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法律人权人士关注中国死刑问题


中国学者透露,中国每年被执行死刑的人数平均为8000人,比世界所有其他国家死刑人数的总和还要高出好几倍。这种情况引起了法律和人权方面的人士关注中国判处死刑的审判程序和法规。

*执行死刑人数远多于其他各国总和*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刘仁文近日向外国媒体透露,学术界一般估计,中国每年大约处决8000名被判处死刑的人。这个数字显示中国是世界上判处死刑人数最多的一个国家。但是一些人权组织认为中国每年处决的人数可能高达1万2千人。刘仁文表示,地方政府认为,死刑是控制公共安全的一个有效工具。

加拿大环球邮报也报道,人权组织估计,除了中国之外,世界各地,包括伊朗、越南、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在内,每年被处死刑的总共大约是400到500人,而中国每年8000人被处以死刑,几乎是世界其他各地被处死人数总和的20倍。

*中国有68项可判死刑的罪名*

北京律师莫少平表示,他对中国一年有8000人被处以死刑的数字无法确定,这只是一个学术界的估计而已,掌握这个数字的应当是最高人民法院。而目前最高人民法院还是把这个数字看做是国家的绝密,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被处死的人数。莫少平还指出,死刑数字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法律,而中国可以判处死刑的类别也可以反映出依法量刑的轻重和死刑案件的多少。

莫少平说,中国目前有68项可以判处死刑的罪名:“97年颁布新的刑法之后,中国被判死刑的这个罪,这个绝对数是大大增加了,增加到68种, 我要没记错的话好象以前是20多种。那么现在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什么呢?应该中国从立法上对死刑的限制应该是大势所趋。比如说,对一些风俗型的犯罪,甚至对一些经济类型的犯罪,尽量应该是减少死刑的使用。也就是说,这类罪不应该规定到死刑。”

中国社科院教授刘仁文表示,自从1997年颁布新的刑法以来,中国被处以死刑的人数减少了50%。

*重大冤案使社会质疑司法程序*

中国去年曝光了几例让社会感到震惊的重大冤假错案,比如在杀妻案中被判监禁15年的佘祥林,还有在杀人分尸案中被判死刑的滕兴善,后来事实证明这两个人都是无辜的,案中的那两名被害女子都安然无事。佘祥林被监禁了11年之后获得释放。但是滕兴善就没有那么幸运,他已经被执行死刑了。

这两个冤案引起社会对司法制度的审讯和判决程序产生了重大怀疑和指责。这类刑事案件所反映的刑讯逼供、死刑复核权下放的弊病,促使人们呼吁司法需要多方面改革。

为佘祥林案进行无罪辩护的律师张成茂指出,冤假错案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存在,而是人为地去制造一些证据 。在目前的司法制度下,权力不受到制约的话,就会出现大量的冤假错案。

张成茂说:“象佘祥林那样的案件。他这整个司法程序的过程当中,从开始一直到后来的法院审判,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怀疑,以至于造成非常典型的一个冤假错案。还有一种状况的话,确确实实有犯罪行为,有犯罪事实,但是没有证据予以证实的,这是我们所说的所谓疑罪。在这种情况下的话,如果说轻易地把一个人杀掉,那么显然会造成一些不应该出现的这样一些冤假错案。”

国际特赦组织亚太办事处东亚部的组织筹划人陈昕表示:“国际特赦组织认为广东省法院、省检察院和省公安厅共同制定出台《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抢劫、抢夺犯罪适用法律的指导意见》扩大了死刑的适用范围,与目前国际及中国国内减少使用死刑、谨慎使用死刑的趋向背道而驰。国际特赦组织促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核广东省该指导意见以寻求扭转的方法,并希望中国持续向全面废除死刑方向迈进。”

陈昕说:“国际特赦组织欢迎中国政府近期的司法改革及趋向慎重使用死刑的措施,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正设立机制统一复核全国死刑案件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强调,要确保2006年下半年所有死刑二审案件实行开庭审理等。然而‘严打’制度却成为了慎重采用死刑趋向及完善司法制度的的一个重大阻碍及缺口。”

陈昕引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话说,扩大死刑适用范围是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项无法和谐并进的。陈昕说,中国已签署该公约,虽然仍未正式加入,但根据国际法,签署了公约的国家亦应致力不作任何违背公约宗旨的事。

*高法开始收回死刑复核权*

为了减少死刑和冤假错案,中国最高法院现在开始收回死刑复核权。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万鄂湘曾经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将增设三个刑事审判庭,以应对死刑复核权的收回,并将使死刑复核程序真正做到中立,以防止其他权力的介入。

北京律师莫少平指出,现在的死刑复核程序有进行修改的必要,因为在很多地方,死刑二审的时候,法院连开庭都不开:“你律师只能拿一个书面的意见递交上去。根本不是控辩审三方对某些事实和法律适用进行质证和辩论,它就等于书面审,这也是导致死刑案子质量不高的一个原因。”

目前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规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各高级法院对所有死刑第二审案件,一律开庭审理。

中国执行死刑的方式大部份都是枪决,而在大城市对被判死刑的高级官员是用打针注射的方式来执行死刑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