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矿难发生 人命关天 报道迥然


今天的对比新闻,为大家对比介绍美国和中国对矿难的报道。 2006年,新年刚过,元月2号早晨6点30分,位于美国西维吉尼亚州查尔斯顿城西北150公里的塞格煤矿井下传来一声闷雷般的爆炸声,13名矿工被困在离井口1.6公里的井下。

*美国:西维矿难 报纸头版*

这起特大矿难事故迅速通过美国各大媒体的报道,成为轰动全国的大新闻。在第二天美国出版的各大报纸,西维吉尼亚州萨格矿难的新闻都上了头版。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了大幅彩色照片,照片上矿工的亲友低头站在草地上,默默为被困在井下的矿工祈祷。纽约时报的标题是,西维吉尼亚州的爆炸使13名矿工被困在井下。

美国发行量最大的今日美国报也在头版刊登一幅矿工妻子用手捂着脸的悲痛欲绝的照片。照片说明是,安娜麦克劳伊,矿工兰德尔.麦克劳伊的妻子,在萨格煤矿等待丈夫的命运。今日美国报当天报道西维州矿难的标题是,救援努力被迫延迟12小时。副标题是,危险气体损害了救援努力,煤矿曾经因违反安全规定受过警告。

*即时报道 全国关注*

广播和电视等电子媒体,更发挥电子媒体本身的特点,纷纷派记者前往矿难发生现场,进行没有任何时差的实况报道。美国三大电视网当天黄金时间的全国电视新闻,都把这条关系到13位矿工人身安全的人命关天的新闻放在头条,美国全国电视观众都在为失踪矿工的命运担心。

*中国:封锁消息 统一口径*

对比美国媒体在报道矿难的透明程度,中国媒体在报道重大矿难的时候,首先要做的的是封锁消息。煤矿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被认为是给社会主义祖国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抹黑,和全国人民共建小康社会的主旋律格格不入,因此中国媒体在报道矿难事故的时候受到种种的限制和封锁,中央主管新闻工作的部门甚至规定,只有官方的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样直接受中央控制的媒体才被授权报道重大矿难事故。

矿难报道的不透明给下层腐败官员提供了欺上瞒下的温床。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道的新闻为例。《焦点访谈》曾经报道过这样一个隐瞒矿难死亡人数的事例:报道标题是《矿工死亡之迷》。四川省万源市庙子乡桂成安、聂太政、邓友军等人到河南一家煤矿打工, 结果命丧他乡。经过焦点访谈的记者多方调查初步查明,这5人死于发生在河南荥阳兴华煤矿的一起矿难事故。事故发生后,为了封 锁消息,老板遣散了所有的四川籍工人,并且销毁了一切相关记录,连事故现场值班记录也没有。从医院、火葬厂到当地公安、民政等部门尽一路帮助隐瞒事实真相。这5名农民工就这样从地球上静悄悄地消失了。

这样的事件在中国还不止一起。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披露的事例不过是冰山的一角。

*采访矿难 限制重重*

中国采访矿难的记者更受到上级机关的重重限制。以辽宁省孙家湾阜新矿场瓦斯爆炸造成200多人死亡的矿难为例。矿难发生后,当局立即派武警封锁了煤矿的出口,并且荷枪实弹在矿场外戒备,不但外国记者不能前往现场采访,中国记者的采访也受到限制。

辽宁省多名中国记者表示,中国当局加紧对新闻自由的控制,已下令禁止当地媒体报导矿灾。据台湾中央社报导,辽宁当地的报纸编辑部均接到辽宁省委宣传部的通知,不得自行报道矿难事故。一名中国记者说,通往矿场的道路遭到严密管制,所有地方报纸都奉命停止报导这宗事件,仅能采用官方喉舌新华社提供的材料报导。《沈阳晚报》一名记者说:我们不能报导这件事情,或许辽宁省所有报纸都不能报导这件事。他说:中央宣传部下的命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在美国,没有任何一级政府,上到联邦政府,下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可以对媒体采访矿难事件做出任何限制。不但美国三大全国电视网和福克斯电视网在现场报道,一些地方电视台也纷纷派记者前往现场进行报道。美国电视观众可以随时看到记者现场连线报道救灾情况,矿工家属可以自由接受电视记者的采访,批评政府,民众可以在第一时间随时获悉营救工作的进展。

