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再就国家安全与公民自由辩论


美国国会下月将就布什总统是否有权未经法院允许授权对美国国内涉嫌与恐怖分子有联系公民的国际通讯进行监听举行听证会。在保护国家免受伤害与保护公民自由之间取得平衡是贯穿美国历史的一个持久的主题。

*布什:监听是反恐武器*

在最近的辩论中,布什总统为国家安全局监听涉嫌和恐怖分子有联系的美国公民的国际电话和电子邮件的作法进行辩护。

布什总统绕过1978年通过的一项法律,这项法律要求政府在对美国公民和持有绿卡的永久居民进行监听之前要得到一个特别监视法庭的批准。

布什说,国内监听计划是反恐战争中的必要武器。布什总统说:“敌人还想伤害我们,对我来说如果有人和基地组织通话,我们想知道为什么。”

*自由派团体起诉联邦政府*

美国的两个公民权利组织向联邦法院提出起诉,以阻止国内监听计划,这两个组织指控总统超越了他的合法权限。

安东尼.罗梅罗是提交诉讼案的两个组织之一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执行主任。他说:“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诉讼案是对行政部门史无前例的夺取权力的做法做出的回应,也就是说,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认为国家安全局监听计划是违反宪法的,是非法的。”

*持久且无结果的辩论*

有关战争期间总统有多大的权力保护这个国家的辩论和美国共和党的历史一样悠久。拉里.萨瓦托是维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的主任。他说:“在美国内战期间我们就看到这场辩论出现了。当时亚伯拉罕.林肯中止了我们的许多基本权利。在威尔逊担任总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罗斯福担任总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以及几位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担任总统的冷战期间,我们同样看到了这一辩论。”

多年以来,联邦法庭已经演变成为主要的检查行政权力的机构。

卡尔.斯特恩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位法律专家,他经常邀请担任节目嘉宾。他说:“美国依照宪法治国,宪法是这片土地上的最高法律。宪法具有双方面效力,既要制定我们政府的形式,同时也要对政府官员的权力施行限制。从长远来看,由最高法院来决定什么时候政府超越了其权限,因此最高法院有一个主要任务,那就是要决定政府如何影响普通美国公民的生活。”

政治分析人士拉里.萨瓦托预测,今年围绕这个问题会展开更多的辩论,但不会有任何结论。他说:“这是一个持久的辩论。我们2006年将会看到在美国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同样的辩论。我不相信我们会更接近于解决这场辩论,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无法解决的。你必须要在个人自由和安全两者之间取得某种合理的平衡。这不容易做到。”

*半数以上民众支持监听计划*

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最近联合进行的民意测验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人当中有51%的人支持布什总统根除恐怖分子的国内监听计划,47%的人反对这一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