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津巴布韦没收白人在市区的土地


六年前,津巴布韦开始对白人农场实行国有化、并把白人赶出农场的政策。现在,津巴布韦政府又开始没收白人在首都哈拉雷市区的土地。

*警方恫吓赶走工人*

上星期,有大约200名工人被警方围捕,并且被迫离开自己的住家。这些工人在格里特文居住并工作。格里特文是位于郊区富人区中间一块面积很大的地产,在市中心以东14公里的地方。很多工人在这里住了一辈子。

格里特文这座老农场是在1996年并入哈拉雷市的。 农场主是一对兄弟,他们打算把这块土地划入一个新的郊区,但是还要继续种植特殊的农作物,例如玉米籽等。

警方在圣诞节前来到这个农场,说他们要在格里特文为自己兴建住房。68岁的伊安.罗斯说,警察开始恐吓他们,并且把几百名工人赶出家门。

罗斯说:“警察来赶工人,他们一个一个地赶,逐村逐院地赶。大雨当中警察把工人赶上卡车。他们来的时候总是汽车没有汽油,警察强迫工人为他们买汽油,把工人带到全国几个不同的地点。基本上这些工人就被扔在那里,他们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家具,在雨里淋得透湿。不过几天后,工人们全都开始返回这里,他们带着芦苇作的垫子,几条毯子,一个锅子,他们回来工作,可是还是日夜受到骚扰。工人就搬到户外工具房去住,还有的工人住进鸡窝里,他们就像兔子,像小老鼠那样只有一点地方容身。”

*作坊经理遭特工绑架*

罗斯是格里特文的所有人之一。本星期他到法院申诉,设法制止警方打击工人的行动。

46岁的麦克.坦伯是作坊经理,他在格里特文工作了25年。坦伯说,他被遣送回他在尼亚姆旁达乡下的家,那里和莫桑比克交界。不过,几天后他就回来工作了。

坦伯说:“我想工作。我还有其他的问题,我要解决我的问题。我有孩子在上学,我们在尼亚姆旁达那里找不到食物。如果罗斯去尼亚姆旁达的话,我就会跟着去那里;如果罗斯留在这里,那我自己就会留在这里。”

坦伯说,星期二他遭到国家特工人员的绑架,他被带到中央警察局,他被讯问有关农业设备遭窃和破坏的问题。坦伯说,这些设备是被到农场乱逛的小偷偷走的。

*房地产公司推销格里特文住房*

“合意住房”是一家和政府有关系的房地产公司。这家公司也说他们有处理格里特文地产的权利。这家公司代表政府,正在推销600个住房单位。合意住房公司说,格里特文是公共财产,因为那是白人拥有的农场。

这家房地产公司的人员本星期说,现在还没有这些住房单位的所有权证书,但是将来会有,用这个人的话说“所有权证书的问题以后会解决”。

津巴布韦财政部副部长查帕基卡被列为这家房地产公司的主席。本星期查帕基卡没有回答记者询问,负责土地事务的部长和地方政府也没有表示意见。

*工人住房被夷为平地*

挖土机每天在格里特文运作,巨大的平土机和推土机把农地翻搅得四分五裂,还摧毁了压水机、水管和蓄水池,造出了一条条表面粗糙、泥泞不堪、横七竖八的道路。

上星期,工人的住房、煮饭间以及用来存放物品的茅草房也都被推土机铲平。

格里特文属于都市用地,在2002年以前是可以不被收归国有的。但是,2002年法律有所变更,准许政府取得任何土地,而不只是白人拥有的农田。

*声援组织:执政党设计无政府状态*

沃斯利-沃斯维克是声援组织“农业正义”的负责人。他说,执政的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快要完成收回所有白人农场的工作了,所以现在必须向都市推进。他说,格里特文开发良好,因此是明显的目标。

沃斯利-沃斯维克说:“ 这是政府第一次把位于市区内的大宗土地当作攻击目标。这种做法比混乱还要糟,这不是意外的无政府状态,这是故意的。 执政党设计了这样的无政府状态,以便可以像今天这样为所欲为。”

伊安.罗斯星期五又到法院申诉,希望得到限制令,禁止警察日后再到格里特文恫吓或驱赶工人。他说,他的申请成功了,但是他补充说,他不完全肯定是否能够继续住在自己的家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