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1)


中国公安部日前公开承认,部份地区存在警匪勾结的现像。观察人士说,由于中央政府权力日趋式微,地方诸侯势力日益坐大,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下面是陈苏系列报导的第一部份:中国的官匪勾结现像。

*黑势力与政府勾结日益紧密*

中国公安部在2月14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国警务署9年来停止了1万零34名违纪警察的职务。中国公安部警务督察局副局长郑百岗承认,中国部份地区存在警匪勾结的现像。他表示,只要是黑恶势力,警方就会采取措施,露头就打,不允许在中国的土地上有黑恶势力的情况发生。

然而,中国的维权人士说,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的黑恶势力与政府的勾结日益紧密。

在政治层面,维权人士和抗议民众被跟踪、遭辱骂、被殴打,警察往往在旁坐视不管。例如,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赵昕去年在陪同父母到四川九寨沟游览期间在一家酒店遭到7名不明身份者毒打;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陪同英国卫报一名记者前往广州番禺太石村进行调查时遭暴徒痛打至昏迷;参与广州太石村维权工作的律师唐荆陵日前在探望维权活动人士郭飞熊之后也遭到不明身份者的跟踪和殴打。

*何清涟:黑社会化三类行为*

旅美学者、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正在撰写一份题为《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的研究报告。何清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维权人士屡屡遭受暴力袭击。警匪一家,这正是世界上包括苏丹、老挝等11个失败国家的共同特徵之一。何清涟说,在失败国家的共同特徵中,除了国家军队私人化之外,中国在公共权力私人化、政府暴力合法化、社会暴力普遍化等方面样样占全。

何清涟在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的表现时说:“第一类是最早开始出现的一些行为,就是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尤其是工商、税务、公安部门直接雇用一些地方恶霸和黑社会成员帮助执行公务;第二类是政府官员本身就有黑社会成员的身份;第三类是政府公然与黑社会组织合作,共同经营经济领域的业务。”

何清涟解释说,第一类表现可以从广东汕尾事件、河北定州事件和大量城市拆迁冲突中,政府雇用黑社会成员参与镇压民众示威和打击维权人士时看到;第二类表现是黑社会在政府官员中寻找代理人,黑白合流。

她举例说,《渭南日报》2004年报导,中国第三大黄金产地--陕西潼关县2001年调整领导班子,当地黑社会老大李文军要求县委书记李纪计指派黑社会成员赵某出任负责黄金开采的矿管局长这一肥缺。李纪计答应了黑社会要求,临时在党委会议上改变已经定下的矿管局长人选。

第三类表现是中国官员暗中支持与直接参与在中国日益猖獗的黑色、黄色经济活动,也就是走私和色情活动。她举例说,有一年,中国海关关长由于参与走私而落马的就有13人。据中国人大的一项调查,全国的陪侍活动99%以上有地方官员暗中支持。何清涟说,黑社会化现像还包括政府诬陷,政治事件非政治化处理,给政治异议人士扣上莫须有的经济或刑事罪名等。

*夏明:地方政府官黑勾结*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夏明教授目前研究的课题是黑恶势力渗透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问题,他正在撰写一部题为《国家、市场与黑社会》的书。夏明对记者说,中国大规模的官黑勾结目前还集中在地方政府,虽然他并不排除中央以及省政府的个别高官与黑社会有牵连,参与洗黑钱或把资产与家属转移到海外等活动。

夏明说:“中共在省级和省级以上的高级官员,因为他们手中控制很多资源,基本上不用跟黑社会勾结,就有资源去贪污腐化。目前从中国看,黑社会跟政府勾结还集中在省和中央以下,最普遍的应该是县市、乡镇一级,这是黑社会最泛滥的地方。”

*张伟国:地方诸侯扩张势力*

旅美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新世纪网站编辑张伟国认为,中国地方诸侯正是利用中央权威的削弱扩张自己的势力。他对记者说,中共作为一个靠暴力起家的政权,地方诸侯在鱼肉百姓时自觉不自觉地采用他们感到顺手的黑社会手段,造成官匪勾结日益猖獗的现状。

张伟国说:“在共产党血液里就是黑的,所以用起这种手段比用起民主自由的程序要轻车熟路得多。”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说,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现像90年代就已经露出苗头,世纪交替后愈演愈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