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医疗改革无进展民众担忧现状


在即将过去的2005年,医疗改革问题从来没有离开中国民众的视线。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官方开始公开表示,20年来的医疗改革不成功,目前的医疗体制现状令人担忧。而12月被媒体曝光的“550万天价医药费”的案例,把医疗改革问题更加尖锐地摆到人们面前,再度引发人们对中国的医疗制度改革何去何从的思考。

最近关于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向病人开出550万的医疗费的事情,受到媒体的特别关注,民众大感吃惊,病人到底生了什么病要花这个天价的医疗费,哪个家庭能够承担得起这么贵的医疗费用?

根据最近媒体报导,费用的数额还要向上追加到1千万,追加部份是专家会诊费用。有一次会诊,仅一个专家的出诊费就是30万元。

中国西部网报导,那名哈尔滨的病人翁文辉在住院期间还被盖上白布“死亡”过一次,后来经由自己的家庭医生重新接上呼吸机,抢救复活。这名病人目前已经去世,但是却留下了许多疑问。

报导指出,经由卫生部门调查结果显示,这家医院管理混乱,在治疗期间,对翁文辉给予过度的医疗服务、检查和用药等方面的不当措施。

无独有偶,在中国南方深圳最近也爆出一例类似案例。深圳人民医院向一个住院4个月的病人索取120多万的医疗费。

*暴露医疗服务业弊端*

虽然这只是两个很特殊的例子,但是这再度加深人们对公立医院基本上靠医疗服务收费来维持运行和发展机制的看法。

世界财经报导,中国卫生部长高强指出,中国的卫生事业发展存在着不协调、不全面的问题,卫生体制改革滞后,运行机制存在偏差,尤其表现在农村卫生和社区卫生方面发展滞后。

高强还指出,农民患病要跑城市,城市居民看病都要去挤大医院,不仅造成了人满为患,加重了看病困难,也加重了居民的经济和心理负担。

*医生随意乱检查开药*

哈尔滨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居民指出,哈医大二院在当地算是知名度高,质量比较好的医院,有了疑难杂症,人们都愿意去这样的大医院就医,但是大医院医疗费用太高,一般工薪阶层是很难消费得起的。

这位哈尔滨居民说:“因为病人自己本身心里就没底。他进去之后跟你说,‘你得做这个检查’。我们问有必要吗?他当时说,‘如果你不做的话,那我们也管不着,但是如果这项遗漏了,那我们就不管’。最后,只要可以接受的,我们肯定都得做,尽量做了。比如说,有的孩子感冒了,我们家也有孩子,如果孩子感冒了,只要进了儿童医院,进去之后,全部让你做那些检查。基本就几百块钱吧,进去一趟,没有几百块钱出不来,咱都不说住院。”

*农民看病比城市居民更糟糕*

另外一位住在重庆的赵女士指出,据她和当地医院打交道的经验,最让人感到不满意的就是医院开药,她觉得钱花不少,但是一般都没有药到病除的感觉。不过她表示,比起农民来她要好多了,至少还能应付一些基本的医疗费,农村里农民不仅没钱看病,就是有钱,也找不到真正的医生看病。

赵女士说:“我觉得农民现在上医院更难。因为我上医院,看到农村的就医,都是说去不起医院啊,太贵了,他们多数有病都是那么拖,买些便宜的药,可能也不太治好。”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两会”期间发表的工作报告中强调,切实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在农村,加强农村卫生基础设施和卫生队伍建设。温家宝还说,要深入整顿和规范医疗服务收费和药品购销秩序,切实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河北一位农民表示,农民没钱,有病就拖,等到大病一来就晚了。如果上城镇医院看病,医院的药都比外面药店贵,他们那个小地方也不知道医生打得是什么针,给的是什么药。

这位农民说:“你问医生,医生就说,‘你治不治?不治出院’就给你这种态度。象这种吧,早就该整治一下了。要不然老百姓你根本挣不来钱,而且住院花这么多钱不知道怎么花的,病看不好,不知道自己得什么病,然后花好多冤枉钱,也不敢说。说了人家医院以后你再去就不答理你,也不给你治了,咱还不敢得罪医生。”

这位农民还表示,医疗方面有很多政策和规定,但是都没有切实的落实到老百姓身上,地方上老百姓根本得不到实惠。

*政府对医疗卫生投入增长缓慢*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研究所的关志强在“2005中国医疗机构改革,首届医院品牌与发展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财政收入大幅度增加,但是各级政府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增长缓慢。他指出,由于缺乏制度保障,以至于有60%以上的医疗卫生总费用来自百姓个人,在城镇有44%的人以上没有任何制度性医疗保障,在农村高达80%没有医疗保障。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吴敬琏教授表示,低收入者医疗费用应该由政府提供,这是政府的责任,要让低收入者能有钱去买这个基本的服务,这也是医疗保险的作用。

中国13亿人口,大约有9亿是农民,要向农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需要政府拿出很大的一笔费用。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指出,一般农民是看不起病的,小病都要自己买药,自己扛了。所以应该把医疗改革当作政府的一个主要工作来处理,但是目标不能定得太高、太急。

姚监复说:“应该象吴敬琏说的,应该把它当成个主要问题,所以我觉得搞这些大运动场,大展览会这个钱,好像我们是不是过早了,应该把人民的生活这些问题放得更重要。那些大运动会,大展览会,大高楼的建设,我们是不是花得太多了点,超前了点。”

*民众切盼政府拿出解决办法*

北京一名不透露姓名的人士指出,目前大家怨声载道,“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是很多年的情况了,这和医疗体制管理以及医疗人员的医德都很有关系。他表示,医疗不单纯是个赚钱的行业,它也是个社会福利的部门,政府应该有一个科学举措来进行医疗管理。

这名人士说:“国家应当提供一些这方面的保障,另外想办法杜绝那些医药回扣啦,或者一些收费不透明的东西啦。另外还要放开一些民间的那种公益的医院,象香港、台湾那种公益医院,应该对它们放宽一些政策,在国内应当设立一些这样的医院,或者是医疗机构。政府肯定应该,也必须要在这方面倾斜了,因为医疗是救人的东西。”

中国自从1985年就开始进行医疗改革,而现在的医疗体制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老年人口日益增加,大批农民迁进城市,预防重大传染病等现实问题,都是医疗卫生关注的重点,而这些问题究竟如何解决,有多少福利能够真正落到百姓头上,这才是百姓最为关心的事情,也是中国政府在明年乃至今后若干年内需要着重解决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