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作家新书讲述泰国小村海啸故事


2004年年底东南亚地区发生的海啸灾难,虽然早已不再是世界各地每天的标题新闻,但是大规模的重建恢复工作还远没有结束。美国作家埃里希.克劳斯在他最新推出的《毁灭性巨浪:历史上最严重的海啸灾害和四个家庭的故事》一书中,描述了那场灾害对泰国一个海边小村所造成的破坏和影响。

埃里希.克劳斯是自然灾害专家,同时也是一位长期研究泰国文化的学者。2004年12月,当海啸袭击泰国南部沿海地区的时候,他正在泰国北部访问。他说:“在海啸发生过后大概12天的时候,我想方设法赶到了灾区。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是那座寺庙,当时那里陈放着5千具遇难者遗体。那里有孩子在寻找自己的父母,有父母在寻觅自己的骨肉。当时我想为那些无助的人们尽一份力,结果我去了一个叫做南罕的小渔村。当时,绝大多数的救援基金都去了旅游地区,但是,南罕却是一个远离旅游区的小渔村,在海啸过后的最初一段时间里,那里几乎被人遗忘。”

*4个家庭在困境中挣扎*

毁灭性巨浪一书讲述了4个家庭的故事。这4个家庭在各自的生活中,一直在不幸以及经济拮据的困境中挣扎。一名叫做普克的男子,他在一次撞车事故中失明,而另外一个人叫做威蒙,由于火灾和其它一些灾害,他失去了以前居住的几座住宅。

克劳斯说:“威蒙来到南罕村,想为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建立一个家庭做最后的努力。他含辛茹苦地一天挣一美元,好不容易实现了目标,但是这一切,再次被夺去了。”

克劳斯说,海啸来临的当时,威蒙正在海上捕鱼,他的长尾船经受了4次大约40英尺高的巨浪袭击。邻近区域的其它23艘船都被摧毁,船上的乘客全部丧生大海。所以他是唯一一个幸存者。后来他赶回家里,这才意识到,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也都遭受了海啸的袭击。

这本书还从其它视角描述了海啸的恐怖:随着大浪步步袭来,村民们纷纷奔跑,四处逃生,结果有的人被洪水淹没,有的人被水中的残骸打伤,他们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子,然而巨大的海啸还是夺走了他们的孩子。

*医生先救治外国游客*

一位叫南的妇女严重受伤,她在医院一间病房的角落里蜷缩着身体,为了接受治疗等了好几个小时。克劳斯说,和他交谈的一些医生承认,他们一般先救治外国游客:“只有6名医生和两名外科大夫,而同时等待他们救治处理的有3千名病人。所以他们意识到,他们必须先为外国患者治疗,然后让他们出院,这样他们才能够腾出地方和人手来治疗泰国人。不过,绝大多数泰国患者表示,‘我们习惯了吃苦。’泰国的文化把所有外国人都视为他们的客人。客人应当总是优先得到照顾。”

当海啸幸存者试图重新找回过去的生活时,他们面临着其它的挑战。一位名叫单的妇女,曾经因为一家公司试图让她和邻居们搬家,好把他们居住的地方改建成渡假胜地而与这家公司据理力争。这场争执甚至在海啸之后还在继续。

克劳斯说:“她就是想回家寻找她6岁的女儿以及她父亲的遗体。但是他们不让她那样做。那家公司甚至派了打手去那个地方,把保镖警卫部署在那片土地的周围。最终,她组织邻居和支持者一起行进、返回到那片土地。那家公司不让任何捐赠物品送到她的手中,试图以此来逼迫她就范。因此,她的艰难处境显示出,灾民们除了海啸带来的损失之外,还会遭遇到哪些困苦磨难。”

这位妇女的故事是克劳斯新书里很多英勇故事中的一个。渔夫威蒙在海啸中失去了8位亲人,其中包括一个女儿。他在悲伤痛苦的同时,尽力争取让外界关注他的村子所处的悲惨境地。

*老人希望请来70位心理学家*

克劳斯在谈到渔夫威蒙的时候说:“他外出请来了泰国一些很有名的记者,让他们看看他的村子所遭受的破坏。这样,他给村民带来了外界的帮助,做为报答,村里的乡亲们说,‘我们会给你买一条长尾船,会给你买一所房子。你个人需要些什么?’他回答说,他希望能够有70位心理学专家来到南罕村。他失去了那么多,但是他却为周围其他人做出了这么大的奉献。”

克劳斯说, 海啸一年之后,南罕村村民的处境大大改善了。很多基金会已经为渔民购买了渔船,他们现在可以重新出海打渔。虽然军人们已经修建了成百上千座住房,但是一些人还是害怕搬进那些房子里住,他们担心再来一次海啸。一些人担心搬进那些住宅,会失去他们在临时居所可以得到的捐赠。所以从表面上看,这个渔村确实看上去在逐渐恢复原貌,不过背后的难题将是,让村民返回家中,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作者想帮助60名失去亲人老人*

克劳斯力劝那些希望继续向海啸受害者施以援手的人们,通过红十字会这样的救援机构转交自己的捐献,而且要详细说明自己希望这笔钱用在何处。目前,他正在致力于帮助南罕村在海啸中失去家人的60名老年人。

克劳斯说:“他们现在还住在临时居住营地,有足够的大米,但是没有肉和蔬菜吃。在重建进程中,他们一直被人忽视。因此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让他们得到食物,然后设立一些项目,使他们觉得自己又能够对社会有所作为,比如让他们帮助照料孤儿,或者在居住营地分发食品等等。”

克劳斯认为,海啸幸存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消除海啸带来的不幸对他们的心理所造成的创伤和影响。房屋可以重建,生计可以恢复,但是村民的内心却继续饱受煎熬,海啸留下的恐怖记忆,不可挽回的损失所带给他们的悲痛,以及担心某一天海啸可能再次来袭的恐惧,这些负面影响仍然挥之不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