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汕尾开枪镇压事件 采访死者亲人


中国地方当局在镇压广东一起抗议示威之后,现在派武警把当地全部封锁,甚至还出动了坦克。目击者说,在这起事件过程中总共至少有十几人被打死, 几十人受伤和失踪。

*目击者:十几人被打死*

12月6号晚,广东省汕尾市红海湾东洲镇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武警开枪镇压抗议村民的事件。数以百计的武警和防暴警察动用了坦克和自动步枪,对村民开枪。据当地目击者说,至少有十几人被打死, 几十人受伤和失踪。

*袁秀丽:盼中央派人救村民*

今年35岁的江光革有三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九岁,还有一个十岁,是遇难者之一。他的妻子袁秀丽几天来承受了突如其来的打击,欲哭无泪。

她说:“我丈夫洗完澡后,出去一下,就给他们打死了。中了一枪,打中头部,子弹从头后边穿过。这几天我的眼泪已经哭干。军队他们来进入我们的家乡,我的小孩很怕。”

袁秀丽说,她担心丈夫的尸体被当局毁尸灭迹,拿去火化,就先偷偷地掩埋,待以后开棺验尸,公布真相。她说,丈夫死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上。

袁秀丽说,她天天哭,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欲告无门,欲哭无泪。

袁秀丽说,现在当局不仅派军队把整个镇封锁起来,还在四处抓人。她希望中央能派人来,惩治贪污腐败的地方官僚,救救他们。她说:“没有人来救我了。希望外边的有没有好人到中央,报出新闻来救我们了。”

*江光革:通缉、坦克、不再开枪*

遇难者江光革的兄弟江光贵得知兄长遇难后,立即从外地赶回来。他说,现在镇周围一片肃杀气氛。

他说:“当局对于他们认为的这次运动的头头,下了通缉令。昨天军队还把装甲车和坦克开到了村的旁边,并且有大量的武警封锁了开枪射杀村民的现场。”

江光贵说,今天上午在乡外封锁的部队在向乡内进入的时候,又同民众发生了新一轮的肢体冲突,但迫于媒体的关注等原因,没有再发生6号那样的开枪射杀事件。他说,老百姓对于当局下令开枪屠杀村民表示强烈的愤慨。

他说:“老百姓对他们这种完全不顾人权作为一种生存的要求和权利,他们可以随意地剥夺人民生命的做法,感到非常愤慨,群情汹涌。”

*刘晓波:失地失房失业的民愤民怨*

北京政治观察人士刘晓波指出,他对当局开枪镇压维权村民的暴行表示极为愤慨和强烈谴责。

他说:“我觉得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暴行,既使不能跟六四大屠杀比,它也是一次屠杀。只要是军队向平民,向手无寸铁的百姓开枪了,那就无疑是屠杀。”

刘晓波指出,中国民间酝酿着各种各样的民愤民怨,其中失地的农民,失房的城市居民,失业的工人等弱势群体表现得尤其突出。他说,当局对于抗议和骚乱事件历来采取高压手段,调集武警镇压,但镇压工具通常是警棍之类的东西。他说,这次广东地方当局采取极端手段,屠杀百姓,充份反映他们为了保住乌纱帽,不惜挺而走险,下令射杀村民。

*地方当局野蛮,中央形象跌落*

他说:“这次强烈镇压的事件只能造成民间更大的怨气,更强烈的反弹。而且如果这又是广东地方当局采取的这么野蛮的行动,那么对于现在频发的灾难性的事故,对于中央政府的形象,会使中央政府的形象一落千丈。”

刘晓波说,六四屠杀事件给人民造成的旧伤疤还远远没有愈合,这次开枪射杀百姓又在人民心中落下了新伤痕。这次不同于六四事件,村民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经济权益,结果只能招致天怒人怨。

*外交部发言人:不知情*

对于广东汕尾市红海湾东洲镇发生的开枪镇压村民的事件,根据星期四的中央社北京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中表示,他尚未掌握具体情况,媒体相关问题应该询问中国公安部发言人。有记者追问中国武警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向民众开枪,秦刚说:“不管怎么样,中国都是依法治国”。

*事件回放*

这次汕尾东洲镇抗议事件酿成的暴力镇压主要是源于土地争议和补偿费。去年,当局在东洲镇兴建风力发电厂,占据了当地的大量土地,断绝了村民赖以生存的渔业资源。据当地村民反映,他们没有得到什么补偿,上边下拨的补偿费被层层贪官中饱私囊。

为此,村民从今年5月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上边能解决他们的问题。9月21号,村民开始封锁电厂道路的维权行动。12月5号,广东汕尾当局派遣上百名防暴警察进驻遮浪风力发电厂,并拘捕了村民代表,由此引发了数以千计村民参加的抗议。警察不仅向村民投掷催泪弹,还实枪荷弹地射杀抗议村民。有报道说,村民用炸鱼的爆炸装置反击。

中国连年经济高速发展,对电力等能源需求剧增。农民土地被征用,得不到应有补偿的事情经常发生。中国公安部估计,2004年发生了7万4千起民众暴力冲突事件,参与的人多达370多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