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江苏鹅农举报禽流感疫情却遭拘留


中国江苏鹅农向农业部举报当地禽流感疫情,时过半个月却被地方公安局以两年前涉嫌敲诈勒索为名拘留。

江苏高邮郭集镇农民乔松举今年10月向农业部报告了安徽天长市发现禽流感疫情。两天以后,公安局就把乔松举带走。

11月24号,乔松举被当地派出所叫走,据称是向他了解情况,但是第二天,他的家人就收到高邮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拘留通知书说,乔松举因为涉嫌敲诈勒索案被刑事拘留。

*家人:案件起因在两年前赔偿案*

乔松举的妻子王秀兰对记者说,这个案子的起因是两年前的一宗赔偿案。王秀兰说,2003年,乔松举的父亲乔正泉向扬州的一家家禽研究所购买了疫苗给他饲养的鹅注射以后,在前后一个月的时间内,有400多只鹅死亡。乔松举和父亲同这家研究所进行交涉,家禽研究所原来答应赔偿一万两千元。但是王秀兰说,有一天,这个家禽研究所把父子两人接到了扬州。

王秀兰说:“说要给他们解决问题的,就是说,农业部的人要过来了,我们在农业部的人过来以前把事情解决了。他们问,你们要多少钱, 因为当时谈好的是1万2千元嘛,他们说,你们要多少钱,因为我公公说,本来这个鹅要三万多块钱,就是从鹅的价值方面要三万多块钱,我公公就说,两万块钱吧,他们就给了他两万块钱。”

然而时隔两年,这件事却成了乔松举的罪证。王秀兰表示不解:“想不通的是,这是两年前的一个事情,为什么到现在拿出来。”

新华社的报导说,乔松举以威胁要向有关部门举报的方式从据称非法生产禽流感疫苗的研究所和公司敲诈了4万5千5百元人民币,并且骗取1万9千元人民币。

*乔松举:自己无罪*

王秀兰告诉记者,乔松举的代理律师孔维钊昨天刚刚和乔松举见过面,商量是否要进行取保候审。但是乔松举说,自己没有犯罪,他拒绝取保候审。

目前乔松举还在拘留中,家人非常焦虑。他的妻子王秀兰说,“当然着急了,我们也不知到到底什么时候...我们不说他放出来吧,我们就是不知道法院会不会给他定什么罪,给他判刑啊什么的。”

记者向孔维钊律师寻问案件的最新情况,但是律师表示,在案件侦察阶段,他不能向媒体透露情况。但是他强调,案件和举报禽流感没有关系。他说,这种联系、包括两年前的案子本身都是媒体误传,记者追问误传在哪里的时候,孔律师表示自己在车上不能再继续接听电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