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分析:中国继续限制打压宗教活动


尽管中国政府宣称中国人民已经享有广泛的民主自由,但是观察人士认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并没有随着经济贸易的发展而改善,政府仍在继续限制和打压宗教活动。美国关注中国宗教自由的人士说,促进中国宗教自由的真正动力来自中国内部的民间力量和精神需要。

*美国务院:中国特别引起关注*

美国国务院关于国际宗教自由的报告去年再度把中国列为特别引起关注的八国之一。国务院的报告说,中国某些地区的安全部门人员对未经当局许可的宗教团体及其信徒采用威胁手段,拆毁他们聚会的房屋,并进行敲诈、审问、拘留甚至刑罚。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成员在去年8月访华后发表的中国政策报告也认为,中国政府继续不断地侵犯思想、信仰和宗教信念自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他说,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报告是不顾事实、颠倒是非地攻击中国的宗教政策和状况。

*查德.兰:宗教仿佛在鸟笼里*

参加8月访华之行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理查德.兰教授承认,中国政府为宗教信念表达开创的空间的确大于过去,也大于前苏联所容许的范围。但是他说,这并不是给予宗教自由而是对宗教的容忍。他说:“因为你必须向政府登记,而且必须是政府接受的宗教团体才能注册。合法宗教团体都在政府的控制下,政府派代表监督宗教崇拜仪式,规定可阅读的宗教书刊、监督宗教领导人员的培训,并规定青少年到达什么年龄才能接受宗教教育。”

兰教授说,宗教仿佛被政府安置在一个通畅的镀金鸟笼内,但无论如何那还是个鸟笼,因为中国当局在控制、监督、指导宗教,仅允许某些宗教团体在一定时间以规定方式从事宗教活动。

*远志明:宗教自由没有进步*

美国神州传播协会传道人远志明认为,过去一年来中国在开放宗教自由方面没有进步。他说:“特别是因着基督教信仰从农村涌进城市,进入大学校园和劳工阶层当中,越来越活跃,也许这会引起政府越来越警觉,更多地限制。今年3月出了宗教管理法规,但是听说有很多家庭教会要去登记反而不让登记。”

*张伯笠:经济开放促进宗教自由*

中国目前限制宗教的现状导致人们怀疑中国的贸易和经济发展究竟能不能遂人心愿地促使中国当局尊重基本人权和自由。

美国维吉尼亚州丰收华夏基督教会牧师张伯笠认为,经济开放有利于促进宗教自由。他说:“开放了、经济贸易的增长,必然很多基督徒去中国做生意,信上帝和不信上帝的人在生意场上的表现和为人是很不同的,我想这对传福音和见证上帝都有好处。对整个中国的环境来说也有好处。中国现在有这么多是基督徒的外商,中国政府也正视这一点。在北京、上海等地为他们开了国际礼拜堂和外商团契,如果象文化大革命闭关锁国的时候没有经济来往也谈不上什么宗教交流。”

远志明认为,经济改革和开放对宗教自由的促进需要时间。他说:“国际贸易、与世界接轨、增进中国与世界其它各国的交往都会促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不仅是宗教方面,包括文化、包括政治各方面,从长远来看一定是这样的,但是在短期内很多人看不到效果。”

*查德.兰:美国政府发挥积极作用*

兰教授认为,经贸发展有可能促进中国的宗教自由,但这并不是必然趋势。他说:“中国政府在努力发展经济,也取得了很大成果,但是与此同时,他们继续限制政治和宗教自由,例如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访华时,直到中国政府解除封锁后我们才能在宾馆上本机构的网站。”

兰教授认为,美国政府在促进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宗教自由方面起了积极作用。他说:“我认为美国政府官员每当和中国等其它政府官员会谈时都必须提出宗教自由和人权问题。”

*远志明:不能把宗教政治化*

但是远志明表示,不能把宗教政治化,尤其因为中国的意识形态对宗教有误解,把宗教当成服务于政治的工具,而美国政府的参与会使误解加深。他说,真正的促进作用来自中国内部。他说:“真正要促进中国基督教的发展还是要靠民间的力量,靠中国自己内部精神上的需要。因为现在中国道德水准越来越差,精神空虚、信仰空白,这是发展信仰系统的最大动力。这比任何外来动力都大。我觉得要帮助中国人包括领导层意识到,信仰的真空对中国是最大的精神威胁,道德真空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远远超过外部的威胁。”

正如布什总统在11月访华时所说的:“欢迎宗教的社会才是健康完整的社会,我希望中国政府不要害怕公开聚会崇拜的基督徒。健康的社会欢迎一切信仰,并给予人民通过敬拜全能上帝来表达自己思想的机会。”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