了。一个见证了中共1949年以来的历史并给无数青年以启发和勇气的作家,就这样在中共控制下的文化界消失了。 刘宾雁在中国大陆的消失,从一个角度回答了一个让很多人感到难解的问题:中国共产党掌权半个世纪所留下的那份记录,只要拿出一小部分,放到另一个国家,随便哪个政党都得下台,但何以中共却仍然稳坐江山呢?这里的秘密在于:只要你不断地割断历史,消除记忆,把被刘宾雁以及和他类似的人所写的文字从民族文化中抹掉,你就在一定意义上消除了罪证。在这个意义上,中共统治的历史也就是不断消除积累起来的罪证的历史。

*胡平:传奇式的成就*

中国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回忆说,今年2月27日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祝贺刘宾雁八十华诞的盛会上,刘宾雁谈到,在他八十年的生命中,能够在国内出版物上公开发表自己文字的时间,前后加起来只有九年!从56年到57年算一年,从79年初到86年底算八年.胡平感叹到:一个作家,在自己的国家里公开发表自己文字的时间仅仅只有九年,却能留下如此广泛的影响,赢得如此崇高的声誉。这是何等传奇式的成就。对于这样一个终生不渝地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写作的人,国家却只给了他区区九年的时间公开面对自己的人民讲话。这是怎样的一个国家?诚如林培瑞(Perry Link)所言,这不仅仅是宾雁的损失,这更是中国的损失。

虽然中国的官方媒体没有公开报道有关刘宾雁的消息,但是,在中国有些网站上,这条消息仍然不胫而走。在中国的世纪学堂网站上,萧翰留言说:几天前,我还刚刚跟朋友说,此生一大遗憾可能是再见不到刘宾雁先生了,没想到他今天就驾鹤西去,刘先生是我整个中学和大学期间的偶像,也是我在思想上的重要启蒙导师。沉痛哀悼一代良知刘宾雁先生!刘宾雁先生不朽!

*余杰:渴求真理正义的心与他同在*

中国著名自由派知识分子余杰在北京写文章悼念刘宾雁说:刘宾雁先生逝世的消息,却不可能在任何中共控制的媒体上报道。因为巴金早已对中共的统治“无害”了,而刘宾雁先生依然是“有害”的,所以中共当局冷酷拒绝了老人叶落归根的愿望。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中共当局也成全了老人。这说明一个八十一岁的、身患癌症的老人,却能够让一个拥有上千万军警宪特的暴力机器的政权感到害怕──这是何等的光荣啊。这就是真话的力量,这种力量也在林昭、遇罗克、王维林、喻东岳、丁子霖、蒋彦永、刘晓波、焦国标、师涛、高智晟、陈光诚、卢雪松等优秀的中国公民那里体现出来过,并正在体现之中。那杀死身体却不能杀死灵魂的力量,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呢?让我们与刘宾雁先生同在,与所有说真话的同胞们同在──刘宾雁先生并不孤单,因为有那么多渴求真理和正义的心灵与他同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