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军制止其它武装部队虐囚问题


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要求重新评估有关美国军人在看到或听说其它武装部队虐待囚犯时,有责任进行制止的规则。这个月在巴格达发现了一座秘密监狱,据称在那里关押的囚犯受到伊拉克安全部队的酷刑虐待并且挨饿。华盛顿一直就这个问题进行辩论。美军部队已经关闭了这座监狱,并且把犯人转移到比较人道的监狱。不过有关人员就美国部队究竟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提出一些问题。

*国防部长也困惑*

在上个星期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甚至连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也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美国将军彼得.佩斯说,当美国驻伊拉克部队看到虐待囚犯时,有责任制止。拉姆斯菲尔德插嘴纠正佩斯将军。不过佩斯将军仍坚持他的立场。

拉姆斯菲尔德说:“可是我认为你不是说他们有义务直接进行制止。应该是报告吧。”佩斯将军说:“如果不人道的事情发生时,他们刚好在场,那么他们有义务设法制止。”

*在伊拉克阿富汗有责任制止*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布赖恩.怀特曼证实了这项政策。他宣读了在伊拉克的联军部队的美国司令官签发的正式命令:

“所有在伊拉克的联军部队和军事人员有责任依照交战规定,采取一切合理的行动,制止或防止所看到的或可疑的任何可能导致关押在伊拉克监狱的囚犯严重受伤或死亡的身体或精神虐待事件,并且向上级报告详细情况,以便和伊拉克政府官员一道采取适当的行动予以解决。”

星期四,在阿富汗的联军司令卡尔.艾肯伯里中将表示,他已经发布了一条在阿富汗全国有效的类似的命令。

他说:“我已经发出指示,要求我们所有联军军人一旦看到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虐待囚犯,就有义务制止那些行为,并且有义务向上级报告。”

这就解决了美军正在执行任务的两个主要作战地区的问题。但是在世界其它地区如何呢?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已经要求澄清美军在世界各地的责任,他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那么显而易见。

他说:“这件事听起来很简单。很明显你应该阻止这种事。那不是好事,是虐待别人。但是另一个问题是,你该怎样阻止?”

*说服工作和武力制止*

拉姆斯菲尔德在华盛顿一所大学告诉学生们说,争取说服另一个国家的军人不要虐待囚犯是一回事,而使用武力阻止虐待是另一回事。他说,让一名普通的美国军人明白在何种情况下、在某个国家允许使用多少武力,这是困难的。这也是他希望美国国防部的主要人员向他说明,向整个部队说明的问题。

由于有几名美国军人在伊拉克虐待囚犯被定罪,另外还有指控说,在阿富汗、在古巴的关塔那摩湾和其它地方的美国监狱也有虐待情况发生,使人们特别关注这个问题。美国官员说,这种行为违反美国法律和规定,所有此类指控都会被调查,一旦证据确凿,虐待囚犯的军人会受到起诉。

但是处理其它国家军队虐待囚犯的行为把这个问题向前推进了一步。根据军事伦理和程序问题专家的意见,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国军队是否象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那样拥有这种权力。在这两个国家里,美国军队正在训练新的当地部队和警察力量,人权问题和正确对待犯人问题是训练的重要内容。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大学价值研究所所长哲学教授劳伦斯.欣曼说:“由于我们介入了伊拉克的历史,因此我们在伊拉克有特殊的责任。”

*不在其位则难以实行*

欣曼教授说,从理想的角度讲,任何地方都应该禁止虐待。但是他也承认,在美军不处于主导地位的地方,这一点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欣曼说:“你知道,这是件复杂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说,人们希望说,当然,他们应该在看到虐待的时候进行干预,阻止虐待。但是我认为,这种情况要仔细考虑再下判断。”

新泽西州若歌大学的宗教学教授约翰逊同意欣曼的观点。他专门研究战争中的伦理问题,他还是《军事伦理》杂志的联合编辑。

他说:“美军一直有责任维护美国人的价值观,遵守军队纪律。但是我认为,在权限不明的地方,一个国家的军人对另一个国家的军人能做什么,这是有限制的。即使他们都是一个联盟的部队也是如此。”

不过约翰逊教授指出,在权限明确的地方,例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军队绝对有义务阻止当地军队的虐待行为。

*无权阻止也要报告*

有关专家还表示,即使在美国军队没有权力的情况下,也还是有义务报告虐待情况或可疑的虐待情况,以便通过政府和有虐待行为的部队的指挥系统来处理虐待问题。

拉姆斯菲尔德本星期关心的事情之一是,美军需要清楚地公布政策,让各个层面的美国军人和所有地方驻守的美国军队都清楚地知道他们的责任是什么。他说,这将是困难的。但是他已经要求有关官员和高级指挥官在这方面努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