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驻伊西方记者生命受威胁采访难


最近在伊拉克发生的美国女新闻记者卡罗尔遭绑架以及两位美国广播公司记者被路边炸弹炸伤的消息,让许多在伊拉克的西方记者发现,他们的报导内容不再只是军人、伊拉克民众或恐怖分子,越来越多是有关自己的新闻同业。

从2003年初到2005年,阿莉莎.柳是美国之音驻巴格达新闻中心的主任。她最近因为收到死亡威胁而被派往伊拉克以外的驻地。从90年代初到现在,阿莉莎.柳已经采访了10场战争冲突,她充份了解在战地报导时那种夹杂在一起的紧张与害怕的情绪。她形容伊拉克对新闻记者来说,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在这里每天早上醒来就会听到炮火或攻击的声音。

*每天早上被枪声爆炸声吵醒*

阿莉莎.柳说:“我们这里有很多记者根本就不上闹钟,因为每天早上你就会被枪声、爆炸声或其它的声响吵醒。”

每天早晨,阿莉莎.柳必须想好她今天要穿什么才能帮助她保住自己的性命。许多西方记者都穿上当地服装,尽量让自己看来像伊拉克人。她说:“有很多人不断告诉我,他们也许应该穿黑色的长宽袍子,把自己的脸遮住。他们觉得这样比较安全。这完全看你自己个人的决定。我呢,则要看今天要上哪儿去,如果我要去采访一位穆斯林领袖,或者我想显示对他的尊敬,我就会穿上全套的袍子,不过大部份时间,我都只戴条头巾,我觉得伊拉克人,他们知道你是西方人还是伊拉克人,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在试图装扮成伊拉克人。”

*男记者想方设法伪装自己*

阿莉莎.柳看到许多男记者如何伪装自己。她说:“他们会把头发染黑,他们开始留胡子,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伊拉克人。他们会穿着在巴格达街头常见的阿拉伯长裤和条纹衫,尽量不戴有西方色彩的眼镜,尽量把头发剪得像当地人那样。”

如果碰上有新闻采访,必须离开她居住的地方时,阿莉莎.柳就要先和她的伊拉克工作人员秘密协商:“我的主要工作夥伴有一位伊拉克翻译、一位司机,还有另外一位司机开一辆所谓的跟踪车,这辆跟踪车主要就是跟随我们,如果我们被攻击或者车子爆胎,当第一辆车碰上麻烦时,我们还有跟踪车可用,可以立刻把我带离那个地方。对西方人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是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就会有人盯上你,很可能会碰上汽车炸弹的攻击,总之当你困在车子里时,有各种可能的攻击会置你于死地。”

阿莉莎.柳认为,她的害怕和极端小心也反应出驻伊拉克的西方记者的共同心声,那就是这个战场已经变得太危险,让记者无法在这里有效率地工作。华盛顿邮报记者斯宾纳讲述她在阿布哈里卜监狱外差点被绑架的经历。斯宾纳后来被美国海军陆战队营救出来,她在自己的新书《告诉他们我没有哭》里,回忆了自己充满惊吓和恐惧的经历。

*伊战爆发以来60名记者殉职*

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说,在伊拉克的新闻记者绝对应该感到害怕。这个组织表示,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已经有37名记者被绑架,有60名记者死亡,其中超过40位是伊拉克人。许多记者并不是在双方交火时被打死,而是被恐怖分子暗杀的。

一份有关战争对新闻记者影响的调查也显示,许多记者就像经过战争的士兵一样,出现忧郁症状或是所谓的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美国心理学期刊在2002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公布了这项研究报告,现在新闻媒体正密切关注这份研究。

库柏是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执行主任,她说:“我认为目前有许多新闻机构相当关注这个研究。他们在仔细观察任何可能的徵兆,如果他们很担心这个记者的状况,可能干脆要求记者离开这个国家。过去3年里有许多记者在伊拉克停留很长的时间,进行他们的采访报导。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筋疲力尽,确实需要转到别的地方去。但是伊拉克依然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采访地点。”

*记者是走是留考虑各种因素*

美国之音的记者阿莉莎.柳说,如果再被派往巴格达,她愿意去:“我真的会去。我认为在那里还有许多报导可做,但值得我赔上一条命吗?我不这么认为。而且说真的,也不完全是为了我自己,那些伊拉克工作人员他们得一直待在那里,我随时可以离开,但是他们不能。如果我继续留在那里,他们的安全也会遭受威胁,这时我就必须做个决定。”

阿莉莎.柳说,媒体记者报导了许多有关卡罗尔被绑架以及两位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受伤的消息,这就是一个徵兆,显示许多在伊拉克当地的记者,在伊拉克战争发生3年之后,越来越担心自己在伊拉克的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