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洛杉矶暴乱13年后仍需继续改善


美国的一些地方官员表示,最近在法国的暴乱以及澳大利亚的种族骚乱让他们想起自己的城市过去也有发生暴动的痛苦经历。洛杉矶1992年爆发严重暴乱。当地居民表示,他们的经历提供一些教训,也点出还有一些改变需要落实。

马蒂厄在洛杉矶南部开了一间药店,过着小康的生活。但是13年前发生的洛杉矶暴动,造成55人死亡,超过2300人受伤,还有1100栋建筑被烧毁。马蒂厄的药店就在这些被烧成灰烬的建筑里。他回忆当年说:“所有东西都毁了,都没了。真的是彻底的毁了。”

洛杉矶暴动起因是有四位警察涉嫌殴打一个名叫金恩的黑人,在西米谷郊区的一个白人占多数的陪审团判决四名警察无罪。群众所爆发的愤怒也显示在洛杉矶几个不同族群,白人、拉美裔人、黑人以及亚裔之间的紧张关系。

*民间组织希望政府能提供更多帮助*

在暴动平息后,政府在洛杉矶南部地区推出几个发展项目。<行动希望>的布莱恩特说,当地政府和联邦政府虽然提供一些帮助,但是还可以做更多。布莱恩特在暴动之后发起了<行动希望>这个私人组织。他说:“不过好消息是我们从中获得了宝贵的成果,那些过去互不往来的人现在会彼此交谈,我们也组成了联盟和夥伴关系,这是过去没有的。这场暴动促使人们有更强的自助精神。”

布莱恩特的组织教导都市里的孩子与大人一些财务知识,同时也经营一间网吧,让想创业的当地居民可以利用这里的电脑来工作。这个组织的信用部门还帮助居民获得贷款,好买住房或办公室。在暴乱后,马蒂厄重建了他的药店,一部份就是因为<行动希望>提供的贷款。

另一个私人组织<社区联盟>则是向政治领袖进行游说,希望改善社区。执行主任哈里斯-道森与当地年轻学生展开一个项目,记录学校里需要修复的地方。他们照相并且把照片公布。他说:“学生们最关心的就是学校建筑的状况,所以他们记录下这些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成功的为他们的学校赢得一亿五千三百万美元的经费。”

*洛杉矶南部仍多见烈酒商店*

洛杉矶南部一些社区现在有了新的企业和银行,在别的地区也有新的建筑正在进行。但是在其他社区,卖烈酒的商店还是占多数。

洛杉矶人际关系委员会的拉比弗里林说,情况已经有所改善,但还是不够。他说:“在洛杉矶的一些地区,人们依旧感觉不到希望,我认为我们应该不只关心经济贫困的地区,也要关心教育落后的地区。我们所做的大部份工作就是要强调这个问题。”

他说在这些地区的学校,学生人数太多,加上人口的改变,越来越多拉美裔人进入过去只有黑人的社区,导致更多的紧张。弗里林说,他的单位经常要调解这样的冲突。

洛杉矶警局的局长助理加斯孔本身是古巴移民,他非常了解城市里的这种紧张关系。他说:“如果居民一点也不关心这个社区,那你势必会碰上问题。我认为对整个社区以及对政府最大的挑战就是找出方法,让每个人或者绝大多数的人都能积极参与这个过程。离开这个系统的人越多,就越可能产生问题,甚至可能发展成像革命那样的暴乱。我是说,革命通常就是这样开始的。”

洛杉矶官员说,再次发生暴乱的可能依旧存在,除非人们能感受到他们对自己的社区负有重大责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