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电视超女热


2005年,在中国的电视观众中,出现了一股所谓的“超女热”。由地方电视台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声歌唱比赛节目,在收视率和广告收入方面都创造了中国电视史上的纪录,被认为是打破了官方央视一统天下的局面,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借鉴美国偶像节目推出超级女声*

历时数月的超级女声节目是湖南卫视借鉴美国的大众选秀节目“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之后推出的一个大获成功的电视节目。今年的超级女声节目在收视率和广告费方面都超过了中国电视界的龙头老大、中央电视台制作的年度节目春节晚会。

*刘晓竹:老百姓希望冲破控制*

2004年首届超级女声比赛第3名张含韵演唱的这首《想唱就唱》不但十分火爆,歌名本身也是超级女声比赛的宗旨和主题思想。

在美国的华人社会学者刘晓竹认为,超级女声比赛之所以能大获成功,与中国老百姓希望冲破中共对舆论和媒体的控制有很大关系。刘晓竹说:“一个是,中国的民间有一种压不住的自我表达的一种需求。另外,它也反映了对中共长期控制舆论和媒体的这种‘假大空’导致的不与民同乐、高高在上、教训人这些东西越来越不受老百姓欢迎。所以老百姓自己另谋生路。只要有空间,就会一拥而上。很快就把中央台,把中宣部全打垮了。”

*刘晓波:独裁下穷欢乐*

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则认为,中国之所以出现超女热现像,是因为目前中国政府只是在爱国主义和娱乐节目这两个领域对社会实行有限开放的政策。刘晓波说:“一个是谈论爱国主义,特别是反美、反日、反台独。这个你可以在网上说很多话,官方甚至都可以纵容或者操纵你上街游行。第二方面就是娱乐节目。由于它压制了其他方面的公共参与要求,所以说,中国的娱乐节目带有一种独裁下的强制性狂欢这么一种穷欢乐的意味,因为它没有其他发泄渠道。”

*歌迷追捧超女冠军李宇春*

今年的超女全国冠军李宇春是超女当中人气最高的一位。她的巨大的歌迷兵团,也就是号称“玉米”的大批歌迷对李宇春的追捧丝毫不亚于对任何当红歌星的狂热程度。李宇春在2005年超女全国总决赛中以352万多张手机短信票数夺得了冠军。她的照片甚至登上了今年《时代周刊》亚洲版的封面。《时代周刊》和一些其他西方媒体认为超级女声节目代表了一种民主运作的模式。

*何亮亮:超女政治选举作用*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超女总的来说还是一种文化现像,但也不能排除它在政治选举中的潜在作用。何亮亮说:“如果把它说成是民主政治的雏形也未尝不可。但是,总的来看,它是一种文化现像。像那种在网络上粉丝们成立组织的事情,它完全是一个娱乐的行为。但是这个形式本身有朝一日当然也是可以为政治选举和政治组织所用。”

何亮亮解释说,超级女声节目通过手机来选举,粉丝们自己成立组织,包括拉票和配票,不能否认这些做法当然含有民主选举某些比较初级的成份,尽管不能说它现在就是民主政治。

何亮亮说:“看到粉丝们在给自己的偶像拉票和配票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些人肯定没有学过政治呀。但是配票拉票它就是选举的一种最基本的形式。所以我觉得,它真的是对中国的社会发展有一些超前的和值得注意的现像。”

*央视等不指名批评超女*

虽然中宣部没有公开出面批评超级女声这个节目,但是今年夏天,在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来自央视和其他电台、电视台的一些名嘴不指名地对超女节目提出了批评,说现在的电视节目过于庸俗。另外,中国中央电视台网站央视论坛也有人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文章,抨击超女现像,尤其是指责在超女比赛中通过手机投票的貌似“民主”的行动。

*刘晓波:中国娱乐开放矛盾心理*

然而,异议作家刘晓波指出,出现这一类的指责很正常,因为中国当局一贯把央视的春节晚会视为娱乐节目的标杆,其他娱乐节目都得向“春晚”看齐,不能越过雷池一步。他说,中国官方在对大众娱乐的开放尺度问题上存在着一种矛盾心理。

刘晓波说:“官方对于这种大众娱乐的参与现像,特别是超女,是抱着一种首鼠两端的态度。它既要纵容你、鼓励大家都去沉浸在娱乐之中。六四之后,大众娱乐就成为中国人忘记鲜血、忘记苦难的一条忘忧河。但是同时,它既纵容你,又要控制你。要控制在官方主旋律的范围内。这个政权是非常小肚鸡肠、非常敌视民意的。”

*改变电视娱乐方向与格局*

何亮亮认为,湖南卫视在娱乐节目的收视率和收入方面打破了央视的垄断局面,因此,电视界内部出现这些不同的声音也是不足为奇的。

何亮亮说:“居然出现了挑战者,出现了成功的挑战者,而且是省级的电视台,所以当然会使既得利益者觉得有些惶恐吧。”

无论人们对超女有哪些不同的评论,有一点则是可以肯定的,超女是今年夏天中国最热门的话题。超女创造出新的流行用语、新的收视习惯、新的社会话题,还创造出全新的娱乐偶像,甚至新的审美标准。更重要的是,它正在改变整个中国电视娱乐的方向与格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