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社会巨变导致中国离婚率不断上升


中国的离婚率近些年来不断上升,不仅是经济发展中的一个引人关注的社会现像,也冲击着传统的家庭价值观。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离婚率增加从某一角度说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

传统守旧的中国人,在婚姻大事上历来推崇白头到老、从一而终。

然而,时代的变迁,观念的改变,强烈冲击着传统观念,为“围城”中的婚姻男女冲破重重樊篱提供了机会,打开了大门。

中国民政部公布的统计数字说,中国目前的离婚率持续上升,2004年办理离婚登记的为161.3万对,比2003年增加28.2万对,增长21.2%,为1979年的5倍。

*北京成中国离婚率最高城市*

中国社科院的一份报告指出,2002年北京结婚76136对,离婚38756对,离结率高达50.90%,成为中国离婚率最高的城市,超过日本和韩国的离婚水平。

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2004年有27374对夫妇办理了协议离婚,离婚率比2003年增长了38.9%,平均每天有75对男女解除婚约。

在中国最早开放的城市之一广州,总体离婚率已经超过20%,居中国第三。2005年1-6月离婚人数6255对,比去年同期的3976对高出57%以上。

中国妇女研究学者曲雯说,中国的离婚率从1980年以来呈上升趋势。离婚率的分布并不平衡,城镇高于农村,女性提出离婚的比率高于男性,年龄30以上的中青年占大部份,男女年龄差别较大,婚龄时间短的婚姻居多。在文化程度上,以男性低文化程度和受过高等教育的职业女性为多。曲雯认为,离婚率上升具有社会进步意义。

*内地离婚率上升具进步意义*

曲雯说:“中国内地离婚率的上升,主要具有社会进步的意义,体现了女性主体意识和女性地位的提高。人们在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对精神生活的期望值也相应提高,离婚的社会环境也更为宽松,这些都对中国内地离婚率的上升有一定的影响。”

亚洲性学联合会副主席、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刘达临长期从事中国社会、婚姻家庭和性科学的研究。他说,结婚是大多数人人生的一个必然阶段,离婚是社会发展中一个不可避免的现像,这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很多国家都是一样。他说,中国目前离婚率猛增跟女性的社会、经济、政治地位的提高有很大的关系。过去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随着当代商品经济的高速发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刘达临说:“这二、三十年来,社会发展进步了,好多妇女都有了自己的工作,而且有的一些妇女很有成就,所以她们对在家里处于男子之下的地位开始不满意,希望跟丈夫能够平等,有的男的又不肯让女的平等,这样造成很多破裂。”

此外,刘达临教授说,在当今经济开放的大潮中,有些人一夜成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式的暴发户,这种人在经济地位出现大变迁、金钱大量流入、频繁出没社交场合,兴趣要求发生变化,配偶不能适应,感情产生落差,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时,就很容易提出分手。

另外,刘达临说,生活节奏的加快,商场上的激烈竞争,家庭团聚的减少,异性接触的增多,原有的家庭平衡被打乱,也常常会导致感情出轨和婚外情的发生。

*离婚原因错综复杂*

中国妇女研究学者曲雯指出,中国的离婚原因错综复杂。在宏观方面,女性地位提高,经济独立,主体意识增强,不再把男人当作长期饭票,丁克式家庭的普及,削弱了传统大家庭的凝聚力,而几次婚姻的改革,更为离婚打开了“方便”之门。

曲雯说:“80年代以来,中国实行了无过错离婚改革,首次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判决离婚的法定标准。2001年中国婚姻法修正案强调以婚姻关系破裂为离婚标准。2003年的婚姻登记条例,大大简化了民政部门办理婚姻协议离婚的手续。减弱了对社会、对家庭的约束能力。”

