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冰点》关闭前前后后


《冰点》在中国大陆的青年读者中是大名鼎鼎,但是,海外读者一般只听说过人民日报、新华社,《冰点周刊》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大陆出版物中名不见经传。然而,最近《冰点》的知名度却直线上升,其原因在于中国政府新闻检查机关因为对其刊登的一篇文章不满意而一怒之下关闭了这家杂志。

中国宣传和新闻审查部门的本意可能是通过关闭《冰点》减少这本杂志的影响,没想到事与愿违;冰点的影响在海内外如日中天,这可能是是当权者的初衷没有料到的。正是“抽刀断水水更流”。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处理决定*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遭到停刊,中国官方的说法是这样的:

中国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关于对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错误刊发〈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的处理决定》,决定如下:

“2006年1月11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刊发中山大学历史学教授袁伟时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罪行翻案,严重违背历史事实,严重违背新闻宣传纪律,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严重损害中国青年报的形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严肃批评。

“鉴于中国青年报刊发《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的严重错误,决定处理如下:一、对中国青年报社党组副书记、总编辑李而亮、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提出通报批评; 二、责成中国青年报对《冰点周刊》进行停刊整顿,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相应的经济处罚,《冰点周刊》停刊整顿自2006年1月25日起。

“希望中国青年报社从这一事件中汲取深刻教训,认真做好《冰点周刊》的停刊整顿工作,进一步端正《冰点周刊》的办刊指导思想,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严格遵守新闻宣传规律,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在做好有关停刊整顿工作、切实改正错误的基础上实现《冰点周刊》的复刊。

共青团中央宣传部 2006年1月24日。”

*海外媒体对整肃《冰点周刊》报导*

而海外媒体对《冰点周刊》的这篇文章以及中国政府整肃《冰点周刊》的报导则明显不同。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冰点周刊》杂志被停刊的标题是:“中国媒体遭寒流,冰点被停刊”。BBC报导说,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中国政府控制媒体的事件显示,新闻自由正在遭受又一轮寒流的袭击。

美联社的报导说,《冰点周刊》的被封是胡锦涛领导的中国政府一年来设法控制蓬勃发展的中国媒体的运动的最新的一个举动。

南华早报报导说,中国当局鞭笞日本篡改历史,但是关闭《冰点周刊》暴露出中国政府自己也同样把历史政治化。中国政府因为《冰点周刊》刊登文章讨论了一百年前中国的历史而关闭了这本杂志。

*《冰点周刊》闯祸文章*

那么,接下来,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给《冰点周刊》“闯祸”的文章,看看这篇文章是否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罪行翻案,在哪些地方“严重违背历史事实”,刊登这篇违章是否“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到底是“严重损害中国青年报的形像”还是在海内外新闻界给中国青年报立下一个敢说敢言、代表中国开放媒体越来越对中共对新闻自由的干预感到不耐烦、不满足于“打擦边球”、越来越大胆地对中共宣传部门说不的典型。

导致《冰点周刊》停刊整顿的“祸根”是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文章,题目是《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袁伟时教授是研究中国历史的,他在看到中国官方编撰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后认为,中国教育部门编撰的历史教科书充满政治气味,如果不将历史真相告诉中国青年,那么,这一代中国青年将会“让偏见伴随终生,甚至因而误入歧途”。

*几个具体历史事件*

袁伟时教授在文章中列举了几个具体历史事件,说明现在是正视中国自己的历史教科书问题的时候了。

袁伟时教授首先谈到了火烧圆明园事件的起因。中国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室编着的《中国历史》第三册是被普遍采用的九年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教科书。它是这样评述这次战争的: 一、关于战争起因。 这部教科书写道:“1856年3月,法国天主教神甫马赖潜入广西西林地区胡作非为,被当地官吏处死,这就是所谓的‘马神甫事件’。……后来,法国以此为借口伙同英国发动侵略战争。”

