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在伊朗核问题上更显积极姿态


中国最近在伊朗核问题上的表态引起了外界注意。中国星期二呼吁伊朗停止所有有关铀浓缩活动。一些分析人士对此进行了不同的解读。

在伊朗核计划问题上,中国一直反对对伊朗采取强硬行动。中国的立场是,德黑兰与西方的争端应该通过谈判来解决。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星期二呼吁说,伊朗至少在谈判过程中应收回将要自行提炼浓缩铀的说法。最近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在核问题上要求伊朗满足美国和欧盟要求的最明确的表态。

但是美国智库“安全政策中心”主任弗兰克.加夫尼表示,这并不表明中国的立场有大的转变。他说:“我认为中国希望防止伊朗成为制裁对象或者军事行动的目标。这个表态是中国要向西方显示自己能发挥更重要和积极的作用。但是西方国家应该小心其真正的意图。”

*加夫尼称中国扮演不光彩角色*

加夫尼表示,中国在核不扩散问题上过去多年来扮演不光彩的角色,在巴基斯坦和北韩核项目中都发挥了作用。他说,即使是今天,中国也只是做做表面文章,在伊朗问题上也不例外。他说:“我认为中国仍然相信发展中国家有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会在这种想法之下帮助伊朗,即使这样会违背核协议。我认为中国现在只是在制造机会来争取时间,让伊朗完成其核项目。”

但是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编辑克里斯蒂安.拉梅尔认为,中国确实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来让伊朗停止核活动,因为中国希望以“负责任”大国的形像来维护现有国际秩序。另外,和美欧的贸易关系以及希望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等因素,都会使中国不愿在伊朗问题上和西方有太大分歧。不过他也承认,中国并不在意让伊朗问题拖一段时间,这是由于中国和伊朗密切的政治经济关系,也因为中国有自己的战略考虑。

拉梅尔说:“中国和伊朗政府的政治理念不同,但他们过去二、三十年来的关系是紧密的。我认为中国对伊朗政权积累了一定的信任。而且中国愿意国际社会将注意力放在伊朗问题上,这样可以转移对中国相关问题,如台湾和东亚问题的注意力。”

*美欧担心中俄否决对伊朗制裁*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和欧盟在伊朗问题上一再争取中国和俄罗斯的支持,因为它们担心这两个国家行使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否决对伊朗的制裁。

美国智库安全政策中心主任弗兰克.加夫尼表示,对中国来说,对伊朗这种能源战略夥伴的需求超过了和平国际环境的重要性,因此北京阻挠对伊朗制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说:“我相信中国,甚至包括俄罗斯,会寻求阻挠联合国在伊朗问题上采取一致的行动,就像它们在伊拉克问题上阻挠一致的行动一样。”

但是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的编辑克里斯蒂安.拉梅尔认为,中国不会冒着得罪美国和欧盟的风险来否决制裁措施,但是有可能投弃权票。他说, 俄罗斯的立场也是影响中国的重要因素:“中国的对外政策基本上是独立的。但是在伊朗问题上,中国认识到俄罗斯有更大的影响,也更有能力推动解决方案的达成。我相信中国不会采取和俄罗斯不同的立场,在这件事上单独明确地支持伊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