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财经术语介绍:先导经济指数(2)


主持人:听众在收听财经纵横节目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财经方面的术语,这些术语或许影响了听众对节目内容的理解。为此,我们陆续给大家讲解一些常见的财经专业词语,今天继续谈谈“先导经济指数”。木风,你好。

木风:你好。

主持人:上次你在介绍先导经济指数的时候简单提到了这个指数的历史,说是会议委员会在1995年从政府手中把这个编制指数的工作接了过去。那么说,在那个时候以前,美国就有这个指数了?

木风:不错。我原来也以为这个项指数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经济数据。但和这个指数的编制者、民间经济研究机构会议委员会的高级经济学家肯.格德斯坦一聊才知道,经济学家们为这个指数的建立付出过巨大的努力。

它的建立过程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那时候经济学上还根本没有任何系统、可靠的统计数据或统计方法。为了研究经济活动的变化和走向,专家们需要系统、可靠的数据,所以就朝这方面努力。在这方面有两个人做出了特别的贡献。

格德斯坦说, 100年前,有个人名字叫乔治.马歇尔。这个马歇尔可不是二战后著名的“马歇尔计划”的制定者,他是一位经济学家。他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为经济数据统计严格化和系统化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后来由另外一位经济学家阿瑟.波恩斯以及国家经济研究局的许多专家一起寻找并设计出最能够反映经济走势变化的领域以及如何对这些展开科学统计,从而得出比较可靠的“先导经济指数”。这项指数从初创到上个世纪40年代末正式确立大概经过了五、六十年的时间。

主持人:想不到这么一个简单的数字饱含着这么多专家的心血。对了,我记得上次你说,这项指数包括有10个项目。这10个项目是在40年代末确定之后一直延续到现在吗?

木风:不是这样的,先导指数的组成项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经济结构改变了,专家们就再进行研究,看有什么新的项目更能够反映经济的变化,然后对原有的项目进行更换。所以,在不同时期,先导指数的组成项目就不一样。

主持人:你能不能举个例子给我们说明一下?

木风:好的。在采访格德斯坦的时候,我就对现有10项中的“利率差”这一项提出了问题。我问他,为什么要把利率差放到这项指数中去?格德斯坦解释说,长短利率差日益明显对经济的影响增加是近期的事情,因此,会议委员会在一年前才把利率差加了进去。

格德斯坦说:“我们把这一项加进去就是要观察标准的短期利率,也就是我们说的‘联邦短期利率’或者银行间相互拆借资金的利率和长期利率,也就是财政部发行的10年期债券利率之间的差别。长短利率差别越小,经济走势可能就越不好,差别加大通常就显示经济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在一年前对这个做法进行了一些改变,不再只看某一个时间的利率差别,而是要在一定时期的利率差别积累起来进行分析,把这个月的差别和下个月或者今后几个月的差别加起来分析,来了解经济可能的走向。”

主持人:最近一个时期,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的差别在加大,不过是逆向加大。那么按照格德斯坦的说法,经济的走势是在朝着不好的方向了?

木风:是有这个担心。不过,由于现在国际经济环境变化,我们所说的“收益率曲线逆转”所形成的因素比较复杂,专家也正在对此进行研究。我在介绍“收益率曲线”这个说法的时候和以前的相关报导里给听众介绍过有关的分析,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主持人:我好像记得不光是美国有这个指数,其它一些国家好像也有。都是这个会议委员会做的吗?

木风:一点不错。会议委员会是一个经济咨询机构,它除了编制先导经济指数、消费者信心等重要经济数据之外还为全球的企业主管提供各种商业咨询。它的客户遍及世界各国,所以也有人把“会议委员会”的名字翻译为“世界大企业联合会”。会议委员会不仅每个月编制美国的先导经济指数,而且还编制法国、澳大利亚、德国、韩国、墨西哥、日本、西班牙和英国的先导经济指数,以便给它的客户提供全球经济走势的信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