*法国天主教神甫马赖*

袁伟时教授指出,这本教科书中所说的杀法国天主教神甫马赖(Auguste Chapdelaine)实际上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首先,这位法国传教士是1856年2月29日被广西西林代理知县张鸣凤所杀的,但是直至法国公使查问,张鸣凤仍然矢口否认,说根本没有这回事,致使广西按察使和两广总督到了1858年初还信以为真,据此回答法国公使和上奏朝廷。

另外,根据袁伟时教授考证,中国和法国1844年10月订立了《黄埔条约》明文规定,法国人只准在五口通商的双方“议定界址内”活动,“法兰西无论何人如有犯此例禁,或越界、或远入内地,听凭中国官查拿,但应解送近口法兰西领事官收管;中国官民均不得殴打、伤害、虐待所获法兰西人,以伤两国和好。”

这位法国传教士到中国内地传教,这是违反条约的行为。但是,按照中法条约应该把他就近送到法兰西领事馆,不能说他“胡作非为”而把他处死。袁伟时教授指出,西林地方官员的行为违反了应把拘捕的法国人解送领事的条约义务,而且直至现在人们仍无法确定马氏确有该处死刑的有哪些罪,中国中学教科书对这件事的评述是不准确的。

如果中国共青团中央的宣传认为袁伟时教授“严重违背历史事实”,那么就应该组织教授学者在《冰点周刊》上发表反驳文章,引用严肃的历史事实来说明马神父到底怎样胡作非为、到底犯了哪些罪行应该被处死?中国地方官员处死马神父而不是把他解送到法国领事馆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这才是学术自由和学术争论的正确态度。

不同意人家的观点、不赞成人家的文章就给人扣帽子,就把刊登人家文章的杂志给封了,这种做法恐怕和世界文明的大势格格不入,很难得到国际舆论的赞许。正像台湾著名学者李敖在中国大陆演讲的时候所说的,甚至连北洋军阀还不如。

*对义和团运动不同看法*

团中央宣传部给《冰点周刊》刊登的袁伟时教授的文章扣上的另一顶帽子是“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罪行翻案”。下面我们就介绍袁伟时教授通过研究对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义和团运动的不同看法。

中山大学历史学教授袁伟时认为,中学历史教科书正确揭露了“八国联军侵占北京以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八国联军进攻天津的时候……(俄国)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海兰泡大屠杀惨案。俄国军队还强占了中国江东六十四屯,残酷屠杀当地居民”。但是,除此之外的其他论述都是错误连篇。

袁伟时教授说:“教科书没有只字提及义和团敌视现代文明和盲目排斥外国人以及外来文化的极端愚昧的行为。 义和团毁电线、毁学校、拆铁路、烧洋货、杀洋人和与外国人及外国文化有点关系的中国人……凡沾点洋气的物和人必彻底消灭而后快。即使义和团真的立下了“扶清灭洋”的伟大功勋也不能回避它的这些反文明、反人类的错误,何况正是这些罪恶行径给国家和人民带来莫大的灾难!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史实,也是中国人不能忘记的国耻,而我们的少年儿童必读的教科书却偏偏闭口不谈。”

*袁伟时:中国片面强调义和团爱国*

中国教科书片面强调义和团是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但是袁伟时教授指出,中国教科书没有谴责清政府高级官员及义和团乱杀无辜、烧杀抢掠的野蛮、残忍的罪行。 袁伟时教授通过翔实的史料举列了最有代表性的山西巡抚毓贤的作为。

史料称:“六月初一(6月27日),山西巡抚毓贤将太原洋人办的医院烧掉,同时将省中洋人诱令迁居一处。……毓贤于六月十三日,不动声色,带领兵勇,前赴洋人聚居之处,亲自兜拿。该洋人等尤敢拼力抗拒,奴才麾令勇敢数人,冒死突进,将洋人大小男女四十四口,及同恶相济的教民十七名一齐擒获,立即绑赴市曹,同时正法”;“寿阳县秦锡圭□获滋事之洋人七名口,押解前来,一并将其立正典刑。是晚(当晚)北门教堂亦为拳民焚烧,省城洋人教堂已无遗迹”。

