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克罗策案和DNA检测


不久前,佛罗里达州一名被判刑130年的监狱犯人因DNA检测证明无罪,在服刑24年6个月零13天后重新获得自由。这次节目,我要带各位回顾这个案子的经过,并且请有关专家谈谈DNA技术在刑事案件的侦破中发挥的作用。

*克罗策被捕*

1981年7月的一天,佛罗里达州三名男子持枪闯入一个私人公寓,当时公寓里除了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之外,还有特地从外州来拜访他们的一对夫妇朋友。这三名歹徒抢劫了公寓里的东西,绑架了其中一位成年妇女和12岁的女孩子,并驱车到一片无人之地强奸了她们。

之后,歹徒把两名受害人绑在树上后仓惶逃跑,受害人挣脱捆绑后报警,并被送往医院接受检查。与此同时,被歹徒绑在公寓里的其他三人挣脱捆绑后也马上报警,由于他们记住了歹徒驾驶的汽车牌照号码,为后来警察破案提供了重要线索。

警察顺藤摸瓜,找到车子的主人,得知车主在事件发生的当天已经被捕。他的车子被另一名男子借走,后经受害人确认,那名男子和他的一个兄弟一起从事了这起抢劫强奸犯罪活动。但是,第三位犯罪分子的身份却不清楚。黑人克罗策在案发前从来没有和这对兄弟见过面,但由于受害人从警察出示的一组照片中错误地把他挑出来,警察就把他作为三名同犯之一逮捕。

克罗策之所以被放在这组照片里是因为他因从事抢劫活动被判罪而且正处于假释期。虽然克罗策申辩说,作案的当天晚上,他和自己的女友以及女友的家人及朋友在一起,但是,在案子的审讯过程中,由于受害人都认定克罗策从事了这起犯罪活动,而且警察的报告也有很多漏洞,于是当地陪审团在1982年4月以包括性攻击在内的多项罪名判处克罗策有期徒刑130年。

*克罗策狱中得到法律帮助*

面对漫长的监狱生活,克罗策说,他不得不靠坚强的毅力活下去。他说:“我在监狱里的主要任务是保持身体健康和神智正常。我母亲在我入狱期间又生活了20年,2001年她去世了,她在精神上支持了我。包括我在监狱里遇到的其他一些素不相识的人也给予很多帮助,使我能继续活下去。我努力使自己刚强起来,不丧失希望。”

在被关押期间,克罗策写信给纽约的非盈利组织“无辜者项目”寻求法律帮助。2002年,纽约律师戴维.门舍尔(David.Menschel)和其他几位律师一起开始义务受理克罗策的案子。他们从佛州执法部一个化验室里发现有5个显示DNA证据的显微镜幻灯片还没有被毁掉,于是要求对这些DNA样本进行检测。

门舍尔说:“大约三年半以前,我听说了这个案子后就开始对案情进行调查。我们要求对从受害人体内采集的精液生物样本进行DNA检测。检测结果以及大量新证据,包括当地人提供的证据都表明,我的当事人是无辜的。”.

*DNA技术在刑事案件中应用*

DNA技术,又称脱氧核糖核酸技术,目前在全世界很多国家已经成为警方必不可少的破案工具,特别是在侦破包括谋杀、盗窃、绑架和性犯罪等形事案件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每个人的DNA排列轮廓和指纹一样都各不相同,因此DNA专家通过从犯罪现场采集的DNA样本份析鉴定后,如果发现和嫌疑犯的DNA结构一样,就可以很有把握地证明这个嫌疑犯就是犯罪分子。

博德技术集团的DNA专家迈克.卡里奥拉(Mike Cariola)解释了DNA检测的过程。他说:“在谋杀案中,如果犯罪现场有血痕,证据技术人员会用棉花签提取血样,然后把它送到犯罪证据化验室,并从中取下一小条带血的棉花进行化验,其实我们只要不到一滴血或少许生物证据就可以得到很好的DNA排列轮廓。”

*卡里奥拉:检测结果百分之百把握*

卡里奥拉还指出,DNA技术在刑事案件的侦破方面非常准确有效。他说:“我们对检测结果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即使是从同一个人提取了众多不同的样本,最后仍然会得到同样的DNA排列轮廓。这一点可以说明DNA技术有多么准确。它准确到一个地步,以致于除了同卵双胞胎以外,我们可以非常确定地说在全美乃至全世界,某个DNA排列轮廓是某人的,而不是别人的。DNA技术就这么厉害。”

*克罗策重新获得自由*

2006年1月23号,佛州法官根据新提交的证据推翻了克罗策原来的有罪判决。克罗策终于获得了自由。他1981年7月10号被捕入狱时才20岁出头,出狱时已经是45岁的中年人了。他在监狱里一共度过了将近25个春秋。目前警方仍在继续侦察,以期找到这个案子中的另外一个犯罪人。

