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李大同:停刊《冰点》蓄谋已久


北京被停刊的新闻周刊《冰点》主编李大同说,所有信息表明,《冰点》遭停刊整顿是一个党内高层某些人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行动。

中国青年报每周专版《冰点》主编李大同日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公开抗议《冰点》被非法停刊。他在公开信中写道:“2006年1月24日星期二是《冰点》周刊的发稿日。下午4点多,版样全部出齐,送总编辑审阅付印。然而反常的是,迟迟没有回音。我们听到,报社领导层被全部召到团中央开紧急会议,没有人看大样了。这意味着将有不同寻常的事情要发生。”

李大同说,当天大约5点多钟,全国媒体朋友的电话纷至沓来,说他们已接到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北京市新闻局的通知,“不许刊登任何《冰点》停刊整顿的消息和评论”、“不许参加冰点编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不许炒作”、“要保持距离”等等。继而各个海外媒体记者的电话也络绎不绝,要求他证实这件事。然而直到7点,还没有人正式通知李大同,报社领导层从团中央回来,还在开会商量。他反倒成了最后一个正式知道这件事的人。

*党内高层某些人精心策划*

李大同指出,所有信息证明,这是一个党内高层某些人甘冒天下之大不讳,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行动,这个行动不仅没有任何宪法和法律的依据,也严重违反、践踏了党章与党内政治生活准则。

李大同说:“这个事情的非法和违反党内规则是非常明显的。我们的党章和党内政治生活准则是两份非常好的文件,对于党员的权利有着充份的保障。问题在于多少年来一直在被忽视,一直在践踏普通党员的权利。不久前,我们的总书记胡锦涛同志还专门作了重要的讲话,要求全党必须按党章办事。我们现在这个行为,也是在按总书记的指示在办。我打算按照我们的党章和党内政治生活准则所规定的正常途经,来要求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彻底调查这件事情,”

中国青年报高级记者贺延光说,停刊不是团中央的决定,而是与中宣部某些人的做法有关,因为作为团中央的宣传部没有直接给全国各地媒体、网站下达封杀命令的权力。贺延光说,以中宣部名义下达的文件说,1月11号,《冰点》周刊发表了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的一篇题为“现代化与中国历史教科书”的文章。文章谈到,中国百年前受八国联军侵略,但同时也爆发了义和团运动,而义和团也有过很多杀人、放火的过激行为。文章希望人们在注重反抗侵略的同时,也应该正视中国自身存在的问题。

贺延光说:“他们现在停刊的决定认为,我们是美化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亵渎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违背了历史事实。如果对中国历史有不同的声音,完全可以在学术层面上进行研究和讨论,这都是正常的。但是他们急急忙忙做出这么一个决定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的,因为这是在用权利扼杀不同的声音,也是违背党章国法的。”

*被指背离主流宣传形态*

贺延光认为,刊登这篇文章并不是《冰点》停刊的唯一原因:“我想,原因显然不是因为这篇文章,因为《冰点》,包括中国青年报这些年一系列的文章,都受到上面的指责,认为我们背离了主流宣传形态,但是我们不这样认为,我们觉得媒体就是要说真话,记者就是要把真相告诉读者。这是记者的义务。但是,我觉得上面有一些人不允许这么做,他用权力来封杀吧。”

经常承接媒体诉讼案的北京律师浦志强说,中宣部的这种做法违反了中国自己的宪法:“事实上,不管是不是中国所有的媒体都由中国共产党一家独办,媒体本身应该有正常经营,中国青年报也是要对读者负责任的,是有订户的。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中国现在没有新闻法,但是它违反宪法出版自由权利条款是非常明显的。”

《冰点》原有工作人员10多人,李大同主编被通报批评,工作人员目前都处于停刊整顿阶段。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国青年报负责人希望上面的领导通过这个问题能有一个深刻的反思,回到心平气和讨论问题的层面上,而不要把不同意见和不同做法视为异己和敌人对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