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中国贵州省毕节日报一名记者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批评共产党的敏感文章,最近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这是中国当局控制网络言论自由的又一新案例。

*以报导弱势群体出名*

李元龙在担任记者期间以报导处于社会边缘的农民和下岗职工的困境以及失学儿童的遭遇出名。他还在互联网上撰写文章,对共产党的某些作法提出批评 。去年9月,李元龙被贵州省国家安全厅逮捕。今年2月,贵州检察院正式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了他。

*发表批评文章被逮捕*

为李元龙辩护的山东律师李建强认为,李元龙被捕的直接原因是他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四篇批评中国共产党的文章。

李建强说:“中国大陆1949年以前有一个女英雄叫刘胡兰,李元龙写了一篇评论刘胡兰的文章。他还写了评论一个100岁的老太太加入共产党的文章。还有一篇文章是讲一个共产党的党委书记,在党的会议上开会时,他母亲死了,他也不回家,仍然在那里开会。另外一篇文章是说在思想上加入美国籍,一共是四篇文章。这四篇文章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他用一些比较尖刻的语言批评执政的共产党。他没有涉及国家政权以及社会主义制度这类话题,只是批评共产党的一些传统作法。”

*颠覆国家政权罪证据不充份*

李建强律师认为,贵州省当局指控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证据显然是不充份的。

李建强说:“因为他主要是写了四篇文章,从文章的内容上看,李元龙构不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文章内容的指向只是批评共产党,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也没有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他只是批评了执政党,执政党和国家政权以及政府机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是常识。所以我认为,当局以他写的批判共产党的文章作为定他罪的依据是不成立的。”

*被捕半年家人无法探视*

李元龙的妻子杨秀敏说,自从她丈夫去年9月9号被当局带走以来,当局一直没有允许家人和他见面。杨秀敏坚信她丈夫是无辜的。

杨秀敏说:“我认为,我先生是一个很有责任心,也很善良正直的人。他所做的事情,没有对不起谁,也没有什么错。我的孩子再有4个月就要高考了,他的父母年纪很大,身体又不好。我希望我先生能够平安地早日回来。”

*曾宁:逮捕起诉李元龙“荒唐”*

贵州自由撰稿人曾宁说,李元龙以贵州省古称夜郎国的谐音“夜狼”作为他的笔名,在网上发表了一些被当局视为比较敏感的文章。曾宁估计,贵州省刑事部门发现写这篇文章的人是毕节日报的记者李元龙后将其逮捕。

曾宁批评指出,自从中国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法取代了刑法中的反革命罪之后,贵州省国家安全厅一直存有破大案、立大功的心态。

曾宁说:“李元龙先生仅仅是一名记者,在他的工作范围内,他关注了失学儿童,面临辍学、失学家庭经济非常困苦的孩子,象这样一位好人,仅仅因为在网上发表了一些文章,或者以网名发表了一些文章,就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给予逮捕起诉,甚至面临重判。我认为,这种行动是非常荒唐和可耻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邪恶和罪恶。”

曾宁个人认为,有关当局之所以对李元龙下手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他是体制内的人,其二,他还不被国际社会所知。曾宁说,这也是其他在网络上活跃的异议人士没有遭到李元龙同样结局的原因。

曾宁说:“中国的特务机关往往是,如果你不被国际社会所知,再加上你又是体制内的,它觉得,体制内的人和体制外的人比较起来,你对现政权的威胁要大得多。它觉得体制内的人出来公开发表自己的政治见解,比体制外的人表达自己不同的政治见解,对现政权的威胁要大得多,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你不为国际社会所知,不为外界所知,那么它要抓捕和审判你,就会肆无忌惮。反之,如果你为国际社会所知,为国际媒体所知,它就多少会有一些顾忌。”

*国际组织强烈谴责*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星期五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政府迫害记者李元龙。

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主管互联网自由方面的朱利安.潘谴责了中国当局日益加紧对网络言论自由控制的作法。

朱利安.潘说:“目前,中国有50名网络异议人士和博客以及大约30名记者受到关押。和中国官员向外界所说的正好相反,中国言论自由的情况不但并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每况愈下。越来越多的人因为使用互联网而被监禁,近来就出现很多因为在网上发表几篇文章就被关押的案子。”

李元龙的辩护律师李建强说,中国刑事诉讼法第96条规定,任何被告人被检察院起诉后,都有权委托律师担任他的辩护人。他说,中国正在走向法治化,他给异议人士提供辩护是法律允许的,也是经过上级主管部门同意的,他没有因受理这个案子受到什么压力。

李建强透露,贵州省毕节地区检察院把这个案子起诉到法院后,估计3月初就会开庭审理此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