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汕尾遇难者家属促法办下令开枪者


广东汕尾东洲镇12月6号军警开枪打死农民的流血事件的遇难者家属要求法办下令和开枪的有关人员。另一方面,中国一些知名异议人士表示,悍然射杀无辜百姓的行为无异于1989年六四大屠杀。

*遗孀:促当局法办杀人凶手*

遇难者之一江光革的遗孀袁秀丽几天来承受着丈夫无辜遇害的巨大悲恸,她要求有关当局说出谁是下令和开枪的人,并加以法办。

袁秀丽说:“我很伤心,大哭大闹的还没有解决。汕尾市的人来过我家,我要求他们把开枪打死我丈夫的人的名字说出来,但是他们没有答应。”

袁秀丽说,汕尾市有关人员到她家来不仅对谁是下令和开枪的人只字不提,反而要求遇难者家属开棺验尸。对此,袁秀丽表示坚决反对。一方面,她不愿意让遇难的丈夫再承受验尸的所谓“痛苦”,另一方面,她担心当局在验尸后会销毁他们杀人的证据。不过,袁秀丽表示,医院拍摄的X光照片清清楚楚地显示一颗子弹在他丈夫的头颅里。

*女友:望传媒帮助讨回公道*

刚从上海返回汕尾东洲的林怡兑今年虚岁26,准备就要同相恋六年的女友谈婚论嫁。12月6日那天晚上,他骑摩托车外出看热闹。

林怡兑的兄弟对记者说:“他是从上海做生意回来,出于好奇跟朋友一块出去,但刚好那么不幸地碰到。一枪击中他的心脏。他打算回来再过几天结婚的。”

林怡兑的女友王女士说,中国官方媒体把抗议示威的村民称为暴徒和恐怖份子,她非常气氛和伤心。她说,农民手里没有枪、没有炮,怎么能说他们是暴乱份子呢。

王女士说:“我现在已经很伤心了。只不过希望传媒代替我们讨回一个公道。我们现在真的是求救无门了。我们这些枉死的人怎么办呢!(哭泣声)这样年轻的一个生命,他才26岁,什么都还没有经历过。(哭泣声)就好像是朝阳一样刚刚才升起来。(哭泣声)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哭泣声)”

*兄弟:尸首被扣*

魏锦今年32岁,有两个孩子,一个两岁,一个四岁。魏锦的哥哥对记者说:“他是我亲兄弟,脚上中了一枪,后来又加了两枪,就给他打死了。胸部、头部还不知道。现在那个尸首还给他们扣住了,没还给我们。”

*丁子霖:性质等同六四*

中国人民大学前美学教授丁子霖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六四事件的遇难者之一蒋捷连的母亲。十几年来,她创立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一直在为六四事件中无辜被杀害的冤魂讨回公道而四处多方申诉和伸冤。在获悉汕尾东洲村民遭到当局军警开枪镇压后,丁子霖教授、刘晓波、余杰等一些知名人士在网上发表签名运动,这些人士对广东当局制造的血案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和谴责。

丁子霖说:“不管他们打死多少,打伤多少村民,这个性质和89年六四屠杀的性质是一样的。因为是政府的军队也好、武警也好,都是拿着枪支和子弹屠杀老百姓。89年学生和北京市民为了争民主、争自由的运动被当局血腥屠杀镇压下去。今天广东的村民为了自己的维权同样遭到了血腥的镇压。”

丁子霖女士说,如果中共当局能正视六四事件并能着手解决六四惨案,为死难的冤魂昭雪平反,今天也许就不会再发生汕尾东洲军警枪杀村民这样的惨案。

丁子霖等在声明中要求中央政府制止暴力镇压,解除军警封村,确保维权村民的人身安全;责成司法机关立即着手调查此次血案的真相;依法追究和惩罚下令开枪和实施镇压的官员和军警。丁子霖说,汕尾东洲血案如果得不到公正解决,这种血案很可能还会在中国其它地方重演。

*中国官方:现场指挥失当*

不过,中国官方和媒体却把这次流血事件定性为一起由极少数人挑起的打、砸、烧严重违法事件,说这些少数人暴力袭击现场执法的公安干警,应当对事件造成的严重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但是,中国官方在沉默几天后承认,现场指挥员处置失当,造成误死误伤,汕尾市检察机关已依法对其实行刑事拘留。

中国官方目前承认,在这次12.6事件中已经确知有3人死亡,8人受伤。但是,当地村民曾经说,多达十几人死亡,另外还有大约20人失踪。

*村民:害怕遭报复不敢讲话*

当地目击者还对记者说,当地军警正在四处追捕抓人,缉拿他们所说的挑头闹事者。另外,汕尾市还派人守卫遇难者家门外,不让家属出门求救,并禁止村民到乡政府前下跪请愿求救。

还有村民对记者说,他们害怕当地官僚的威胁,不敢公开站出来讲话,唯恐当局秋后算帐,打击报复。他们说,他们的电话都被当局监听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