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命运多舛的自由贸易理想(3)


在过去一年里,全球贸易在向自由化和全面整合的方向艰难行进时也凸显出激烈的冲突和摩擦。各方讨价还价造成的僵持局面使世贸组织香港会议几近失败。此外,地缘政治和贸易鸿沟等因素为全面的贸易自由化进程增添了许多变数。下面是记者萧洵撰写的年终系列报导的第三部份。

*香港会议中国为何低调?*

当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在岁末的世贸组织香港会议上与欧盟和美国就农产品补贴问题争执不下时,由商务部长薄熙来率领的百人之众的中国代表团却显得相当低调。

作为当今世界第三大贸易国以及全球制造业的巨擘,中国为什么在自己家中招待全球贸易官员的时候倒像是个旁观者?

在贸易分析人士看来,北京倒不是缺乏信心,它有自己的利益考虑。美国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的贸易学者迈尔斯说,中国不愿意在这个场合淌浑水或得罪人。迈尔斯说:“因为中国希望一些国家给它自由贸易或者市场经济地位,所以它不想让那些国家感到难堪。”

*双边贸易谈判风险小*

中国在过去一年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商谈建立双边或地区性的自由贸易协定上。11月时,中国和智利签署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同意从今年7月开始在10年内对绝大多数商品免除关税。目前,中国还在同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10国在内的其他27个国家商谈建立自由贸易关系。

传统基金会的迈尔斯认为,这样的双边和地区性自由贸易谈判不会有过多枝节,风险较小。他说:“比起多边协议,双边交易要简单一些。但不幸的是,它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另一种可能是,在难以达成多边协议的情况下,和尽可能多的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也可以尽可能多地减低贸易壁垒。”

还有一些分析意见认为,中国在多边贸易谈判中保持低调是因为它从中得不到太多好处。国际先驱论坛报引述的意见说,2005年中国除了和美国及欧盟因纺织品出口激增闹得有些不愉快之外,当下的国际贸易环境对中国还算有利;同时,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条件使中国7亿多农民能够暂时不用面对毁灭性的国际农产品贸易竞争。

*中国不是多哈回合谈判障碍*

但是中国的低调防守姿态也引发了一些抱怨,说中国作为最重要的贸易国之一没有起到应有的领导作用,甚至没有遵守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而美国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的国际贸易学者格里斯沃德则认为,其实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

他说:“作为世界最重要的贸易国之一,各方对中国会有更多的期待。但是我认为,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时已经做出了很多许诺。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已经提出了不少建议,而印度、巴西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则需要在这方面做得更多一些。所以,中国虽然在香港会议上比较沉默,但它并不是多哈回合谈判中的障碍。”

*人民币是货币失调关键*

中国在多边谈判中的低姿态并没有压低针对它的批评声音。在贸易盈余持续增长的情况下,中国必然要承受越来越大的货币升值压力。

此前估计的数字显示,中国2005年的贸易顺差会超过1千亿美元。而相形之下,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则会激增到两千亿美元。

批评意见一直认为,中国是在通过操纵货币币值维持出口竞争力。美国智囊机构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贸易学者斯考特认为,以人民币为关键的货币失调是造成全球经常账不平衡的主要原因。

他说:“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以及美中贸易本身并不使中国显得重要。问题是,中国是被低估的亚洲货币体系中的关键所在。这是个区域性问题。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构成了一个生产网络,其中一个货币币值有变动,其他货币币值也会跟着变化。但是日本却不愿意带头让日元升值,因为害怕来自中国的出口竞争。”

*北京仍面临升值压力*

美中贸易鸿沟和人民币汇率引发的争议在过去的一年中持续发酵。虽然中国在7月份允许人民币小幅度升值暂时压低了美国国内的讨伐声浪,但是因为中国没有再度调整币值,批评者感觉受到蒙骗。这种状况很容易在美国引发贸易保护主义情绪。

不少贸易学者指出,中国正在忙于重塑自己的金融体系,以应付在2006年底开放金融市场之后来自国外的竞争,所以恐怕难以招架货币大幅度升值对其脆弱的金融系统造成的冲击。此外,还有意见认为,其实中国的货币政策并非消除国际经常账不平衡的根本所在。他们认为,要在这方面取得进展,美国应当增加储蓄,减少预算赤字;欧洲的金融系统则需要改革;而中国则应当改变自己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刺激内需和消费观念。

在2005年下半年举行的20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美国财长斯诺提出在中国鼓励消费主义的意见似乎更合北京的口味。但是中国在新的一年里如何应对货币升值压力?在国际贸易中又将有何作为?这些仍然是它必须面对的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