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政府强化信息和新闻管制(1)


年终岁末,北京新京报总编被撤销职务,报社一百多员工罢工。回顾2005年的中国新闻业,观察家注意到, 中国政府在原有严格限制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信息和新闻管制。

过去的20多年来,北京政府一直大力宣传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跟国际社会接轨,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在2005年9月,中国国家保密局宣布,不再把自然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作为国家机密。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大力宣传,这是显示中国改革开放的又一个重大举措。

*系列措施限网站新闻报导*

但是,许多分析家指出,各种迹象显示,中国2005年在信息公开、新闻自由方面不是走向进一步开放,反而进一步封闭。在2005年,中国政府发布了一系列新的措施,限制禁止中国的互联网网站进行新闻报导,规定互联网网站的新闻只能来自正式的官方渠道。中国政府和执政党宣传部门还规定,新闻机构在报导所有有关敏感事件的时候,都必须使用共产党中央宣传部直接掌控的新华社的新闻稿。

在当今中国,任何问题、甚至是在国际社会一般人看来跟政治很难扯上关系的问题,如环境问题、传染病问题,都被政府当局认定为敏感的政治问题。政府严格控制的大众传播媒介不得自由报导。有关报导都必须经过中国政府高层审批之后,通过官方的新华社发表。未经当局批准,传播这样的信息的人会受到政府的惩罚。

不久前,中国东北吉林发生严重的河流污染事件,损害影响范围涉及到俄罗斯。中国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介严密封锁消息长达10天,让无数的松花江沿岸居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饮用含有致癌物质的水,让俄罗斯损失了10天时间准备应对危机。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引起中国民众和俄罗斯的抱怨。

*美传媒称中国威胁世界健康*

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说,中国封闭专制的政治制度对世界健康构成威胁。

中国政府随后对俄罗斯表示道歉,并表示要进行彻底调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李毅中甚至声色俱厉地公开表示,要追究有关官员的责任,“任何试图掩盖事实的行为是对法律的蔑视。”

但是,国际间有观察家指出,在全中国范围隐瞒象松花江污染这样的大事故,显然不是中国东北地方当局的问题,而是中国中央政府、中国的政治体制的问题。观察人士注意到,造成重大国际影响和危害的松花江污染事故,东北地方报刊长时间不能报导,全中国的其他新闻媒体也不能报导。

事故曝光之后,外地前往吉林、黑龙江地区进行报导的中国记者被勒令离开,不得擅自进行调查报导。观察家们指出,这些明显的试图掩盖事实的行为,显然超出了东北地方政府的能力、权力或胆量。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没有解释,中国人数众多的新闻记者为什么不能履行自己的记者职责,报导松花江污染这样的大事故。

*政府控制新闻老戏新作*

在北京的作家、社会评论家王力雄认为,政府控制新闻,使政府公信力和信誉扫地,使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信誉扫地,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

王力雄说:“我觉得从来在政府通过媒体说话这方面,它就没有过公信力。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我看所有的中国官方的报导的时候,我都是怀疑的,都是首先要加一个问号的,尽管有一些报导,有一些说法也许是真的。”

王力雄表示,中国政府控制的大众传播媒介制度性地隐瞒消息、散播假消息,使人们对它发出的所有消息都不得不怀疑起来。

在松花江污染事故曝光之后,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发布了大量的积极正面的消息,说东北人民赞美执政党和政府把他们的切身利益挂在心上,俄罗斯感谢中国做出及时通报,联合国赞扬中国及时应对污染危机。中国污染重要河流,危害超出国界,中国政府为此得到国内外的一片赞扬,中国官方控制下的大众传播媒介大力传播这样的新闻,成为国际间的笑柄,

*胡平:中共“死猪不怕开水烫”*

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表示,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和北京政府高层并不是不知道政府操纵舆论、控制新闻会损害执政党和政府的信誉、公信力。他说:“我觉得这些年来中共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当然,一方面它跟国际社会交往,它也感到一种压力,但另一方面,它也搞疲了,表现出来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国际间的观察家们注意到,在2005年,中国政府控制大众传播媒介的努力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水平。12月初,中国广东汕尾的东洲镇村民抗议他们赖以维生的土地被夺走,广东当局出动警察开枪射杀村民。中国当局严格限制报导,中国的互联网网站也都奉命不得谈论,中国网民使用搜索引擎,找不到东洲开枪杀人的消息。

2005年结束之际,北京新京报记者罢工抗议当局撤换总编。人们普遍认为,新京报受到整肃是中国政府和执政党控制新闻媒介的最新事例。据认为,该报先前发表的一些新闻报导招致当局的不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