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伊朗核僵局:中国态度微妙


美国副国务卿佐立克星期二和中国高级官员举行了会谈,据信会谈的主要内容之一是伊朗和北韩的核僵局。有关专家表示,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态度可能对这场危机的最后结果产生重要影响。

佐立克对中国的访问被看作是美国围绕伊朗核问题所做的外交努力的一部份。目前,美国及其欧洲盟国都希望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将伊朗问题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但是他们需要得到在安理会具有否决权的中国和俄罗斯的支持。

*中国面临两难境地*

中国迄今为止仍然反对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而呼吁给谈判更多的机会。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伊朗问题上面临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中国认为能源安全是国家安全的保证,因此正加强和伊朗这样的能源出口国的关系;但是另一方面,中国不愿意得罪美国和欧盟,也希望显示自己是国际社会中负责的成员。

美国列文大学武器控制专家拉贾.麦伦教授认为,中国反对将伊朗提交安理会的重要原因是担心伊朗会步北韩的后尘。他说:“中国认为伊朗会象北韩一样(在遭到制裁的情况下)会采取激烈的反应,反而更快地发展核武器,而不是停止核计划。”

麦伦教授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出于各自利益反对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这使伊朗问题解决的难度增加了。他说:“从北韩核问题上伊朗已经学到这样的经验,那就是大国的压力不起作用,伊朗可以无限期拖延谈判,也可以利用不同国家的不同立场。伊朗在建造核设施的时候一定会考虑把这些设施分散在各地,使军事打击的难度相当大。”

麦伦教授说,如果中俄两国在安理会行使否决权来否决对伊朗的制裁方案,这将是国际核不扩散努力的重大挫败,也是美国和欧盟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局。而中国和俄罗斯正是利用美欧的这种担心来尽量延长和伊朗谈判的时间。

*伊朗拥有核武对中国不利?*

美国核武器控制研究所所长保罗.利文撒尔则认为,美国在说服中国时应该强调伊朗拥有核武器对中国带来的不利影响。他说,中国和其它核大国一样,不希望有新核武器成员国进入这个由少数国家组成的圈子。最重要的是,伊朗政权是一个不可靠的政权。

利文撒尔说:“中国显然不愿意伊朗拥有核武器造成全球性危机和不稳定。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出口贸易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

列文大学武器控制专家拉贾.麦伦教授认为,解决伊朗问题的理想结局是通过谈判达成协议,这个协议一方面维持伊朗面子,不让伊朗认为自己做出了重大让步,一方面又能起到确实停止伊朗核计划的作用。如何达成这样的协议,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俄两国的斡旋和幕后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