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外国实体为何花大钱游说美国政府


游说是试图影响政策制定者支持某项特定事业的一个过程。由于最近出现的一项腐败丑闻,游说问题在美国受到了密切关注,预计那项丑闻将涉及国会山上的一些议员。不过,游说问题中还有一个到目前为止躲过了人们视线的方面,这就是国外有关实体为影响美国政策而采取的行动。

*滥用游说引起美国媒体关注*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民主、共和两党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观点是一致的。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哈斯特和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利伯曼都认为,滥用游说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哈斯特说:“令我深感不安的是,有人破坏了众议院的规则。在某些案件中,他们对违法行为供认不讳。”

利伯曼说:“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和责任来恢复美国人民对他们所选政府的信任,尽我们的最大能力,将美国这个金钱、政治和政府三点交织在一起的地方清理乾净。”

*“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不过,迄今为止,媒体主要关注的是代表国内各种利益的游说活动中的腐败问题。然而,负责调查公共政策问题的公共诚信中心认为,外国实体进行的游说活动也是一个问题。公众诚信中心的政治编辑诺特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发现,将近100个国家花钱游说我们的联邦政府。1998年以来,他们花费了6亿2千4百万美元。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目。”

他说,游说美国政府的外国公司的资金主要来自其他发达国家。诺特说:“头五个国家是:英国、瑞士、德国、日本和法国。1998年以来,这些国家花费了4亿2千3百万美元游说美国联邦政府。”

诺特说, 其他游说资金则来自许多其他国家,有些是预料之中的,有些则出乎意料。诺特说:“当人们知道其中的某些国家时肯定会提出疑问。沙特阿拉伯游说我们的联邦政府,南非游说我们的联邦政府,越南这类国家也游说我们的联邦政府。另外还有肯尼亚、斯里兰卡、海地、巴基斯坦等国。”

受到严密注视的一个国家是以色列。公共诚信中心说,以色列在1998至2004年间花费了360多万美元游说美国政府。与此同时,围绕著名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也存在争议。这个委员会是美国组织,但是却花费数百万美元专门代表以色列进行游说。

*外国实体游说美国政府是很自然的事*

对美国公民而言,宪法是保证游说权的。布法罗大学的财政学教授罗泽福说:“这一点在宪法第一修正案里,该修正案规定,为纠正不满状况,公民有权提出诉求,这就是需要进行游说的地方。”

罗泽福认为,为促进国家的商业利益或者影响美国的政策,外国公司和政府希望游说美国政府是非常自然的。他们采取的方式是雇用一些知名的前美国政治人物做他们的代表。2004年,前联邦参议员兼总统候选人多尔就曾代表印尼进行游说。

罗泽福说:“对此你是不能谴责的,这是有道理的。如果美国卷入台湾事务,那么中国大陆希望能影响其结果就非常自然了。不过,如果美国就中国人民币的币值提出批评 ,实际上美国所做的已经超出了批评的范畴,对中国如不重新调整币值进行了威胁,那么中国进行游说也是很自然的。你不能制止这样做。”

*外国人对美国各方面决定有很大兴趣*

专家对游说的成功率有多高看法不一。不过,罗泽福教授说,由于美国是一个具有主导作用的世界大国,外国人对影响美国在贸易、军售、税务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决定抱有极大兴趣。

罗泽福说:“游说的程度和范围取决于美国政府所能允许的优惠、补贴、税收和各种规则。政府越大,从事的活动越多,因此游说活动也就越多。”

罗泽福教授说,他怀疑国会最终通过的游说改革将能否大大影响外国的游说活动。他说,新规定将主要解决如何使所有游说活动更加透明这类问题上。虽然游说将因此而更加困难,不过他补充说,新规定将无法阻止人们从事游说活动,无论进行游说的是美国人还是外国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