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苏共20大和中国个人崇拜之兴衰


苏联共产党第二十届代表大会50周年的日子刚刚过去。苏共20大,是前苏联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在1956年2月14号到25号召开的联共(布)第20次代表大会上,当时的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作了一个秘密报告,全面否定斯大林和党内的个人崇拜。

苏共20大之后,中苏关系开始交恶,双方公开论战,后来甚至发展到在中苏边境的珍宝岛兵戎相见。中国政府在全国深挖洞,广积粮,准备和苏联打一场战争。

*苏共批斯 中共树毛*

苏共20大之后,随着前苏联对斯大林所犯有的一系列错误和罪行的清算和翻案,中国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中国共产党开始大树特树毛主席的绝对权威,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一直发展到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登峰造极,而且至今仍然余波未消。

苏共20大和中国的反右斗争有密切的关系。在和苏联决裂之后,毛泽东开始对经济建设丧失了兴趣,把视点转移到如何防止苏共20大对个人崇拜的批判在中国重演的问题上。

反右斗争,就是毛泽东掀起的一个镇压不同政见和批评意见的残酷运动。毛泽东通过引蛇出洞,引诱知识分子发表不同政见,然后把敢说敢言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

反右斗争不但造成成千上万个中国知识分子家庭妻离子散,更重要的是把中国敢说敢言的知识分子几乎一网打尽,剩下的大多数只好蜷卧在共产党的卵翼之下,谨小慎微,丧失了独立的人格。

*斯大林名裂 毛泽东狐悲*

在苏共20大赫鲁晓夫发表秘密报告50周年纪念之际,我们介绍一下苏共的20大。

1956年2月14日到25日,在当时的共产主义大本营苏联的首都莫斯科,苏联共产党召开了20大。这是斯大林逝世后召开的苏共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包括中共在内的55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团参加了大会。

这次大会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及其后果进行了揭露和批判,同时就国际上两个体系的和平共处、现代防止战争的可能性以及不同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形式等理论问题提出了新的看法。

大会闭幕后,在25日夜召开了秘密会议,赫鲁晓夫作了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报告尖锐地揭露了斯大林的严重错误以及对他的个人崇拜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这个全盘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引起了中共代表团的极大震动。

据报道,由于当时中共代表团团长朱德还要到其他国家访问,作为中共代表团成员参加苏共20大的邓小平,把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速记稿带回北京。毛泽东读了秘密报告后十分震惊。苏联对斯大林的否定给当时的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带来兔死狐悲的效果。毛泽东本人对斯大林非常尊重,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都认为自己就是中国的斯大林。

*暴君暴行 误国害民*

赫鲁晓夫在这份报告中提出,个人崇拜会给党和国家带来极大的危害。赫鲁晓夫在秘密报告里指控斯大林为暴君,说他在一系列大清洗中,处决或逼死了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上千名十月革命时的老布尔什维克,屠杀了包括“红色拿破仑”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在内的数百名红军高级将领,杀害了十几万工程技术人员和干部,数百万人被流放,上千万人遭株连。

赫鲁晓夫随后又采取一系列措施,把斯大林的遗体迁出列宁墓,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城市更改了名称。

*从抵制到决裂*

据报道,当时苏共不但在本国反个人崇拜,还要求中共与之保持一致,不要在公开场合悬挂斯大林像。这一要求,被中国共产党拒绝了。毛泽东说:我们天安门前挂斯大林像,是符合全世界劳动人民愿望的。赫鲁晓夫把斯大林搞得那么不像样子,我们不赞成。

后来中共和苏共公开决裂,双方从内部争论发展到公开论战,最后导致国际共运的分裂和瓦解。回顾起来,整个苏东共产主义集团的垮台,当年中苏两党公开论战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事件。有些党史研究人员甚至说,中共的九评是国际共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

九评的由来是,苏共中央1963年7月14日发表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随后中共以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编辑部的名义发表了九篇反驳文章,史称九评。 一评的题目是《苏共领导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文章说:苏共二十大是苏共领导沿着修正主义道路所走的第一步。这也是中国开始把苏联的称呼从苏联老大哥改为苏修,从此中国开始与美国和苏联两个大国为敌。

一评说,苏共二十大提出的关于当代国际斗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系列观点都是错误的,是违背马列主义的。特别是以反对个人崇拜为借口而全盘否定斯大林以及关于通过议会道路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提法是原则性的严重错误。

*毛泽东:要搞个人崇拜*

毛泽东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说:“赫鲁晓夫一棍子打死斯大林,也是一种压力。中国党内绝大多数人是不同意的,有一些人屈服于这种压力,随声附和,要打倒个人崇拜。还有些人对反对个人崇拜很感兴趣。”

毛泽东说:“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我们不是崇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吗,斯大林正确的东西也还要崇拜。对于他们,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列宁在世时,许多人批评他独裁。说:政治局只五个委员,有时还不开会。列宁回答很干脆:与其你独裁,不如我独裁好。因此,只要正确,不要推,不如我独裁; 也开点会,不全是独裁就是。不要信这个邪,你反对个人崇拜,反到天上去,无非想自己独裁。”

*领导人颂毛大合唱*

而中国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刮起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风。林蕴晖在中国《党史博览》杂志上引用参加1958年3月成都会议的省委书记和中央委员们的发言说:

