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社区探索如何遏制青少年帮派


很多美国社区都有青少年帮派问题。致力于消除帮派的活动人士认为,遏阻青少年的暴力行为需要有周详的策略,不是只把有问题的人关进监狱而已,而是要给予他们工作、活动和希望。

*11岁少年加入帮派组织*

罗德里格兹跟他在洛杉矶小学的其他同学不一样,他从来都跟学校的环境格格不入。他对体育运动不感兴趣。他说,他在11岁时就加入了第一个帮派组织:

“那时我住在一个很贫穷的社区里,从小就觉得自己受到很多限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又很害羞。我强烈感觉自己不属于学校,也不属于社区。 对我来说,帮派代表了某种力量,还能对街坊发生的任何事情做出一致反应。那时候,我以为加入帮派似乎是我得到价值和受人尊重的唯一方式。”

罗德里格兹说,那时候,帮派活动对他来说似乎是一种很刺激的生活:“很多时候我都是在街头晃荡。我的父母亲是勤奋的墨西哥移民,我想他们对我感到灰心丧气。我13岁的时候,母亲对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就把我赶出家门。她实在是管不住我。我真的不怪她。”

在街上独自闯荡的罗德里格兹熟知帮派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参与过帮派械斗,目睹过惊心动魄的暴力行为,还吸食毒品。但是在经历了大约5年的帮派生活之后,事情有了改观。

*厌倦帮派生活 重泛校园*

罗德里格兹说:“18岁的时候,我对帮派生活非常厌倦了。我染上了海洛因毒瘾,面对6年徒刑。到那会儿,我已经有25个朋友因为帮派活动被人杀死了。最后,在我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对艺术和写作的热情。我想,这比帮派对我来得更重要。”

30年前,罗德里格兹脱离帮派,重返校园。后来,他有了一份工作,也成了家。他说,多年来,他以为那些帮派经验会烟消云散,但是没有。

罗德里格兹说:“我儿子13岁时惹上不少麻烦。他加入了帮派。我以前是帮派分子,我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重蹈覆辙,可是没效。他21岁时因3项企图谋杀罪而被逮捕,我猜想,其中之一是企图杀害两名警察。他被判处28年徒刑,目前正在伊利诺伊州服刑。”

*帮助青少年抵制帮派的吸引力*

看到儿子重复犯下自己的错误,罗德里格兹感到十分痛苦。但是他说,这促使他产生了想要解救其他孩子的念头。他写了一本书,书名是《总是奔跑》,书中谈到了他很早就置身帮派暴力的故事。他还设立了一个项目,来抵制街头对青少年的吸引力。

罗德里格兹说:“4年前,我和妻子决定开设一个文化中心,里面有书店、咖啡厅、艺廊和表演场所。地点在洛杉矶东北部的圣佛尔南多谷,也就是我现在的住地,这里大部份是拉美裔社区。文化中心真的把社区团结起来了。很多年轻人来这里,他们演奏音乐,作诗,从事艺术、舞蹈和戏剧表演。我们想教导他们很多东西。”

在东岸的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卡尔多纳也在从事类似的努力,他领导当地民众进行反对帮派暴力的行动已经有12年了。卡尔多纳以前也曾是帮派分子。他说,他很羡慕罗德里格兹所取得的成果。

*为青少年开辟活动空间*

卡尔多纳说:“我确信他启发了美国的拉美裔孩子。罪犯是可以改过自新的。罗德里格兹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跟我们一样,成千上万的人都讨厌斗殴、毁坏社区的行为。我们需要在社区里为这些人开辟他们的活动空间和环境。”

卡尔多纳说,本月晚些时候,一个青少年机会中心将建成开放,到时候他社区里的帮派分子就会发现,他们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去:“在那里,他们的声音会被人听见,他们可以感到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这个中心向帮派分子或者高危险年轻人提供服务。服务项目包括精神健康咨询、团体咨询、娱乐活动、就业准备项目、职业安顿、法律服务、学术提高项目、学习辅导,以及不同方式的家庭服务项目。”

*争取整个社区的支持*

卡尔多纳认为,没有一个简单的办法能够解决帮派暴力这类复杂棘手的问题。他说,这需要从三个方面来努力,那就是遏制、干预和预防。

卡尔多纳说,除了直接和年轻人接触之外,成功的项目还需要幕后的工作,比如政界人士和地方领袖的支持,以确保这些活动得到可以长期维持下去的资源,并且能动员整个社区来支持他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