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对比互联网信息自由流动引发争议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为大家对比介绍最近围绕互联网信息自由流动问题而引发的争议和一些动向。

最近,美国的四大网络巨头--古狗、雅虎、微软、思科受到美国舆论的严厉批评,特别是雅虎向中国警方提供了中国记者师涛的上网信息导致他被判处十年徒刑更遭到很多人权团体的抨击。美国国会为此召开听证会,一些国会议员还为此提出议案促进网络自由。

*中国官员:没有人仅因互联网言论被捕*

据中国媒体报导,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日前在北京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

刘正荣说,中国网民的言论十分活跃,内容涉及方方面面,其中包括政治性很强的内容。

刘正荣说,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开放的,欢迎境外公司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开展合法业务,中国保护境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合法权益。刘正荣说,任何公司都应遵守中国法律。

刘正荣补充说,任何国家的警察和执法机关对网上的违法行为熟视无睹都是不可理解的。

刘正荣表示,他研究过美国的《爱国者法》,该法对美国的执法部门如何获取公民的个人信息和通信行为做了具体的规定。

*中国官员:政府依法管理互联网*

除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的讲话之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也对这个问题做出了反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2月14号下午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有一些媒体和人士就古狗和雅虎的有关情况对中国进行批评和指责,我想他们可能对中国在互联网方面的政策并不清楚。

“中国政府一直十分重视互联网的发展。大家都在中国生活,相信大家对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发展,包括对互联网用户的迅速增加等事实非常清楚。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已有70多万个网站,约有1.1亿网民能顺利、迅捷地在网上获得信息,这些数字还会继续增加。互联网的普及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方便了人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但与世界各国所面临的问题一样,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同时,网上也出现了一些有害的甚至违法的内容,其中有些内容危害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各国在这方面都有自己的政策和法规,同样,中国政府也依法对互联网进行管理,尽可能限制那些违法、违背社会道德,尤其是对青少年有害的内容在网上传播。这样做的目的是维护广大公众的利益,是合情、合理和合法的。外国公司如要在中国进行运作也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

*中国官员:中国借鉴美国等国做法*

在美国国会举行了听证会、同时美国部份议员联名提出了《2006年全球在线自由法案》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月16号再度对这个问题阐述了中国的立场。

秦刚说:“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对互联网依法进行管理,使其健康有序地发展以保护广大公众的利益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通行的做法。中国这样做也是借鉴了美国等其他国家的一些做法,在出发点上没有不同。另一方面,任何公司在某一个国家进行经营,都要遵守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这是基本要求和常识。我们希望美国的一些人应该以客观、公正和公平的态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总结中国媒体的报导和解释,可以归纳为:

第一、中国没有人仅仅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

第二、鉴于美国根据《爱国者法》对一些涉嫌进行恐怖活动的基地分子使用互联网的情况进行了监视,因此,中国监控网络的行为是借鉴了美国的做法,是国际通行的做法。

*美众议员:美国公司做法违背建国精神*

美国国会众议院非洲、全球人权暨国际事务小组委员会和亚太小组委员会2月15日在国会就古狗、雅虎、微软、思科等大公司被控配合中国政府打压网络信息自由的问题举行联合公听会。公听会的内容是:《互联网在中国:自由还是压迫的工具?》

主持听证会的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史密斯说,美国公司帮助中国政府禁锢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做法违背了美国的建国精神。

史密斯众议员说:“美国公司把相关信息交给中国官员导致一些中国男女被关进古拉格、并且受到酷刑折磨的时候,当雅虎被迫解释他们的行为的时候,雅虎说他们必须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我的反应是,如果纳粹秘密警察半个世纪前问安娜.弗兰克藏在什么地方,正确的做法难道是应该按当地的法律把相关信息提供给纳粹吗?没有任何罪行是没有受害者的。我们必须站在受压迫者一边,而不是站在压迫者一边。”

史密斯众议员还说:“我相信,支撑极权政权的最主要的两个支柱就是秘密警察和宣传。然而,古狗、雅虎、思科、微软为了市场份额和利润竟然拿他们自己的产品的信誉和他们公司应负的公民责任来做妥协。这四家公司帮助并且支撑着中国政权的这两大支柱。他们以原封不动地传播独裁者的宣传信息、以多种方式支持秘密警察,包括监视和侵犯隐私权,起到了压迫人民方面更加有效的目的。”

史密斯众议员在听证会上发言还说,他最近参加过一个关于雅虎和古狗在中国的电视讨论会。会上他被问到一个问题,在一个海外国家推行民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商业化?史密斯说:“这个问题今天是一个不恰当的问题。恰当的问题应该是:“难道商业公司应该通过与腐败和残酷的秘密警察结成夥伴来使得那个压制性政权得以残喘?难道商业公司应该遵守那些践踏基本人权的当地法律?”