*美国:及时通报抢险进展*

美国西维吉尼亚州萨格煤矿发生13人被困井下的事故之后,先后有8支抢险队赶到现场。煤矿上属的国际采矿公司总裁等也迅速赶到,并建立了一个地面指挥中心,统筹救援工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救援中心迅速搭建了一个临时新闻发布室,及时向媒体和被困矿工的家属和亲友通报救援情况。

尽管抢险队在早晨6点半发生爆炸后不久就赶到现场,但是由于井下一氧化碳气体浓度太高,有关部门担心再次发生爆炸的危险,因此救援队在等了11个小时之后,到下午5点50分才进入井下抢救。另外,据指挥中心新闻发布会介绍,由于救援人员下井有危险,美国联邦政府的煤矿安全与健康署派出该局的救援机器人下井寻找被困的矿工。遗憾的是,救援机器人陷入泥潭,无法动弹,没有发挥出作用来。

中国发生矿难,在初期当局对消息严密封锁之后,偶尔也有痛哭流涕的悲愤的家属的图像出现在网络或者一些山高皇帝远、中央政府鞭长莫及的地方报纸上。对这些悲痛欲绝的矿工家属,中国有关政府处理遇难矿工家属的典型方式是以温家宝总理为代表的国家和各级领导人探望遇难矿工的亲属,向他们表达党和政府对他们的慰问和关心。在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下的矿工难属,一定会感激涕零,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决心化悲痛为力量,继续为社会主义祖国贡献力量。

*教会和非政府组织的作用*

在美国西维吉尼亚州,教会和非政府组织在安慰遇难矿工亲属方面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对矿难家属来说,更重要的是教会的力量。发生了矿难之后,矿工家属立刻开始在萨格浸礼教堂集中。很多被困的矿工亲友带着毯子,蜷卧在教堂里前排的椅子上,等着营救者发回来的消息。牧师轮流朗读圣经中的经文,带领大家为被困矿工祈祷。当地很多民众也来到教堂,点起一支支蜡烛,为被困的矿工能够平安而进行烛光守夜活动。指挥中心也不时派人到教堂,向家属和民众通报请抢救的情况。

非政府组织,如当地的红十字会等,在矿难发生后不久就建立了救援中心,向被困矿工的亲友提供咨询和其他服务。当地的医院也腾出病房,准备进行可能的急救。

美国政府和州的相关官员虽然也赶到现场,但是他们的活动并不是媒体报道的重点。布什总统说:“我们向那些伤心的人们送上我们的祷告和衷心的哀悼。我们希望万能的主能够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安慰他们。”

虽然矿难发生的原因还有待查清,但是美国媒体在获得任何值得报道的新闻线索的时候,都及时向民众做报道。当井下救援人员发现一名矿工还再呻吟的时候,立即向指挥中心报告说发现幸存者。但是由于救援者带着氧气面罩说话,地面中心错误地听成所有被困矿工均幸存,并且立即向等候在教堂里的亲属报告了这一大好消息。教堂里欢声雷动,人们纷纷拥抱,祝贺。教堂在深夜破例敲响了大钟。钟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后来,当指挥部获悉井下已经发现另外12名矿工尸体、并且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在教堂里等待亲人归来的矿工亲友,使他们经历了一场由悲到喜、再由喜到悲的精神折磨。

*美媒体公开批评政府部门责任*

美国媒体不但能够及时报道有关萨格矿难的消息,一些媒体还公开批评美国有关政府部门管理方面的责任。美国广播公司在随后的追踪报道中,挖出布什政府新任命的煤矿安全检察官员有煤矿业内人士的背景。美国国会中的民主党的重量级议员肯尼迪要求立即对这个事件进行国会听证。另一位民主党议员米勒说,鉴于萨格煤矿有着违反安全规定的长期历史,我们要弄明白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保障矿工安全的原因。国会还计划调查有关布什政府任命与采矿业有密切联系的人士担任矿业安全与健康部门的官员,是否与安全规定放松有任何联系。

两国相关政府机构网站对待矿难的态度也有很大的差别.

