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伤残军人参加奥林匹克运动


从伊拉克回到家乡的数百名美国伤残军人获悉,丧失一肢并不一定意味着靠边坐。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最近宣布,正在与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合作,鼓励伤残军人踊跃参加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参加弗吉尼亚残疾人运动会和冬季运动会讲座的军人将获知比赛计划,甚至有可能会入选参加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集训。

*体验参赛感觉*

乔斯.拉莫斯的视线内有一个靶子。在卡森体育馆,这位前美国海军神枪手低头凝视气枪枪管,瞄准大约9米以外的一个小圆环。这位身材魁梧的25岁的小伙子不是站着,而是伏在桌子上,气枪用一层一层的泡沫加固。他的右手准备扣动扳机,左臂放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这是一个假肢。他并没有听到队友蒂姆.霍顿为自己没有射中而表示遗憾。

“嗨,我的靶子上有两颗子弹不是我的。”

蒂姆说:“我真想大哭一场,这是在作战,压力太大了。开始发射!射!”

他们两人参加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7个不同的比赛项目,其中包括曲棍球和轮椅排球。

拉莫斯说:“当我参加比赛的时候,这或许是让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健全人的唯一时刻。”

去年7月在伊拉克,拉莫斯的世界遭到了摧毁。他的部队在费卢杰以西的一个村庄正准备执行一个监视侦察任务时,暴乱分子朝他们发射了一枚火箭。

他说:“被击中的时候,我的胳膊有些晃动,所以我只好托着我的胳膊回来。我当时就知道回来以后我的胳膊会保不住。我醒来后不会再有这只胳膊了,我知道会保不住的。”

*开始新冒险*

参加首届残疾人奥运会军队高层会议的34名男女选手都讲述了他们致残的经历。许多人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身体康复。

美国残疾人奥运会军方计划主席约翰.雷吉斯特说,这次会议使他们能够在赛场上彼此竞争,不用担心摔倒或假肢脱落的尴尬。这位残疾人奥运会跳远比赛银牌得主说,这些运动员受到鼓舞,开始谈论超越运动的冒险。

他说:“我可以试一试轮椅排球项目,看看是怎么回事?我过去一直站着打排球,现在你在球场上坐着轮椅,你在猛烈进攻,你在说着脏话。比赛刚刚重新开始。这场比赛不仅仅只是一项运动,这场比赛意味着生命。”

“参赛本身就是胜利”

汗流浃背的残疾运动员高吊球,排球在降低的球网上来来回回打了好几个回合,他们的身体撞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双方打到4平之后,红队领先蓝队,后来击败了这支由强健的军人组成的蓝队。左腿截肢的卡拉.贝斯特是蓝队队员。目前仍在接受身体治疗的这位29岁的小伙子说,对个人来说,参加比赛本身就是一个胜利。

他说:“我登上一辆自行车,我在锻炼膝关节,我很喜欢运动。我脸上露出最开心的笑容,我因为过于专注看起来不太正常,可是我不介意。我只知道没有什么事我做不到的。过去我的头脑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不,我不能那样做因为太难了’。现在这种感觉消失了。我现在的想法是,‘好吧,让我试一试’。”

*生活态度更积极*

接受采访的军事人员中没有一个人对参军表示后悔,尽管他们现在都成了残疾。乔纳森.霍尔西上士不打算退伍。这位32岁的军人在伊拉克失去了一条腿,不过他说,他对生活有了新的看法,甚至是更积极的生活态度。

他说:“你不想坐在那里,浪费时光,明天想我昨天做了什么。昨天我在生命中完成了什么。所以说,现在的情况是你知道你曾经和大多数人所认为的死亡如此接近。可是你已经明白了,现在你是想回家消沉郁闷还是想继续生活?”

这里的运动员说,他们计划相互支持接受所面临的个人和比赛的挑战。所有人都打算积极备战,还有几个人渴望参加2008年在北京举行的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