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维权者批中国官员网上言论自由说


中国国务院主管因特网事务的负责人上星期说,中国没有人仅仅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逮捕。关注中国互联网上言论自由的人士对这位官员的谈话做出了强烈反应。

中国国务院信息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上个星期表示,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刘正荣说,中国管理互联网的做法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这种说法受到了一些人士的强烈批评。为中国记者师涛辩护的北京律师莫少平表示,中国没有人因为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的这个讲话不确实,因为他手上办的几个案子都和网上发表言论有关。

*杜导斌张琳等都因网上言论入罪*

莫少平说:“比如说杜导斌的案子、然后张琳的案子、然后包括现在还没有完全处理完的那个福州日报采编部的副主任李长青的案子。首先,这些人,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都是因为在网络上发表了文章,而且在网站上发表的文章还都是(在)境外的网站。”

莫少平还指出,中国宪法上确实没有网络发表文章罪,但是在追究这些人刑事责任的时候都是因为他们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而对文章里边断章取意的摘录出几句话来追究作者的刑事责任。

莫少平说:“你象那个杜导斌,300多篇文章,他抽取了那么十几篇。张琳可能发表了190多篇文章,给他抽出了六篇来。都是从这些网络上发表文章里抽取出几篇文章,完后从这些几篇文章里边摘录出几句话,什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另外那个李长青说是故意制造和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所以他们都是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然后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中国民众不知有人因网上言论被抓*

前北京大学新闻系副教授焦国标认为,中国没有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的说法对中国国内民众来说是一个事实,因为国内的老百姓不知道谁因为网络言论被抓起来。他还指出,事实上,海外能够看到自由信息的中国人,都知道好多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抓被判刑的人。

焦国标说:“仅仅是去年中国就有大约20几个记者被抓起来。另外呢,比较知名的被抓起来的像师涛啊、杜导斌啊还有刘狄啊,好多好多,都是因为互联网上言论被抓起来。师涛被判10年。最近贵州还抓起来某一个报纸(毕节日报)的记者,也是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他有一篇文章非常知名,我知道,就是叫‘在思想上加入美国籍’。”

纽约时报报导说,美国国会众议院上星期举行听证会,指责美国微软、雅虎、古狗和思科等四大网络科技公司配合中国进行新闻审查制度。

*美国公司被指助中国过滤网上内容*

纽约时报报导说,古狗的中文搜索引擎阻止公众进入北京方面禁止的网站;雅虎帮助中国警方追踪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中国记者师涛,最后导致师涛被判10年监禁;微软公司禁止网民使用被中国当局认为是“不恰当”的词语作为个人网页的名称,微软还按照中国当局的要求删除一些网民的个人网页。思科公司则向中国出售进行网上监控的硬件设备。

雅虎负责人卡拉汉说,公司必须在遵守中国法律或者退出中国市场之间做出选择。古狗公司一位发言人说,即使公司的中文搜索引擎受到限制或是不完美,但是这个中文引擎还是增加了中国能够获取的信息量。

*政府封锁网络言论阻碍民主进程*

由于发表一些时政评论文章而在去年3月接到北大自动离职通知书的焦国标表示,时政评论是公民政治的权利。他认为,网络信息量和言论能够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改革,因为在没有网络以前,中国的言论没有这么开放,没有这么自由。但是他认为,政府对网络言论设置严格的监控和封锁,信息就不流通,网络媒介能够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速度就大打折扣。

焦国标说:“如果说中国政府不设置这么严格的网络控制的话,那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也许是很快。作一个很具体的比方:如果没有网络控制这样的政策的话,中国的民主化也许是每天大概是一百公里,那么有了这个控制,每天可能就剩了一公里。但是没有这个互联网的时候,可能是就是只有0.1公里。所以说,网络对中国民主化的推进,对中国社会开放,对中国社会自由的推动,显然是功劳很大,功不可抹。”

纽约时报报导,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准备提出一个名为 “全球网络自由法案” 的提案。根据这项提案,美国网络科技公司与所在国家的法律发生冲突时,他们也不能审查或者过滤一些基本政治或宗教词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