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京低调纪念周恩来去世30周年


1月8日是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后的首任总理周恩来去世30周年。官方一向给予这位中共元老人物很高的评价,不过这次中国的纪念活动相当低调。

有些人感到,相对于30周年这个比较大的纪念日来说,中国纪念的动作相对较小。官方媒体发表了少量文章,各地民间举行了一些活动。新华网的头条文章名叫《纪念周恩来逝世30周年 人格风范永垂青史》,其中文字少而图片多。

有些崇敬周恩来的网民不满这种低调,对其中的原因做了种种猜测和评论。不过,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说,从中央的精神来讲,不做忌日的纪念,组织上的活动只是纪念诞辰,而且是大的整的纪念日。

*学者:近年总体比较低调*

在北京的宪政学者张祖桦告诉记者说:“近些年,对毛的所谓官方纪念总体上也是比较低调的。一般来说,通常由官方有时举行一个纪念活动,有时让新华社发一个通稿。那么民间活动呢,通常也不很提倡,一般也不制止,我看近年来都是这样。今年并不特殊。”

《炎黄春秋》杂志的1月号发表了两篇纪念周恩来的文章,这些文章和文革刚结束时的赞扬文章有什么不同呢?《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吴思说,文革刚结束时对周恩来基本都是深情怀念的文章,现在那种非常敬仰的、爱戴的色彩仍然存在,但是淡了一些。冷静的、更加理性的色彩更浓一点、更客观一点。

吴思说:“对于周总理,我们登的所有文章基本上都是正面的。只是过去是仰望,头抬到了直上直下的 那么一个角度,现在可能是30度、45度角,有这个一个角度的变化。”

在北京的宪政学者张祖桦说:“毛泽东和周恩来基本上官方的定论还是文革刚结束,那个十一届六中全会那个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是说对毛总体上是肯定的,认为后期有错误;对周他们是完全是肯定的,到今天为止都是完全肯定的。”

*周恩来走下圣坛*

在网络上对周恩来的争议比较多。例如在博客中国网站上,不久前就有一场热门的辩论,谈论周恩来是不是称职的总理。

很多中国中年人老年人曾衷心地推崇和热爱周恩来。后来,对于“走下圣坛”的周总理,不少人也在反思,有人甚至有所批判。张祖桦谈到了他的心路历程。在谈到30年前他惊闻周总理逝世的时候,他说:“整个就惊呆了,就觉得好像无法接受,而且觉得好像一片茫然。但是到今年30年之后,就是现在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加上资讯越来越发达,那么我们存封的一些历史档案、历史文件慢慢地解禁。另外加上很多研究中共党史,中国现代史这方面的学术论著或者回忆录也越来越多地面世,我们看到之后,心情比以前又要复杂得多了。

“总的来说,今天我们想到提到周恩来这个人,我们觉得很难用一两句话来评价他或者定义他,但是确确实实考虑到中国近半多个世纪走了这么大一个曲折和反复,特别是像这个57年反右以后,包括文化大革命,给中国带来这么大的一个浩劫。那么周恩来作为当时中共的主要领导人,主要领袖,我们觉得他确实是,也有一份他不可推卸的责任吧。 ”

*与毛关系未遵守党章规定*

高文谦曾经援引邓小平的话说,“如果没有总理的话,文革的结果可能更糟”,“如果没有总理,文革也许不会拖那么长”。

吴思赞成邓小平的这个论断。历史学学者吴思的名著之一是《潜规则》,那么周恩来是否也受潜规则约束呢?吴思认为是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的党章、宪法有很多规定,但是毛泽东并没有执行这些规定。一个人说了算,周恩来也接受了这些规则身体力行。后人经常把他和诸葛亮相比,而诸葛亮和刘备的关系是君臣关系。

吴思说:“人们认为,他和毛的关系,至少不象党章和宪法的关系那么合乎共产党的原则。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没有完整的非常理想的达到正式规定的规则,而是另外有一套规则。”

新年期间,中国出版了新书《周恩来的晚年岁月》,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原周恩来研究组组长刘武生撰写。这是和海外出版的由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重新评周的书《晚年周恩来》打对台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