*网络公司:不完美世界的不完美决定*

在听证会上发言的古狗公司代表、公司传播和公共事务部副总裁埃利奥特.施拉格解释说:“古狗向中国政府让步,同意某些政治上敏感的信息受到过滤,这是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做出的一个不完美的决定。根据我们对情况的了解和对中国市场的分析,古狗在中国的网站仅仅是对没有任何过滤的美国古狗网站的补充。这一决定是有其道理的。不但对古狗公司有利,同时也对中国用户有利。”

古狗公司的施拉格解释说,中国民众可以享受到更快、更可靠的搜索服务。

微软公司的代表在发言中也指出,如果美国国会做出决议,让微软等美国高科技公司退出中国,那么,他希望美国国会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首先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微软等美国公司从中国撤出之后,中国的局面是否会更好?

古狗公司的施拉格还争辩说,对中国民众来说,有一些信息总比没有信息要好。

对于他们的解释,史密斯参议员表示不能苟同。他说:“在中国问题上,提供受限制的信息实际上等于提供虚假信息。半真半假的事实不是事实,而是谎言;而谎言比不提供信息更坏。”

*雅虎:雅虎香港和师涛案无牵连*

雅虎公司资深副总裁、总顾问麦克.卡拉汉为中国雅虎分公司向中国警方提供信息导致师涛被捕进行了解释。他说,首先,中国司法部门要求雅虎提供用户相关信息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雅虎他们要这些信息是做什么用途的。雅虎公司也是在看到新闻之后才知道师涛被捕。雅虎的很多用户都不用自己真实的名字;第二,雅虎的相关工作人员如果不向中国司法部门提供相关信息,他们自己有可能会被逮捕或者受到迫害。

雅虎公司的代表在美国国会的公听会上还公开澄清了中国公安部门在判处师涛十年有期徒刑的判决书上的失实之处。据报导,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4月27日判处37岁的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十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

在师涛判决书的“证据”的第二条(原文)中写道: “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用户资料的证明材料证明,2004年4月20日23时32分17秒的IP地址为218.76.8.201的对应的用户资料如下:用户电话为0731-4376362,用户单位为湖南当代商报社,用户单位地址为长沙市开福区建湘新村88栋2楼。”

针对中国法院的判决书说师涛上网的信息是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提供的,卡拉汉澄清说,雅虎香港和师涛案没有任何牵连,相关信息是中国警方要求雅虎北京提供的。卡拉汉还说,雅虎香港独立经营,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和雅虎北京交换任何有关用户的信息。雅虎公司在美国国会公听会上的澄清表明,中国司法部门在判决师涛所依据的最关键的事实方面并不准确。

卡拉汉还表示,雅虎公司、公司的雇员以及领导层都对师涛的案子表示痛心。如果有人在国际承认的准则之内自由地表达意见而受到镇压,雅虎公司对这种行为表示谴责,不管这种行为发生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地区。雅虎向中国政府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与会的高科技公司代表认为,在中国推进和保护言论自由不是一家公司或者一个行业的事情。他们呼吁美国政府担负起更大的责任,他们建议美国政府应该考虑把新闻检查和双边贸易的谈判结合起来。

*美议员:李渊是自由的英雄*

在美国国会就互联网自由举行的公听会上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在听证会上突然指着观众席中的一位华裔男子让他站起来。罗拉巴克介绍说,他的名字叫李渊,是美国公民,是大纪元时报的技术总监。最近他在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毒打,家里的两台电脑也被抢走。罗拉巴克议员说,“当然这种情况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可是不正常的是,李渊博士是在美国。”罗拉巴克众议员称李渊是“美国自由的英雄”,引起全场的掌声。

*美议员:提全球在线自由法案*

来自新泽西州的众议员史密斯等2月16号向美国第109届国会提交了一份议案,提案简称为《2006年全球在线自由法案》,由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六名众议员联名发起。 这项提案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互联网的自由表达、保护美国商业不至于被迫参加外国集权国家政府的压制性行为以及其他目的”。

这项提案要求在专制政权国家运营的美国技术公司有责任遵守联合国的《国际人权宣言》。提案将规定美国网络公司要在压制网络言论自由的国家境外设立服务器,并将允许美国公民可以起诉那些向外国政权提供用户个人信息而使这些个人遭到“不公正监禁”的美国公司。

