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维权人士作法各异殊途同归


中国去年多起维权运动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维权人士的遭遇也成为焦点。山东的盲人陈光诚揭露地方官员野蛮执行农村计划生育政策而被软禁长达半年;广州的郭飞雄帮助太石村村民争取罢免村干部而入狱三个月;北京律师高志晟据说因为维权活动而遇袭,现在发起了接力绝食抗议行动。不过,也有一些人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在“体制内”活动,没有像另一些人那样由于触动了当局的底线而遭到报复。

公民维权网负责人李健从2003年开始从事维权运动。他认为维权工作者遭遇困境是必经的过程,即使是像陈光诚这样低调进行调查,仍然会触怒当局,遭到迫害。

不过李健反对以激烈的手段进行维权工作。他担心目前许多中国人权者进行的绝食抗议将提高维权工作的门槛,甚至使得政府和民间冲突更加尖锐。李健说:“他(绝食)毕竟是比较激进的方式。如果绝食不能解决问题,下一步怎么办?我认为他可能只会使形势更复杂化。如果现在这种态势,层层升级,相互对抗,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接下来就是暴力,这恰恰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

*“维权”成为新名词*

“维权”是中国近年来出现的新名词。有维权人士说,“人权”这两个字在中国太敏感,因此他们宁可使用“维权”,也就是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因为帮助太石村村民争取罢免官员而入狱三个月,出狱后又遭到秘密警察的贴身跟踪和殴打,连妻子也遭到跟踪。郭飞雄认为维权工作应该要将事件扩大才能更好的保护当事人。

郭飞雄说:“有的在中国来说,事情闹得越大就越安全。比如南海的农民维权来说,后来我们忙着太石村的事情就没有管南海的事,后来那里带头的农民就被劳教两年。但是太石村这里的老百姓没有一个被判刑,从这个角度来说就是闹得越大越安全。因为声势越大,老百姓和国际社会都越了解背后的大概念。”

郭飞雄说,他选择的维权案件规模格局都大,比较可能触怒当局,使得自己的人身自由也受到侵害。他说:“我们就是通过个案来推动整个中国的进步,走向法治和文明,就是每件事情都要抓出普遍的意义,不然做的事情就太小了,对国家的促进就比较小。因为我和高志晟抓的都是最大的问题,开枪杀人啦、老百姓的生存状况问题、民主选举问题、宗教自由问题,我们抓的问题大了,所以得罪人。”

*维权有助提高民间意识*

李健说,他所选择的维权策略则是完全依照法律程序。他认为,尽管有可能在申诉的过程中遭遇挫折,但是这样的挫折也可能为当局造成压力,进而促进改革。

除了受到关注的维权人士之外,中国各地方还有许多律师或者替民众打官司和上访的法律顾问。李健和郭飞雄虽然在维权策略上有不同看法,但是他们都肯定这些默默耕耘的维权力量。他们期待全中国各地的维权工作能够推动中央政府内部的改革力量和提高民间的意识。他们也指出,这个结果不是一蹴可跻的,而且未来的维权工作可能还会越来越严峻。但是他们乐观的认为,当局日益严厉的控制可以突显政府本身的问题,并修正民间工作的方向,这对维权工作来说其实能够起到正面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