*袁伟时:教科书不提慈禧专制淫威*

袁伟时教授表示,“中国编撰的历史教科书中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它对慈禧的专制淫威惹来滔天大祸竟只字不提!义和团兴起之初,很多朝廷的大臣上奏慈禧,历数义和团打着灭洋教的幌子掠教民,亦掠及平民百余家。内多掳架勒赎之案,直与盗匪无异。慈禧充耳不闻,最后竟然作向十一国宣战的昏庸决定。

“从1900年6月16日开始,慈禧一连四天召集王公大臣六部九卿开御前会议,决定是战还是和。在会上,吏部侍郎许景澄、兵部尚书徐用仪、户部尚书立山、内阁学士联元等人先后提出,不能听信邪术、不可围攻使馆、不能主动对外宣战。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袁昶和许景澄在两人联名的奏折中写道:‘伏以春秋之义,两国购兵,不戮行人,泰西公法,尤以公使为国之重臣,蔑视其公使,即蔑视其国。兹若任令该匪攻毁使馆,尽杀使臣,各国引为大耻,联合一气,致死报复,以一国而敌各国,臣愚以谓不独胜负攸关,实存亡攸关也。’慈禧不但不接纳这些浅显的常识,而且大发专制淫威,把他们的脑袋砍掉!

“最后,这个六年前连一个‘敢于犯上’的‘蕞尔小国’ --日本都无法招架的弱国的事实上的国家元首居然在6月21日下诏,同时向包括日本在内的十一国宣战!在《国际法》传入中国60年后慈禧命各省督抚杀洋人,并派兵围攻驻华使馆!”

*袁伟时:教科书史料运用不严肃*

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还指出,中国历史教科书对一些史料的运用也很不严肃。教科书中以突出地位刊载一个义和团歌谣:“义和团,起山东,不到三月遍地红。孩童个个拿起刀,保国逞英雄。”可是,现存义和团传单、揭帖等书面材料中找不到可以作为根据的史料,而只能根据后来调查的所谓口头传说。袁伟时教授说,这些口头传说往往是后人加工乃至创造的,根本不足为凭。

*袁伟时:地方教材史实错误更严重*

袁伟时教授说:“在我国,除了上述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外,还有一套可供选用的沿海地区教材,号称沿海版,有的地方史实错误更严重,是非观念更加糊涂。 例如,对义和团事件的论述它增加了这么两句话:“6月中旬以后,义和团群众开始围攻侵略者据点西什库教堂和外国使馆区。”

袁伟时教授问道:“西什库教堂是‘侵略者据点’吗?在义和团事件前,这不过是普通的法国天主教堂,没有材料足以证明它是‘侵略者据点’。义和团期间,从1900年6月13日起几天内就将北京大部份教堂和洋楼烧毁,连带烧掉数千家民居和商店,劫余的西什库教堂和东交民巷使馆区聚集了大批逃生的外国人和中国教民。这个教堂的逃生者,在清政府不能维持正常社会秩序的情况下固守反抗屠杀,于理于法都无可指责。说这个教堂是‘侵略者据点’完全是信口开河。”

*袁伟时:颂扬国耻 对国际法无知*

袁伟时教授说,其次,围攻东交民巷的外国使领馆是奉慈禧的旨意,主力是董福祥的甘军和荣禄的武卫中军,是他们犯下的罪行,义和团则是助纣为虐。含糊其词,仿佛此举是义和团自发的爱国义举,不但歪曲了历史真相,也掩盖了清政府践踏国际法的罪行。再次,对西什库教堂和使馆区的进攻,充份体现了专制统治者极端愚昧无知和残暴;时至20世纪90年代仍然正面予以肯定,这是对国际法的无知,已经沦为对国耻的颂扬,也忘记了“反对封建专制”的责任!