*美:矿难统计 健康警告*

美国负责煤矿安全的机构是美国劳工部下属的矿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Mine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简称为MSHA)。在西维尼亚煤矿发生爆炸事故之后,这个局在官方网页上立刻以显著篇幅介绍矿难的情况以及美国各方的反映,并且提供各种背景信息。

美国联邦政府矿业和健康局的官方网站,几乎完全被矿难的消息所占据。登录该局官方网站的第一页,在内容方面,美国MSHA网头条是关于西维吉尼亚萨格矿难的问答、定义等。其他重点栏目分别是:联邦当局开始对萨格矿难进行调查。一个8人联邦调查组已经前往矿区。其他栏目分别是劳工部长赵小兰关于矿难的声明。矿业健康局关于柴油颗粒对矿工健康影响的警告。该署发布的2006/2006年冬季安全警告。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网站用了很大的篇幅吸引民众提供评论。另外在背景资料方面,民众很容易就查到过去10年来所有的美国煤矿、金属和非金属矿业的事故情况。每一个事故发生的地点、原因和死亡人数都有详细的记载。例如,截至1月2号为止,美国2006年煤矿死亡事故为12人。2005年,为22人。2004年为28人。2003年为30人。2002年为27人,等等。

*中:领导照片 官员讲话*

中国负责煤矿安全的政府机构是国务院属下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登录该局的官方网站,不仅看不到任何中国矿难事故的统计,充斥首页的照片是该局主要领导以及新闻发言人的彩色照片,然后还有党组成员、局长、副局长、甚至纪检组长和机关党委负责人的名单。

在网页内容方面,中国煤矿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网页内容分为四栏。第一栏是领导讲话。第二栏是政务信息。第三栏新闻发言。第四栏是背景资料,不是介绍新闻背景,而是介绍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图)和李毅中简历(图)。

对比中国和美国主管煤矿安全的政府机构的官方网页,不难看出两国政府对矿难的真正态度。显然,在中国官员眼里,那些死难的矿工们,分量轻得连一个网站上数字都不配得到。浏览了这个网站的首页,就不难理解每次矿难后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和美国媒体报道矿难事故的不同之处了。

每次矿难事故发生后,中国媒体呈现给听众和读者的大都是党中央、国务院如何重视、如何组织救援的消息,政府领导人如何亲临现场,指挥救灾,很少对事故原因进行公正的分析。即使是在那些凤毛麟角的事故分析中,大多数也是从技术层面寻找原因。其实,中美两国政府主管部门的态度,正是对中国矿难事故发生的密集频率得最好解释,也是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矿难事故对比的最好解释。

*中国矿难频繁 国际社会关注*

中国频繁发生的矿难早已经成为重大国际新闻。海外媒体在报道中国矿难新闻的时候,往往要加一句背景介绍,中国的煤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煤矿。中国的煤炭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40%左右,但是中国的煤炭矿工死亡人数占世界总数的80%。以单位煤产量死亡人数计算,中国每100万吨的煤炭中,包含了3名矿工的生命。这个比率大约是美国的100倍。

中国自己公布的每年煤矿工人死亡的数字为6000人,海外劳工权益组织认为这个数字是大大缩水的数字,实际数字也许是官方数字的数倍。在美国,12名矿工遇难的新闻是轰动全国的大新闻。而香港明报报道说,中国大陆媒体对于矿难新闻已经麻木,读者都不感兴趣,死亡不过百的矿难,报馆都不会派记者采访。有大陆记者近日在网上就矿难报导提出建议,请同行不要再用“又”、“再”之类副词来形容矿难频频发生,干脆模仿天气报导中台风编号的办法,称作“今年第几号矿难”;对于事故频生的采矿重点省市,不妨再增加一个“什么省第几号矿难”,让读者一目了然。

*制度性对生命的轻蔑?*

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在北京的家中写道:“如果这么频发的人祸灾难出现在自由国家,政府必然遭到舆论的普遍唾弃,相关官员肯定要引咎辞职,甚至要遭到严厉的司法追究,一届政府也很可能因此垮台。但在党天下的中国,从毛泽东对大跃进灾难和唐山大地震的无动于衷开始,中共政权及其官员大都是久经“天灾人祸考验”的不倒翁,哪怕是由于官权的错误使“天灾”演变为“人祸”,哪怕人祸带来的是难以记述的生命消失、天文数字的财产损失、社会性恐慌的蔓延和危机向世界的扩散,大小独裁者们仍然能处之泰然。太多的死于人为事故的无辜亡灵,本应该获得国家下半旗致哀的尊重,但在制度性的对生命的轻蔑中,也在制度性谎言的黑牢中,亡灵们得不到起码的尊重。冷酷,剥夺了应有的敬畏和伶悯;谎言,掩盖着生命被无辜剥夺的真相。几千年瞒与骗的屠夫制度和冷血文化,究竟还要把生命当儿戏耍弄多久!我们中国人作为人,究竟还要忍受乃至纵容这种不把人当人的制度多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