同时,针对象雅虎和古狗这样的美国公司居然封锁和过滤美国政府下属的美国之音网站,《2006年全球在线自由法案》严禁任何美国公司在其他国家过滤包括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在内的美国政府网站信息。此外,法案还要求美国商务部就美国公司向压制网络言论的国家出口路由器和交换器等网络设备设定限制。

*美国之音台长:中国封锁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台长大卫.杰克逊在公听会提交了“中国怎样封锁美国之音”的证词。

杰克逊台长指出:“美国之音的网站从1997年开始被中国封锁,封锁曾在美国总统访华期间短暂被解除过;中国也一直在干扰美国之音的广播,两年前,中国在西藏首府拉萨的山顶上建立了地面干扰发射站。”

杰克逊指出:“中国对美国之音的态度在2005年严重恶化。中国有几家电台和电视台转播美国之音的部份节目,尽管在转播的时候他们把美国之音的呼号去掉,然而仍然受到来自北京的不断骚扰。北京命令他们要意识到美国之音节目的影响。2005年,中国拒绝美国之音参加在中国举行的由北京组织的‘亚广联’的一个会议,尽管美国之音是这个组织的一个交费会员。从去年开始,中国禁止美国之音以美国之音的名义在上海、北京和成都的广播电视专业会展上租展台。”

杰克逊介绍说:”中国同时继续对美国之音的广播不分内容地进行干扰。在今年春节,一家中国省级电台要求美国之音组织一个在美国的某省侨民庆祝农历新年的节目。美国之音和这家省台计划了一个雄心勃勃并充满娱乐的联播节目。但是,在这个联播节目计划播出前的六个小时,北京命令那个省的电台取消了这个节目。“

杰克逊在提交给美国国会公听会的证词中说:“2005年早些时候,北京一位高级官员把美国之音称为‘颠覆’(subversive)电台。中国为什么害怕美国之音呢?有很多理由。在他们的眼中看来,美国之音提供的关于中国的新闻是没有经过新闻检查的。”

他还说:“随着中国政府使用互联网作为知识转移和商务发展的动力,中国政府同时粗暴地镇压互联网的多样性,如西藏独立、腐败、环境污染、民运或者象法轮功那样的宗教组织。”

杰克逊说:“美国国会提供的强化资金帮助了美国之音开发一系列服务可以突破中国的防火墙。美国广播理事会(BBG)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小组来研究相关技术。这个小组和互联网行业以及政府方面的专家密切磋商,设法确定在把信息送进中国方面哪些技术行之有效,哪些没有效果。”

*华盛顿邮报:软件助中国网民访海外网站*

据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潘公凯(Philip P. Pan)2月21号发自北京的一篇报导说,尽管今天有数以千计的网站仍然受到中国政府的封锁,但是,中国的电脑迷可以绕过政府的防火墙,通过代理服务器接触到那些被当局禁止的信息。不过,使用代理服务器的方法很快就会被中国的网络安全人员掌握,这些代理服务器很快也会被封,从而无法使用。

潘公凯报导说,但是,最近两年来,技术的发展已经向不利于中国政府的一方倾斜,原因是两个软件的出现,一个叫“自由门”(freegate),另一个叫“无界浏览”(UltraSurf)。这两个软件都是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开发出来的,他们是被禁的法轮功精神运动的成员。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这两个软件可以通过海外的电脑网络,引导用户绕过政府的过滤,访问法轮功攻击共产党的网页。一旦绕过政府的防火墙,用户就可以访问任何网站。

华盛顿邮报介绍说,“无界浏览”特别有效,因为这个软件在背景中运行,允许用户正常浏览互联网。根据总部设在美国加州的超级冲浪互联网公司介绍,每天有大约八万人使用这个软件。

华盛顿邮报援引这家公司的总裁的话说,他是1990年代初期到美国来留学的理工科研究生,1999年曾经因为练法轮功被中国政府拘留过15天。他说,他开发这个软件目的是为了中国人民的自由。他还透露说,美国政府通过管理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机构每年向超级冲浪提供四万美元的资助。

另一个可以绕过中国政府防火墙的软件叫“自由门”。开发这个软件的公司负责人比尔.夏说,每天有十万人使用这一软件。商业周刊报导说,国际广播局雇用动态网络技术公司开发的自由门与无界浏览,协助中国民众取得美国之音网页的信息,通常可以比中国的网络监控人员快一步。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中国政府目前对这两个软件毫无办法,只好采取封堵那些附件中带有这种软件的电子信的方式减少这两个软件的扩散。另外,中国相关方面把这两个软件列为可以对电脑数据库形成威胁的带病毒的软件。华盛顿邮报援引国务院新闻办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的话说,“提供这些软件的网站在互联网用户中没有什么信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