在微观方面,曲雯说,择偶观、家庭观、姓氏观和离异观发生重大变化,导致性格志趣差异,家事冲突、感情单薄、夫妻性生活失调是离婚的直接原因。

曲雯说:“择偶观的变化使经济婚姻和三快婚姻(相识快、结婚快、离婚快)增多。婚姻观的变化使婚姻生活中的志趣矛盾、家事冲突、感情转移更加激烈。性事观的变化使现代婚姻的生理基础面临新的挑战。离异观的变化为感情确实已经破裂的夫妻寻求离婚的解决办法创造了宽松的社会环境。”

*离婚已非不光彩*

北京一位叫珍妮的职业女性说,当代知识女性已经不再认为离婚是件不光彩的事情,被他人瞧不起,成为同事茶余饭后的话题。 她说,当今的中国,物欲横流,风月场所“一夜情”比比皆是。她就因为丈夫有外遇,提出离婚。她说:“现在很多年轻人,他们只知道索取,不知道怎么样去爱别人,这是感情中最要命的一个环节。因为一个人要不懂得爱别人,他还能得到爱吗?”

东北的一位张女士说,离婚是由错综复杂的各种因素共同导致的,家庭、工作、孩子和社会等压力。她是在“七年之痒”三年后,因感情不合主动提出跟丈夫离婚的:“他那段时间也不在家,可能是沟通少。我自己感觉,丈夫最起码要关心家庭,关心我自己,对家庭、对我应该有个责任感,但是我决得他缺少这一点。”

面对“爱情是经济,结婚是生意”的爱情婚姻观,很多年轻人选择只恋爱和同居但不结婚,不婚、恐婚、走婚、隐婚、闪婚现像纷纷兴起。

还有一些年轻人推崇“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一时拥有”的婚姻观,这为婚姻的破裂埋下了不幸的种子。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侯女士说,中国离婚的原因非常复杂,但总体上跟社会变革有直接关系:“人们眼界更开阔了,社会生存的压力加大,也使得一些家庭矛盾和纠纷发生更多,社会交往面大,也使得一些有机会感情出轨,比如出现第三者,都使得婚姻变数比原来加大。”

侯女士说,她们经常接听一些妇女打电话,讲述她们在社会地位提高和经济收入增加,超过丈夫后,丈夫仍固守“男尊女卑”的大丈夫陋习,致使妻子遭受巨大的精神折磨,妨碍妻子在事业上的发展,慢慢使双方感情疏远,最终导致双方分手。

*上海律师编写《离婚红宝书》*

贾明军律师是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的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每年经手很多离婚诉讼案。根据多年的经验和案例,他编写了一本《离婚红宝书》。 他说,中国的离婚率在节节攀升,在大城市尤其如此:“第一位的离婚原因在于婚外情,一方或者双方都有婚外情的证据来证明;第二位的原因在于性格差异,包括对事物的看法,可能会导致双方感情破裂;第三位是双方父母介入夫妻生活,导致夫妻矛盾,由小到大。”

贾明军律师说,新的婚姻法规定,协议离婚不再需要当事人所在单位出具证明,这一规定使离婚更加容易和便捷,通常只需10到20分钟,这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一些人的草率离婚。

妇女研究学者曲雯说,中国离婚率上升的趋势仍将继续下去,在短时间内不会得到遏制。她说,离婚率上升有社会进步的一方面,也有不稳定的一方面,应采取一些应对措施,包括对年轻人的家庭观念的教育,加强对婚姻法当中对离婚事件处理的可操作性,建立具体衡量和评估感情确实已经破裂的衡量体现。

不过,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刘达临指出,社会在正确看待离婚率上升时,要为婚姻之树常青经心培育和浇灌:“离婚率的增加并不一定是坏事,不必大惊小怪。如果说社会要做一点工作,那就是要为巩固家庭做一些指导。既然结婚了,爱情之花还得加强培育,生活节奏紧张了要注意夫妻关系调节,因为人们有一种求新心理。所以要注意调节,换换花样。这不光是减少离婚,对整个社会的文明、家庭质量的提高,都有好处。”

有观察人士认为指出,“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誓言,可能会越来越成为一种历史,金婚、钻石婚在未来的中国有可能会越来越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