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从汕尾事件看中国封锁重大新闻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谈的话题是,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国军警又一次在广东汕尾开枪打死可能多达20名请愿民众的事件,以及围绕这起事件而展开的一场中国官方试图控制封锁消息的高科技信息战。

*事件回放*

首先是事件重放:2002年,广东汕尾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在当地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耕作田地和白沙湖,致使东洲乡大约4万多村民失去立锥之地,而他们并没有得到受到宪法和法律保障的合理补偿和安置。

自2004年开始,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没有得到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更恶劣的是,当地政府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拘押村民代表,封锁消息、禁止媒体报道。愿意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也因受到司法局的警告而无法接受委托。村民们投诉无门,从今年5月起开始采取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的和平请愿方式,敦促政府尽快妥善解决村民们的合法补偿和安置问题,至今已持续7个月左右。

12月6日,抗议民众和武警发生冲突,汕尾当局出动3000多名武装警察镇压抗议民众。目击者说当局甚至动用了坦克和自动步枪。很多海外媒体都把这次事件和1989年六四事件相提并论,称这是继“六.四”事件后中国政府再次公开动用军警开枪射杀民众的事件。

*全面戒严 新闻封锁*

中国当局对这起海外媒体广泛报道的事件实行了严格的新闻封锁,并出动坦克和几千名警察驻守村口,全面戒严,禁止村民离开。一直到事件发生了5天之后,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没有在总社的网站上、而是在新华网广东地方频道上报道了这条消息。下面是新华社的报道:

新华网广东频道12月11号报道:12月6日,广东省汕尾市红海湾开发区发生了由少数人煽动的数百村民对风力发电厂进行打、砸、烧甚至对我现场执法公安干警发动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在现场十分紧急的情况下,执法干警被迫鸣枪警告。由于当时天色已黑,现场非常混乱,造成误死误伤。整个事件共有3人死亡、8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死伤者均为东洲坑村的村民。“12.6”事件是一起由极少数人挑起的打、砸、烧严重违法事件。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现场指挥员处置失当,造成误死误伤,汕尾市检察机关已依法对其实行刑事拘留。

*新闻发言人没有讯息提供*

除了新华网的广东频道之外,中国媒体对这一事件仍然是一片沉寂。然而,在北京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这一问题已经成了被外国记者追问的热门问题。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3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一直被媒体穷追猛打,追问东洲事件的消息。他再三强调“没有讯息可以提供”,他甚至对要提出类似问题的记者说:“请不要再举手了”。直至有记者提出如何比较东洲事件与六四事件时,秦刚才作出回应。秦刚说,他不同意将东洲事件与六四事件相提并论。秦刚强调六四事件已经有结论,他不了解东洲事件的情况,该事件未有定论。并推辞说:“正在了解,还没掌握具体情况。不管怎样,中国是依法治国,处理这些问题一定会依照有关法律法规。”

*民众对此重大事件一无所知*

对大多数中国民众来说,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在广东省汕尾市发生了这样一起重大的警民冲突事件。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政府为了隐瞒这起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对民众最大规模地使用武力的消息,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手段,从禁止中国报纸和媒体刊登这一消息,到禁止互联网搜索引擎搜索和这个事件有关的关键词,甚至连美国的google都不能例外。所有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防止这条新闻的扩散,不让中国民众知道真相。

北京封锁这起在国际上被广泛报道的新闻事件,从一个角度诠释了北京试图在信息革命的时代控制信息流动给这个国家的公民。中国政府采取了各种手段的组合,从老式的专制方法--依靠行政命令不准官方控制的媒体报道这一消息,到运用最先进的互联网过滤和控制信息流通的最新科技,来确保中国人民生活在黑暗之中。

*官方媒体事发5天后公开报道*

中国政府的第一反应是实行新闻管制和封锁,显然这一措施可以从所有的中国媒体没有任何一家报纸,没有任何一家广播电台,没有任何一家电视台报道汕尾12月6号发生警民流血冲突的新闻上看出来。