*袁伟时:香港教科书比较全面*

对比同样属于中国的香港历史教科书,袁伟时教授得出的结论是:香港教科书中对义和团事件和八国联军评述比较全面,它既谴责义和团“大肆排外,杀教士、教民,连藏洋书、戴眼镜的人都不放过,且到处破坏,烧教堂、拆电线、毁铁路”、“日本使馆书记杉山彬、德国公使克林德先后被杀”,也指出“当时联军纪律极坏,任意焚掠屠杀,其中以俄、德两国军队及英国的印度兵最为残暴”。

袁伟时教授认为,香港教科书细致分析了义和团产生的背景:一、民族情绪;二、民生困苦;三、列强侵略;四、教案频生。香港教科书还全面论述了《辛丑条约》的内容及它对当时和日后中国的深远影响,任何不抱偏见的人都会承认,这部教科书说的是真实的历史。

*袁伟时:歌颂义和团直接恶果:文革*

袁伟时教授指出,如果不能正确对待历史,甚至以“革命”的名义故意歪曲历史真相,那么中国就会犯类似的错误,歌颂义和团的直接恶果在“文化大革命”中就暴露无遗: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是义和团行动的翻版;“破四旧”和“反帝”、“反修”中体现的清除外来事物的疯狂,这些行动体现的内在理路也与义和团的“灭洋”如出一辙。

袁伟时教授说:“上述教科书的编写所呈现的理路也没有什么不同。它们的共同点是:一、现有的中华文化至高无上;二、外来文化的邪恶侵蚀了现有文化的纯洁;三、应该或可以用政权或暴民专制的暴力去清除思想文化领域的邪恶。用这样的理路潜移默化我们的孩子,不管主观意图如何都是不可宽宥的戕害。 为了培育理性的有法治观念的现代公民,以利于现代化事业,现在是纠正这些谬误的时候了。 ”

*龙应台给胡锦涛公开信*

中国宣传部门封《冰点周刊》的做法在海内外激起很大的反响。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都拥有众多读者的著名台湾作家龙应台发表一篇给胡锦涛的公开信说:

“在此之前,原来最敢于直言、最表达民间疾苦的南方周末被换下了主编而变成一份吞吞吐吐的报纸,原来勇于揭弊的南方都市报的总编辑被撤走论罪,清新而意图焕发的新京报突然被整肃,一个又一个有胆识、有作为的媒体被消音处理。这些,全在您任内发生。

“出身共青团的您,一定清楚冰点现在的位置:它是万马齐喑里唯一一匹还有微弱‘嘶声’的活马,而这仅有的喉咙都被割断。

“建构的国族神话里如果藏有仇外情绪,就是一个必须正视的危险。在二十一世纪,国界几乎快要不存在,地球愈来愈是一个紧密的村子,因为唇齿相依,不得不忧戚与共。中国为什么极力争取主办奥运和世博?目的不就是企图以最大的动作向世界推销一个新的中国形像:你看,中国是一个充满发展能量、爱好世界和平、承担国际责任的泱泱大国!

“袁伟时说,教科书不能罔顾史实,不能赞美暴力,不能教下一代中国人对自己狂热,对外人仇视。这样的认知,锦涛先生,在我们这里,叫做‘常识’。在北京,竟然是违反‘主流意识形态’的入罪之论。那么能不能请您告诉我这个台湾人民,您的主流意识形态是什么?

“锦涛先生,作为一个台湾人,我实在不在乎团团和圆圆来不来台北,虽然熊猫可爱得令人融化。但是我这样的台湾人可真在乎冰点的安危,就像很多、很多香港人真在乎程翔那个被逮捕的记者的安危。如果中国的“价值认同”是由一群手持鞭子、戒尺和钥匙的奴才在柯断它的解释和执行,而独立的人格、自由的精神是被打击、戒律、监控的对象,请问,我们谈统一的起点理由究竟是什么呢?

“重点不在团团和圆圆,您知道吗?重点也从来就不在民进党,您明白吗? 重点就在冰点这样具体而微的事情上,因为,说穿了,锦涛先生,您容不容许媒体独立,您尊不尊重知识份子,您用什么态度面对自己的历史,以什么手段去对待人民,每一个最细小的决定,都系在‘文明’这两个字上头。经历过野蛮,我们不得不在乎文明。

“请用文明来说服我。我愿意诚恳倾听。”

龙应台的愿望也代表着无数关心中国、热爱中国的人们的共同愿望,希望能够以文明来说服对方,而不是靠野蛮来封住对方说话的权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