“对于领袖应当无条件地信任,特别是经过几十年实践证明,中国不存在个人崇拜的问题,要更加强调学习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的著作。”

“要宣传毛主席的的领袖作用,宣传和学习毛主席的思想。高级干部要三好:跟好、学好、做好。”

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叛徒、内奸和工贼,后来死无葬身之地的刘少奇当时在会上发言说:“主席比我们高明得多,不论从思想、观点、作用、方法哪一方面,我们都比他差一大截。我们的任务是认真向他学习”。

柯庆施更高唱: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对此评论说:党中央的一些最重要的领导人如此集中地颂扬毛泽东个人,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

*从和平竞赛到和平崛起*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在历史的车轮已经前进了50年后的今天,看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和平崛起的口号,实际上和五十年前赫鲁晓夫提出的和平共处、和平竞赛以及和平过渡一脉相承,而当年中共批判的前苏联复辟资本主义,拿今天的中国社会现状比较一下,可以说今天的中国社会在拜金主义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初级阶段。

*非毛化和非神化*

在毛泽东逝世之后,对于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在粉碎四人帮后的一段时期,有所降温和收敛。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1980年7月,中共中央发出了一道引起轰动效应的指示。在这个关于少宣传个人的指示中专门有这么一条:毛主席像、语录和诗词在公共场所挂得太多,这是政治上不庄重的表现,有碍国际观瞻,今后要逐步减少到必要的限度。

就在文件发出的当天,人民大会堂前开来了两辆吊车,工人们奉命将悬挂在那里的巨幅毛泽东像取下。此后,从首都到全国各地采取一致行动,拆除了许许多多的毛主席塑像和语录牌。

这一举动,被海外媒体称为非毛化。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的评价,对个人崇拜的看法,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巨幅画像是否会拿下来,一时引起很多观察家的关注。

*邓小平:中国不会全面否定毛*

然而,中国并没有像赫鲁晓夫那样对斯大林全面否定。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冲击,被打成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邓小平在接见意大利女记者的时候解释说,中国不会对毛泽东全面否定。邓小平说:

“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拿他的功和过来说,错误毕竟是第二位的......毛泽东思想不仅过去引导我们取得革命胜利,现在和将来还应该是中国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所以,我们不但要把毛主席的像永远挂在天安门前,作为我们国家的象征......我们不会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

*苏共的火种和中共的严冬*

显然,中国共产党对待毛泽东的态度没有苏联共产党对待斯大林的态度那样彻底。中国著名学者陈奎德在一篇发表在海外中文网站观察上的纪念苏共20大50周年的文章中,分析了苏共20大的积极意义。

他说:在某种程度上,秘密报告在苏联第一次打开了人们头上的精神牢笼,而俄罗斯的深厚人文传统在艺术家身上迅速复苏。一批老作家获得了平反,一批新作家也随之诞生。这一时代是一爱伦堡的小说《解冻》命名的。帕斯捷尔纳克在国外发表的《日瓦戈医生》,索尔仁尼琴在苏联发表的《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以及在这期间涌现的青年诗人叶甫图申科。帕斯捷尔那克和索尔仁尼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标志着其作品的文学成就。一个文学与艺术的春潮在解冻时代泛滥起来,汹涌澎湃。

陈奎德认为,苏共20大对苏联国民特别是知识界所导致的思想启迪仍然是巨大的,并且为后来的制度变迁,苏东共产主义政权的垮台埋下了火种。

对比苏共20大对苏联知识界的启迪和解冻作用,中国对苏共20大的态度则恰恰相反。中国不但没有解冻,反而开始了一个以反右为代表的对中国知识分子残酷镇压的寒冷的冬天。

*秘密报告的反弹*

香港动向杂志2006年2月号发表韩三洲的文章指出:对毛泽东来说,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反对对史达林的个人崇拜,却触动了他那根过敏的神经。为了防止“噩梦”在中国再演,毛泽东意识到斯大林这把刀子不可丢,开始走上了一条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相反的道路,从1959年的“反右倾机会主义”到1964至1965的“四清运动”和其后的“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说,都是毛泽东为防止赫鲁晓夫道路在中国出现、为防止“苏联今天变成中国明天”的“噩梦成真”而作出的巨大努力。

韩三洲写道,因此完全可以说,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以一种反作用力,让中国更加向左转,把中国推向了另一个集个人权力与领袖意志于一体、甚至超越斯大林时代的道路。

*没达到11届3中全会的高度*

今天的中国,虽然毛泽东式的个人崇拜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批判和清算,并不彻底。对毛泽东的评价,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评价,甚至并没有达到中共11届3中全会的高度。民主,人权等字眼,在互联网和信息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仍然被作为政治上高度敏感的字眼遭到过滤和封杀。

*两个“斯大林”*

著名中国问题观察家李慎之说,毛主席曾“认为自己就是中国的斯大林”。(《胡乔木文集第二卷》第147页)毛主席晚年的命运也确实最近似于斯大林,他们都曾领导过亿万人民,受到过亿万人民的爱戴,他们统治下都不乏聪明智慧的人材而且后者都曾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都曾对他们进尽忠言。他们自认为、甚至被认为天才盖世,然而却甚至不能理解比较自由的环境中一个普通公民的常识,而一概打击之为毒草,为牛鬼蛇神,为人民公敌,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悲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