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格林斯潘,功过评说(5)


大家熟悉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再过几天就要离任了。今天我们继续刊登系列报导 《格林斯潘,功过评说》的第五部份,讨论格林斯潘在2000年以来的政策得失。

*赞迪:美联储动手太晚*

穆迪信用评级公司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是格林斯潘的一位拥护者。他认为,格林斯潘主导下的美联储表现极为出色,既使在近几年出现经济衰退和其它波折的时候,美联储的决策也无可厚非。他认为,在衰退期间保持低利率也是正确的决策。

但是,在分析美国经济最近几年的跌荡起伏是否有可能避免的时候,赞迪博士也认为问题出在90年代末。但他和韦斯伯里看法不同,认为不是美联储加息幅度过大,而是动手太晚,力度不够。赞迪表示,如果当时行动早一些,力度大一些,后来出现的各种动荡,特别是房屋市场过度膨胀,都很可能是可以避免的。

赞迪对记者说:“我确实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现在看到的房地产市场的问题都是股市崩溃之后出现的低利率造成的结果。我认为,如果格林斯潘主席在90年代末和千年虫期间采取的遏制股市措施力度更大一些,他就没有必要在后来把利率降得那么低,我们现在也就不必为房屋市场增长过猛而担忧了。房屋市场的过度膨胀显然是利率太低造成的。”

*美联储的目标是稳定货币*

对于90年代末美联储加息幅度是否恰当的问题,美国商会首席经济学家马丁.雷加里亚认为可以探讨。但是,他对记者表示,他不赞成赞迪博士的说法,并指出,无论是股市还是房地产市场都不应该是美联储的目标。

雷加里亚说:“格林斯潘在降低利率的时候并不是为了要造成房地产市场的膨胀,就像他当年制定利率政策的时候并不是为了推动股市的膨胀一样。那种把具体市场的变化归咎于格林斯潘的说法是不了解美联储的运做方式。”

美国经济学界不少人对雷加里亚的这个观点比较认同。美国民间经济研究机构影子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共同主席查尔斯.普罗塞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就指出,美联储的权力并没有外界认为的那样大。

普罗塞说:“我觉得大部份人,特别是媒体和华尔街等,对美联储影响经济和金融市场的能力不是赞誉过度就是指责过度。美联储其实并不是像某些人所希望的、或所描绘的那样无所不能。如果市场发生某一变化,就认为这变化是美联储的政策引起的;如果美联储没有做出相关的决策,就认为是美联储没有做出及时的对策所造成的。这种看法从根本上是非常错误的。”

普罗塞表示,要求美联储对房屋市场、能源市场或者微型芯片市场的起伏承担责任是很荒唐的。

*美经济衰退与美联储失误有关?*

克莱莫尔证券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布里安.韦斯伯里对美联储的政策目标是货币稳定而不是某一块市场的看法表示赞同。韦斯伯里指出,美联储权限不应该超越它的稳定货币这一基本职责。

但是,韦斯伯里对记者表示,格林斯潘在1999年到2000年的连续加息行动是在通货膨胀温和的情况下进行的,除了是针对他一直警告的“非理性增长”的股市以外,并没有其它的目标。他认为,美联储在那个时候做出的加息动作显然是过了界,而正是那一轮加息造成股市大崩盘,把美国经济推入了衰退。

韦斯伯里说:“我认为,我们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从1913年以来,美国发生的每一次经济衰退都在某种程度上跟美联储的决策失误有关。我认为美联储在1989年的加息削弱了经济的活力,触发了1990年和1991年的衰退,而1999年的加息也明显触发了2001年的衰退。每次衰退发生之前我们都看到了美联储持续加息的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