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西藏七年》作者哈雷尔去世


畅销书《西藏七年》的作者、奥地利人海因里希.哈雷尔上周六去世。他曾经在西藏给少年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教过英文和数学。但是哈雷尔加入纳粹的历史使他成为一个具有争议的人物。

哈雷尔的家人宣布,93岁的哈雷尔1月7号病逝在奥地利的一家医院里。他的回忆录《西藏七年》1952年首次在德国出版,1954年在英国和美国发行后立即成为畅销书,被人们视为是西藏文化以及旅游的指南书籍。半个世纪后,好莱坞于1997年耗费巨资把《西藏七年》搬上银幕,由美国巨星布莱德.皮特出演哈雷尔,让哈雷尔成为一个大名人。

*第二次登山行动改变一生*

其实,哈雷尔的最开始出名并不是因为他写的书,而是他是在1938年成为世界上首次从北坡征服瑞士艾格尔峰的四名登山队员之一。出生在奥地利的希特勒曾经亲自为他们祝贺,并与登山队员们合影留念。

哈雷尔随后进行的第二个征服高峰的登山行动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参加了德国资助的登山队,1939年前往克什米尔地区,准备攀登当时还从未被人征服过的南迦帕尔巴特峰。由于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被在印度的英国军队逮捕,在一个英国战俘营里被关了五年。在两次逃跑未遂后,他终于于1944年越狱成功,跟另一名越狱的登山队友结伴前往西藏拉萨。

1946年,当哈雷尔抵达拉萨时,他是个身无分文、披着一件烂羊皮袄的难民。他从园丁做起,一点点地赢得了藏人的接受,1948年,哈雷尔成为一名领取薪水的西藏政府的翻译官兼摄影师。后来,他被引见给少年的达赖喇嘛,给11岁的达赖喇嘛教授英文、数学和体育,两人友谊渐深,成为终身的朋友。本来哈雷尔准备在西藏终此一生,但是中国军队1950年的入藏行动使他不得不在1951年离开西藏。

*加入纳粹的历史引起争议*

就在好莱坞大片《西藏七年》上演之前,德国一家杂志披露,哈雷尔曾在1933年加入过德国纳粹党卫军。

哈雷尔做出回应说,他是在德国占领奥地利后于1938年加入纳粹的,为的是要成为征服喜马拉雅山的登山队的一员。哈雷尔表示,他的良心是清白的,加入纳粹党卫军是他犯下的一个“愚蠢错误”。但是有人指称哈雷尔有意淡化他跟纳粹的联系,此外,对哈雷尔抱有敌意的中国宣传机器也抓住哈雷尔的历史问题作文章。

*撰写了一本“非常有趣”的书*

美国的流亡藏人学者兼作家坚阳诺布与哈雷尔相识多年。他对记者说,在他出生前,他的家人已经认识哈雷尔。哈雷尔40年代为了举办在西藏的第一个圣诞晚会借用了他叔叔家在拉萨的大房子款待当时西藏政府的同事。坚阳诺布说,他本人是80年代在翻译《西藏七年》一书时跟哈雷尔相识相知的。

哈雷尔告诉坚阳诺布,《西藏七年》已经被翻译成115种文字,每年都在重版。坚阳诺布说,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书,西藏的喇嘛、平民和孩子都喜欢阅读这本充满冒险故事的纪实性作品。

坚阳诺布说,《西藏七年》不是一本政治书籍,但中国政府不会喜欢此书,因为这部回忆录见证了西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时的状态。

他说,“哈雷尔在他的书里把西藏说成是一个独立国家,因为他在西藏期间目睹了西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现实。他在书中甚至谈到他跟中国代表团的年青人打网球,而这些中国人不是统治者,只是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

因此,这位藏人作家认为,哈雷尔作为一名登山运动员、一名不参与政治的人士,他的书反而更具有影响力,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影响着世人如何看待西藏、西藏文化、西藏人和西藏独立运动。

他说:“《西藏七年》一书给西藏独立运动带来了巨大了宣传效应。在他的笔下,希望过和平自由生活的西藏人显然没有生活在中华帝国的统治下。书中清楚地描述了西藏那时是一个人道的社会,尽管西藏同时又是一个落后的社会。”

*思念西藏*

哈雷尔在《西藏七年》一书中的最后一页表达了他对西藏的思念。他说,虽然离开了拉萨,但是他“仍然可以听到野鹅和野鹤在飞越撒满月光的拉萨夜空时发出的鸣叫声”。40年后,当哈雷尔1984年跟随一个旅游团重返西藏时,他注意到,“拉萨的景色没有变,但是已经听不到鸟叫的声音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