然而,在海外媒体广泛报道了这起事件、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知道了这起事件之后,中国官方的新闻机构在星期六、也就是在事件发生5天之后,才公开报道了这一事件。

*报道角度与海外媒体截然不同*

和海外媒体不同,中国新华社的新闻稿的报道的角度显然站在地方政府一边。在新华社的报道中,这起事件“滋事分子”借着“征地补偿等问题为由闹事”,他们“手持大刀、钢叉、木棍、炸药、汽油燃烧瓶、鱼炮,袭击执勤民警。”新华社的文章在用了大量篇幅叙述这些“滋事分子”如何闹事之后,在这篇报道进行到三分之一左右篇幅的时候,才提到有3名民众被误杀,另外还有8名民众被误伤。

中国官方媒体有关灾害性新闻的写法,明显和海外媒体不同。中国媒体往往强调领导人亲临现场救灾抗灾,如何关心民众;而海外媒体在报道灾害性新闻事件的时候,往往先把造成多少人丧生在导语中说出来。很少有新闻写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才提到有人丧生。理由很简单,人命关天,人的生命的丧失是最重要的,同时也是民众最关心的。

甚至就连新华社这样经过层层审查的新闻,一篇完全站在地方政府的立场上的新闻,在中国的媒体上也没有充分地流动,更不用说中国官方媒体没有遵循新闻理论中最起码的原则,那就是要客观公正,不但要介绍当局对这起事件的说法,同时也要介绍目击者和村民对这起事件的叙述。

对比海外媒体和新华社的报道,可以看出二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落差。

首先是死亡人数,目击者的说法和新华社的说法不同。新华社说只有3人死亡,而纽约时报综合海外媒体的报道以及目击者的采访认为,死亡人数为20人左右,都是被自动武器打死,另外还有40人失踪。

总部设在美国的大纪元时报刊登了当地民众冒着生命危险传到美国的照片。有一幅照片上显示,几名死者的亲属头上头缠白色布条,集体跪在地上,恳求戒严武警允许他们认领尸体。

有一位村民冒着危险通过海外媒体向胡锦涛和温家宝求救。求救信说:“记者你好,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提供的(消息)!!!惨惨惨呀!!东洲已变成了5个定洲的事情也不止了。只有胡主席和温家宝才能救东洲人民!!求求你们了!!!”

广东当地的报纸报道了警方逮捕带领民众示威的几个村民的消息。而这些消息也仅限于在广州当地的报纸发行,并没有扩散到其他地区。

纽约时报援引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和传播学院教授喻国明的话说,“中宣部可能对哪一级的媒体可以报道有关消息、哪些媒体不能报道这一消息做出了规定。”

*知识分子批评政府处理方式*

中国政府处理汕尾警民冲突暴力事件的方式引起中国国内一批知识分子的尖锐批评。50多名著名自由知识分子在一篇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中,对制造这一血案的广东和中国当局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和谴责,并强烈抗议中国当局迄今为止,对此血案不做任何公开解释、澄清和调查的恶劣态度,抗议中国当局全面封锁国内媒体报道东洲乡血案的粗暴做法。

声明说:汕尾市政府采用暴力杀戮手段镇压公民的合法诉求,这一罪行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必须付出相应的政治代价。中国政府必须拿出仅存的勇气和魄力,对相关人员痛加追究,对此罪行承担政治责任。否则,这一血案必将给各地政府树立一个恶劣的示范,必将在各地造成官民之间更多更剧烈的冲突和对抗,必将在全国民众心里埋下更深的恐惧、怨憎和仇恨,必将为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制造不可能的障碍,最终演变成全社会的广泛对立和雪崩式的政治危机。这样的后果,是我们绝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

声明说:现在,东洲乡村民仍处在武装警察的暴力管制之下,他们的生命安全仍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血案的真相仍被当局隐瞒和扭曲,民众对此血案的知情权和关注,仍无法得到一个自由的表达空间。

我们愤怒,我们忧伤,我们如果坐视这种丧尽天良的国家罪行和恐怖气氛,我们就不配称之为一个中国人。

*紧急声明和要求*

为此,我们发表紧急的声明和要求如下:

