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超级说客认罪震动美游说业


美国超级说客杰克.阿布拉莫夫最近认罪、并同意跟美国联邦调查人员合作协助司法部对国会议员和工作人员进行受贿调查一事给美国整个游说行业和国会带来了巨大的震动。

*国会多人惴惴不安*

杰克.阿布拉莫夫最近成了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经过21个月的调查,这位美国游说行业的大腕级人物终于认罪,并同意跟联邦调查人员合作,协助司法部的调查,揭发美国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的受贿行为。

阿布拉莫夫开口指证的消息让国会山上的很多人都惴惴不安,争先恐后地把从阿布拉莫夫那里得到的竞选捐款无偿赠送给慈善机构。

阿布拉莫夫作为一名说客可以说是手眼通天,登峰造极。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阿布拉莫夫提供的资料可能会牵涉到60位国会议员和工作人员。光是在2001年到2004年期间,他和几位合伙人就从客户手中收受了8千万美元的游说费用,在国会里为客户奔走游说,除了对议员出手阔绰外,还有不少钱进了自己的腰包。

*合法游说与非法贿赂一线之差*

克雷格.霍尔曼是代表消费者利益的非赢利组织“大众公民”的国会山说客。他告诉记者说,游说是美国宪法保护的权利,说客运用金钱买通政治影响,其实有很大的自由空间。

他说:“他们可以提供竞选捐款,可以举办募捐活动,可以出钱让国会议员和工作人员出国享受豪华旅游,可以送给他们礼品,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经常保证说,等这些人从国会山下来后立刻就能有报酬丰厚的工作。”

华盛顿“敏感政治中心”的负责人拉里.诺布尔表示,说客可以是一种很高尚的职业,他们代表着特定人群的利益,替他们表达心声。他们通过政治捐款等手段购买影响力是合法的,但一旦被证明他们是在用金钱来换取政治承诺,那就变成了非法的勾当,可以被投入监牢。

他说:“合法的政治捐款跟非法行贿之间的界线十分细微,但正是这条线决定着你将生活在铁窗的哪一边。这一界线就是,双方不能有明确协议,用政治捐款换取某种政治行为。”

*行贿受贿难以证实*

华盛顿的非赢利组织“大众公民”的国会专家霍尔曼表示,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要想证明行贿受贿确有其事则是难上加难。

他说:“为证明确有其事必须要国会议员或国会工作人员承认,确实,我们拿了他们的钱,做为交换,会把政府合同给他们或是做出对他们有利的政策决定。这是很难证实的。”

*游说业滋生腐败?*

霍尔曼说,游说对于民主政治来说是必不可少的部份。在美国,民众向政府请愿是受宪法保障的权利,其目的是要确保老百姓、乃至利益集团,有向国会议员陈诉不满、提出要求的渠道,这是游说的本意。然而,过去几十年来,游说却变得越来越职业化,变成了利益集团花钱雇佣专业说客,替他们表达意愿。游说和金钱的组合也就成了滋生腐败的源泉。

霍尔曼说,现在在国会活动的注册说客大约有1万4千人,虽然人数近年来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这1万4千个说客每年经手用来游说联邦政府的费用却从1999年的14亿美元猛增到了2004年的22亿美元。与此同时,说客的收入也水涨船高,制药行业最高级别说客的年工资去年居然达到了2百万美元。

霍尔曼说,在这些人当中,有很多都是国会里的老面孔,目前有将近半数从国会退职的议员或是工作人员都会改行做说客。他们前脚走出国会,后脚就会在游说公司密集的华盛顿K街上落户,凭借自己在国会里的门路摇身一变,从立法者变成了说客,收入自然也随之翻番。

*游说法改革契机?*

然而,阿布拉莫夫一案的爆发不仅在K街和国会引起了震动,也会对美国整个游说行业产生深刻的影响,以前的日常交易今后对于说客和政客来说可能都要经过再三的考虑。

华盛顿的非赢利组织“大众公民”的国会专家霍尔曼说,两年多以来,他一直在推动游说法的改革,但是没有任何进展。阿布拉莫夫丑闻案的爆发会给游说法的彻底改革带来契机。

他说:“如今,有了杰克.阿布拉莫夫的出现。他指名道姓地说,我曾经试图贿赂这个人、那个人。我发现,现在很多议员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把自己的名字加在游说法改革议案上,因此说,我们今年会看到游说法的彻底改革。”

然而,华盛顿“敏感政治中心”的负责人诺布尔却没有这么乐观。

他说:“我不认为会出现彻底的改革。目前已经提出的一些加强说客汇报制度的法案可能会被国会通过。但是我认为,要想通过一些法案,真正限制议员能从说客那里得到些什么恐怕很难,因为坦率地说,很多国会议员都已经习惯得到这些东西了,他们肯定不愿意放弃。”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2016年12月5日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