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伊拉克对记者的袭击妨碍新闻报导


从伊拉克返回的几名西方记者说,恐怖分子制造的炸弹袭击和其它攻击,特别是那些针对记者的袭击,限制了对这一被战争蹂躏的国家的新闻报导。

*依靠当地人获得消息*

目前在伊拉克有大约50多名西方记者,大多数住在巴格达受保护的绿区内,他们跟普通老百姓一样面对着同样的危险。美国之音记者阿利沙.柳说,经常发生的暴力事件也让记者们很难出去采集新闻和报导新闻。

阿利沙.柳说:“有一次我们听说巴格达南部某地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汽车炸弹袭击,有数百人伤亡。出现这样的死亡数字,你希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保安情况怎么样,是否缺乏保安措施?你必须到现场跟那里的人交谈。可是你却没有安全的办法坐上汽车,开到那一地区。

“结果是,我们不得不依靠我们自己的保安和司机,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那里。我派他们去,请他们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类的问题。你不得不依靠你的伊拉克保安、司机和翻译,把你需要的消息带回来。如果他们没有带回什么消息,那你就什么答案都没有,因为你没有办法打电话给任何人得到任何消息。”

*收到死亡威胁被迫离开伊拉克*

当阿利沙.柳最近收到一份死亡威胁时,她决定她无法再继续她的工作。出于自己的安全和她的伊拉克朋友与同事的安全,她离开了巴格达。她担心的是,如果她留下来,她的伊拉克同事和朋友就可能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阿利沙.柳说,“这些恐怖分子不是在开玩笑,他们不是吓唬人。 当他们告诉你,他们希望你离开,这是一个严重警告。”

*走出营地就要冒被绑架危险*

钱德拉瑟卡兰曾经是华盛顿邮报的巴格达办事处主任。他说:“在伊拉克,你首先被看作是一名西方人,然后才是记者或是救援人员,或是其它什么人。”

钱德拉瑟卡兰从2003年4月到2004年10月期间担任华盛顿邮报驻巴格达记者站主任。他说,恐怖分子和反叛分子把西方记者视为敌人,把他们的伊拉克同事视为通敌分子。他说:“从一系列绑架事件看,我们看到的吉尔.卡罗尔被绑架仅仅是最新的一起,恐怖分子在很多情况下不去区分记者、外交官、合同工、士兵或者是救援人员,每个人都是一样。这意味着,每当你走出营地,哪怕是去参加最一般的记者会,都会非常危险,都要冒着被绑架的风险。其结果自然是你不得不减少外出活动,变成有无数的消息无法得到报导。”

钱德拉瑟卡兰举例说,记者几乎无法报导来自一个关键地区的消息。他说:“我们不清楚安巴尔省大部份地区发生的情况,这是伊拉克最危险的地区,那里的反叛分子力量特别强大。除了跟着美军的随军记者发出报导外,那里的消息基本上得不到报导。”

*随军记者报导也受限制*

不过,随军记者的报导也受到限制。在战区,随军记者是不会为了报导某一个消息而胆敢出去采访的。如果他们那么做,那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冒险。

总部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说,自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以来已经有37名记者遭绑架,60名被打死,其中包括41名伊拉克记者。

*“恐怖主义的心理战”*

美国之音记者阿利沙.柳认为,对记者的攻击不是胡乱进行、没有目标的。她说:“我相信,反叛分子在制定赢得这场恐怖战争的整个计划中,记者确实在充当角色,不论你把它称做什么角色。当记者被绑架出现在录像中时,我认为,记者变成一种重要的宣传工具。当他们的形像在录像中出现,特别是当记者乞求饶命时,给人们造成的心理冲击是巨大的。其它记者就会想:‘我的天,看看她的遭遇,我也可能会有同样的遭遇。’

“记者们几乎反射性地对他们所做的事情、所报导的消息更加小心谨慎。他们要考虑再三:也许他们会得到一些特别难得的有关基地组织要做什么的信息,但是他们在报导之前要再三考虑是否报导出去,因为这样做有可能会要他们的命。因此,这是恐怖主义的心理战,同时也实际地威胁生命。这种做法行之有效,符合恐怖分子的利益。”

美国之音记者阿利沙.柳和其它驻伊西方记者认为,伊拉克战争造成的另外一个重大灾祸是,威胁恫吓使得记者无法全面、客观地报导伊拉克的真正局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