虽然克罗策获得了释放,但是他还没有得到赔偿,由于美国在这方面还没有全国性法律。各州的规定各不相同。根据佛州的法律,如果某人被错误地判罪,他是不能得到赔偿的。因此,克罗策的律师团希望改变佛州的法律,争取佛州议会给予赔偿。

*克罗策:美国司法制度有愧于我*

克罗策说,美国的司法体制让他感到失望。他说:“因强奸案被关入监狱是一件痛苦的事,无辜地被关25年更是一件痛苦的事。美国的司法体制令我彻底失望。当时我的证人到法庭为我作证,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参与了这起案件,但是警察当时的犯罪记录报告有漏洞。我没有得到公正的审讯;美国的司法制度有愧于我。”

但是,克罗策认为,DNA检测对他获释起了关键作用。他说:“DNA测试至关重要。如果不是因为DNA检测,我今天不可能活着出来;我很可能会在监狱里慢慢地死去。如果佛州不允许被宣判有罪之后的DNA检测,很多人会死在监狱里。我为此感谢上帝,因为我知道有一个超自然的力量保护着我。我看见很多人在监狱里死去而且精神失常。上帝眷顾了我,他使我刚强。”

*DNA技术重要性*

设在佛州的非盈利机构佛州无辜倡议行动的律师珍尼.格林伯格(Jenny.Greenberg)说,美国大多数州自1980年代开始使用DNA技术来确定犯罪事实。据她介绍,佛州1988年开始把DNA检测应用于刑事案件的侦破中。1989年,佛州最高法院确立了这一技术的合法性。

格林伯格说:“美国监狱里关押了很多无辜的人,因为大多数重罪案件中采集的生物证据都与案子无关。在一些旧案中,即使证据和案情有关,当我们试图为我们认为的无辜者提供帮助时,我们发现本来可以证明他清白的证据在很多年以前已经被毁掉了。在克罗策一案中,寻找有关他的证据费了很大的周折,最后人们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找到了这些证据。所以,尽管克罗策因他人的犯罪行为被囚禁了24年6个月零13天,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是幸运的,因为能够检测并证明他无辜的证据终究找到了。”

*古哈拉:希望越来越多法官同意DVA检测*

全美有色人种促进会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的助理法律顾问米丽娅姆.古哈拉(Miriam.Gohara)希望DNA技术能够得到更广泛地使用。

她说:“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检察官和法庭能够切实地看到DNA检测的好处,即使他们肯定被判有罪的人就是真正的犯罪分子,也能够同意对有关证据进行DNA检测,因为DNA检测能证实谁才是真正的犯罪分子,让无辜的人获得自由。我们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检察官和法官同意这样的检测,因此当人们准备对现有生物证据进行检测时,不会遇到阻力。”

*克罗策一案经验教训*

据统计,自从1989年以来,全美31个州至少有172人被错误地判罪,当时人们也都认为这些人有罪。但是,现在人们通过对犯罪发生时储存下来的证据进行DNA检测后发现,这些人不可能从事犯罪活动,这些人因此重新获得自由。

门舍尔律师希望人们从克罗策的冤案中得到有益的启示。他说:“这些无辜者的案子,会让每个人对死刑都感到不舒服。很明显,死刑是无法逆转的。一旦你将某人处以死刑,就再也不能让他起死回生。克罗策幸运的是,他没有被判死刑,而是被判处130年有期徒刑。假如他被判死刑,他现在早就死了。一旦发生这种情况,DNA检测也许会证实他是无辜的,但是却不能使他复活。”

*门舍尔:司法判处可能会出错*

门舍尔律师提醒人们,人是不完美的,因此在给嫌疑人定罪和判刑时要特别小心。

他说:“在美国,陪审团、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都是人。人就有可能犯错误。司法体制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在认定某人有罪和判刑时要非常小心谨慎,有时判刑会是10年、有时会是20年,有时会象克罗策那样为130年,甚至还有可能是死刑。司法人员在判处某人长期徒刑或死刑时,应该认识到自己可能会出错,而且嫌疑人也有被冤枉的可能性,所以不仅要考虑有罪的证据,还要寻找案子的疑点。”

*格林伯格:司法目的:寻找事实真相*

设在佛罗里达州的佛州无辜倡议行动的律师格林伯格呼吁人们吸取经验教训,改善目前的司法体制。她说:“随着技术的发展,DNA会越来越清楚地向人们揭示罪犯的真相。但是,也有许多类别的案件永远不会有生物证据存留下来供我们检测。我们通过使用现有技术改善司法制度非常重要。无论在哪里,司法制度的目的都不是要谋求给人定罪,也不是要打赢官司或出人头地;它根本的核心原则是寻找事实真相。这一点常常被这里的人们所遗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