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强调和平发展(3)


中国近来在各种场合、从各个角度不断阐述和平崛起的理论。这被视为中国发出安民告示,安抚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疑惧。有资深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国的理论至少部份地为美国所接受。

美国乔治亚大学的国际贸易与安全中心主任斯里瓦斯塔瓦教授认为,中国理论家郑必坚近来不断阐述中国和平崛起论,表现出中国自信心的日益增强与对国际战略的重新考量。他说:“人们把这视为是中国自信心的增强,中国希望让世界看到,中国的崛起不应当被看成是对亚洲安全与国际体系的威胁。这也是向东亚与东南亚邻国发出信号,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将改变其低姿态的、不张扬的外交方式。”

另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国在试图回答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9月21号在美中关系委员会上提出的问题。佐利克问道,美国和世界都希望知道,迅速崛起的中国是否会成为国际体系中的一名负责任的参与者?中国将如何运用它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美国接受中国和平崛起论?*

战略预测是美国一家独立的安全与情报机构,它主办的刊物于11月初发表文章说,中国看上去对佐利克的讲话走火入魔,借郑必坚这位在中国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之口,在各种官方与非官方场合不断向美国解释、说明中国的政策。参与撰写这篇文章的资深研究员贝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美国政府看起来已经被说服,接受了中国的和平崛起论。

贝克说:“布什政府在如何看待中国、应当怎样与中国互动方面出现了很大转变。布什在国内事务上麻烦较多,特别是伊拉克问题束缚住他的手脚,所以他不希望在外交领域与中国对抗,而希望与中国交往顺利,以此显示其取得的外交成就。”

美国密西根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李侃如教授认为,郑必坚和佐利克实际上是以各自不同的语言、基本一致地给中国的角色做出定位。他说:“目前的布什政府确实这么认为。如果你注意到郑必坚和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之间的私下与公开的对话,就会发现双方都接受了一个基本点,那就是中国的崛起将是和平的。中国自己也强调其崛起跟世界体系并不冲突。”

*江泽民担心军队现代化受限制*

美国的知名中国问题专家、传统基金会访问研究员武尔兹是最先注意到中国重拾和平崛起论的观察人士之一。他在2005年9月份的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说,真正导致中国和平崛起论重新回到日程上来的原因,是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卸去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他说,在中共高层就和平崛起论的辩论中,江泽民所持的观点是,该理论会限制中国军队现代化的进程。经过数月的辩论后,郑必坚对武尔兹说,中共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与和平崛起论之间并不冲突”,军力增长是和平崛起的一部份。

武尔兹认为,目前还没有很多人看到表面看起来很温和的和平崛起论背后的复杂性。他说,在中国需要和平环境发展经济的时期,他不怀疑中国领导人谈和平崛起论的真诚。可是中国一旦强大起来,是否还需要和平,特别是一旦中国在崛起过程中碰到某种障碍,是否还会认为需要坚持和平崛起论呢?

武尔兹说:“当你观察中国的军力成长,当你观察中国军队正在做些什么事情,当你认真展望未来,看上去中国似乎有很多理由不会永远坚持和平。比如中国与日本和其它一些邻国的领土、领海纠纷,台湾海峡可能的军事冲突,虽然我并不认为中美、中日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也不认为中国可以达致其和平崛起的目标。”

*中国崛起面临美国这一关*

因此武尔兹认为,中国再提和平崛起论所要表达的意愿十分清楚,那就是,中国成为一个强国的崛起已经势在必行,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不可避免地将与现存的大国发生利益冲突。这时就要看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以及其它亚洲国家肯不肯让中国崛起了。

武尔兹以一个比喻说明了他的观点。他说,中国作为一个新来的行人,有意行走在一条宽阔大道的中央,笔直地向前走。在行进过程中,如果中国不巧撞上了其他已经在路上的行人,便会感到它没有理由要为其他路人而改变自己的行路方向,应当让道的是其他的行人,他们需要进行适当调节,以适应这位道路上新来的行人。武尔兹说,如果有人挑战新来的行人或者不让道的话,就会被视为是对中国抱有敌意,恐怕不幸会产生相撞的结局。

因此,这位美国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国和平崛起可能永远只是一个远大目标,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良好愿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