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游说丑闻触发美国会修改相关法律


美国国会正计划修改有关游说的法律,特别是在国会山饱受丑闻影响的时刻,目前这一丑闻已经导致一位曾经叱吒风云的超级说客阿布拉莫夫认罪,也可能让几位国会议员吃上受贿的官司。

首都华盛顿市中心的K街,经常被人称为美国政府的第四大部门,因为全国几个最有影响力的游说组织总部都在这里。这里的房租相当昂贵,游说人士的薪水也非常高。从他们收取的费用也不难看出,为什么游说行业每年有高达20亿美元的支出。

廉政中心是华盛顿一个监督政府的机构,工作人员诺特说,那些花钱聘请游说团体的人认为,这笔钱花的很值得:“对他们来说,花钱做游说就好像做公关,即使得不到任何国会的立法支持也是值得的。就拿航天科技公司洛克希德马丁来说,他们1998年已经花费5400万美元做游说工作。但与此同时,在1998年到2003年之间,光是从国防部,他们就得到940亿美元的合同,其中74%的合同都没有竞标对手,这可是大有帮助。基本上就好像花几分钱却得到一块钱的利益。”

*说客代表各种利益团体*

说客代表各式各样的利益团体,从像洛克希德马丁这样的国防合同公司,到美国教师甚至养蜂行业。他们会被雇用是因为他们能与政府官员会谈,说服这些官员通过某些法律,把合同给某家公司,或者减少某些税收有利他们的顾客。

然而超级说客阿布拉莫夫已经承认,他不仅仅贿赂政府官员,还欺骗了自己的顾客,几个美国印第安部落雇用他来保障他们赌场的利益。但阿布拉莫夫却同时代表那些与他们竞争赌场生意的不同部落。

一个提倡公民价值的团体“民主21”的主席韦特海默说,像这样的丑闻在美国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当这样的丑闻发生时,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该负责的人必须负起责任,必须针对问题制定新规则。如果能这样做,就把问题控制住,但是一个新的循环又重新开始,人们只是把问题压下去,看可以撑多久。”

目前国会两党议员已经针对阿布拉莫夫丑闻揭发的游说违规提出几项改革方案,这些改革将要求及时公布说客与政府官员间的接触、禁止让游说人士支付国会议员的旅游费用,以及国会议员在卸任后必须等待更长时间,才能为游说团体工作等等。

*美宪法保障民众游说权*

美国宪法保障企业和有关个人有权可以聚集在一起,依照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说法是,他们有“为了纠正冤情,向政府请愿的权利。”换句话说,也就是向政府游说。

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的副执行长博塞认为,游说工作让社会大众在政府的决策过程里,能够有发言权。不过他又表示说:“当政府端出3万亿美元的合同时,游说工作就成了疯狂抢钱的行动。当你走在华盛顿的K街时,你去看看大部份组织的名字,许多在这里的组织并不是真的为了纠正冤情,他们是想抢这块大饼。”

博塞说,那些肆无忌惮的说客用尽各种必须的手段,来获取远远超过他们应得的利润,这些手段包括贿赂,让收取贿赂的政府官员卷入其中。

美国副总检察长费希尔说:“政府官员和政府行动是不能被收买的。”费希尔说,美国司法部会积极调查并起诉像阿布拉莫夫这样严重打击公众对政府信心的案例:“不管审判会牵连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会回避我们的责任。”

阿布拉莫夫的案子可能会牵扯到国会。阿布拉莫夫已经与检察官达成协议,可能指认收取贿赂的国会议员,来减轻自己的刑期。

*贪污丑闻对多数党打击较大*

韦特海默说,华盛顿的贪污丑闻通常都会影响国会多数党:“但这不代表对少数党没有影响。只是主要的影响都是和掌权的多数党有关,因为这个政党或党员有能力可以达到成果。”

目前这个多数党就是共和党。在80年代是民主党,当时有几位民主党议员因为接受联邦调查局特工假扮的阿拉伯石油酋长赠送的贿赂而被逮捕。

卡托研究所的博塞说,诚实的国会议员来到华盛顿是要为民服务,或者推动一个特殊的想法。那些抵挡不了物质诱惑的议员,根本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这是道德上的缺失,但同时也是做人哲理上的缺失。如果你不是为了某些特殊的梦想来到华盛顿服务,你很容易就会接受那些说客招待的晚餐。”

“民主21”的韦特海默认为,在任何制度里想要占点便宜是人的天性,但是对法律的尊重和有效的执行才是遏制贪污受贿的最好办法:“另一个遵守规定的关键就是了解这些规定对大家都是一视同仁,而不是对有钱有权的人是一套规定,对其他人又是另一套规定。”

阿布拉莫夫和他指称接受贿赂的人并不是华盛顿贪污受贿的第一批,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批。在承认有罪之后,阿布拉莫夫可能要在牢里待上很长的时间,而那些被点名的政治人物,一旦检察官找到确凿的证据,他们也可能失去自己曾经享受的自由与权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