1、中央政府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暴力镇压,解除武警封村,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并保证所有维权村民的人身安全;

2、政府和司法机关立即着手调查此次血案的真相。建议广东省人大和全国人大在必要时成立特别问题调查委员会,有勇气对这一政府罪行进行彻底调查。

3、立即开放媒体的采访报道,确保记者的权益和安全,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和质疑;

4、下令开枪和实施镇压的政府官员和军警,必须依法受到公正而独立的司法的追究和严惩;

5,尽快公布死伤村民的名单,抚恤死者家属和救治、赔偿伤者;

6、按照宪法和法律,依法进行的土地征用,必须给予被征地村民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这一补偿和安置标准的确定,应当召开听证会。凡是没有依法进行的土地征用,应当将土地无偿返还给乡村集体组织和村民。

7、依法调查和惩治围绕汕尾发电厂建设征地的一切贪污腐败行为;

8、和平化解这一血案,启动政治制度改革;实现司法独立和新闻独立,开放地方选举,逐步兑现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和民主选举等公民基本权利。

最后,我们呼吁一切有良知的中国公民、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强烈谴责广东省政府的暴行,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帮助东洲村民的依法维权行动。

一些著名知识分子在声明上签了字,包括丁子霖(北京人大教授)、蒋培坤(北京人大教授)、包遵信(北京历史学者)、刘晓波(北京独立作家)、余杰(北京独立作家)、王 怡(成都独立作家)、赵达功(深圳独立作家)、孙文广(山东 大学教授)等50多人。到目前为止,签名的已经有几万人,而且还在增加之中。这篇声明在中国网络上被广泛流传,但是中国媒体没有报道集体签名声援汕尾民众的消息。

*媒体主管有口难言*

纽约时报驻京记者询问了几位北京主要报纸的编辑,他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否认收到上级部门的指示,不要报道汕尾请愿民众死亡的事件。不过,纽约时报记者说,他们的否认答复中暗示着某种程度的拘束和不自然。

中国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的网易的新闻主管方三文(音)在回答纽约时报记者的询问时说:“我们的网站里没有这条新闻。我不能说什么。希望你能够理解。”

搜狐网站的总编辑李善佑(音)说:“我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正确的人选。目前不方便对这个问题做出评论。”

*汕尾成敏感词 网上难得信息*

新浪网站是唯一有一条关于东洲坑事件新闻标题的。但是在点击这条新闻后,新浪把使用者引入了死胡同,点这条新闻标题出现的是一条关于大学生就业的新闻。

新华社没有在总社的网址上发表这一新闻,而是在新华社广东地方网站上发表了对事件的报道。广东的民众已经知道了这一事件,而想要知道这一事件的其他人需要锲而不舍的毅力才能够透过中国官员设置的重重障碍、在新华社的地方网页上找到这篇新闻。

中国政府为了挫败中国互联网的用户使用搜索引擎来获取这条警民对抗的新闻方面所采取的技术手段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在中国国内用GOOGLE搜索汕尾这个关键词,将得不出任何结果。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和海外媒体的链接也突然失去功能。但是,这种控制在中国的快速成长的搏客社区中,却刺激了一条又一条活泼的评论。 “国内新闻控制系统真的令我非常感兴趣,”一位博客写道。“我听说在汕尾发生了什么新闻,我立刻想弄清楚它是真的还是一些人的传言。结果我用百度搜索汕尾这两个关键字,百度立刻就死机。我无法打开百度的网页,也无法继续使用百度。”百度是中国领先的搜索引擎之一。

纽约时报引用另一位中国博客的话说:“我不敢讲话。到处都是敏感词汇。我们的祖国是这样地敏感。中国的身体被敏感的区域覆盖着。”

当很多的博客在互联网上讨论这起事件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的评论被封或者被迅速地删除。一些互联网用户反映说,他们很难登陆一些西方主要的新闻网站,尽管中国没有一揽子对西方新闻网站加以封锁。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