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政府抗艾滋病资金使用问题多


2005年,中国政府加强了在防治艾滋病方面的投入和工作,但中国民间抗击艾滋病人士认为,政府在资金使用和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方面仍然存在许多问题。

政府统计数字显示,早在两年前,中国就有艾滋病毒感染者84万多例。不过,民间人士万延海说,应该早已超过100万了。 专家警告说,到2010年,中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将达到1千万人。

*政府高调表达抗艾滋病决心*

今年12月1号第18个世界艾滋病日前夕,中国卫生部长高强通过中外媒体表达了中国抗击艾滋病的决心。他说:“我们相信,在国际组织的帮助下,经过各级政府、各有关部门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艾滋病在中国流行蔓延的势头一定能够得到有效的遏制。”

中国从事艾滋病防治和宣导的民间人士对政府的态度和措施表达了“谨慎的欢迎”。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说:“最高层的意愿在总体上来讲起到了一种积极的作用,使整体的防治艾滋病的环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到,环境和政府行动能力的改变以及效果方面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从各级政府直到中央的资金是否真正能够用到防治艾滋病的工作当中去。”

*抗艾滋病资金未用到实处*

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说,中央财政用于防治艾滋病的经费2005年达到8亿元,地方财政用于艾滋病防治的经费也达到了2亿5千万元。

另外一位民间抗击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也认为,在许多艾滋病高发地区,这些经费被滥用,并没有用到实处,而更多的是用做了表面文章。

胡佳说:“河南省卫生厅的人陪同我们去了河南的一些地方。河南的地、市和90多个县都在建自己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比如,焦作投资5千万元,洛阳投资3千万元。他们在介绍工作成绩的时候,首先就带我们去参观这些大的建筑工地。但是,我认为中央政府所投入的大量资源很多是被用于建设这样的‘硬件’了,尤其是一些豪华、外表壮观的办公环境。”

胡佳说,当地官员在谈到艾滋病监测设备的时候,却常常抱怨设备和试剂太贵。实际上,资源大量地被用在了一些表面的东西上,而没有用于改善感染者的治疗条件和药物的质量方面。

*使用世卫不推荐抗艾药物*

抗击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和胡佳都表示,中国没有使用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药物,而使用的是仿制的、专利权过期的药物。

胡佳说:“我们中国政府现在所选用的艾滋病抗病毒药物的配方是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表示不推荐使用的。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药物我们不采用,为什么呢?我们现在生产的这些抗病毒药物都是那些过时的、早期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它的毒、副作用非常强。”

胡佳说,中国政府这样做,从根源上来讲就是中国政府没有把人民的生命权利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艾滋病看作是一个政治问题。

万延海是中国最早从事艾滋病宣传、防治工作的人之一,他通过自己的网站向许多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人提供重要的卫生信息,2002年8月,曾被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名拘留。

*应将决心转为具体行动*

虽然中国近年来在防治艾滋病问题上采取了比以前更加透明的态度,但是对于民间和非政府组织的参与仍然采取严格控制的措施。

不久前,全国艾滋病防治会议在郑州举行,胡佳在会议期间,代表艾滋病感染者向国务院副总理吴仪递交请愿书时,被警方强行带走。

抗击的艾滋病活动人士表示,中国需要把最高领导层的决心,转化为积极的行动和全社会的充份参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