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失地农民的困境和抗争


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世界上第4大经济体。中国的快速发展导致城市规模的迅速膨胀,而城市扩张的速度却大大低于向失去土地的农民在城镇中提供就业机会的速度。分析家说,中国大约有1亿个丧失了土地的农民工,他们已经成为有可能导致中国动乱的因素。记者最近到广东省附近的一个农村采访,并通过当地一个年轻人的眼光,探讨中国农民失去土地以及失业的问题。

*养活全村的土地被夺走*

这名29岁、不愿意向外国记者透露姓名的年轻人凝视着那块他和他的家人曾经耕作过的农田。这块杂草丛生,被一些垃圾碎块覆盖的土地,曾经生产出足够的稻米、水果和蔬菜,让他们全家通过在市场上出售而过上舒适的生活。

现在,在当地开发商伙同村长把他们的农田收走并出售之后,他们什么也没有了。这块地过去曾养活了全村的800多人。

他说:“找不着工作。本来这个地方就没有什么工作做。就靠我一个人给人家打苦工。那怎么办呀。现在,土地没有了。找工作就更难了。我要打零工来支持整个家庭。开摩托车替人跑腿。”

*外出打工 悲观无奈*

在绝望中,农民离开了他们祖先开垦了几千年的土地,加入了分析家们所说的人类历史中最大的迁徙潮。估计有将近1亿中国农民工到城镇去找工作。他们在深圳看到了希望。深圳这个欣欣向荣的工业化都市26年来的发展是共产中国进行市场经济改革成功的象征。

那名广东农村青年说:“我去了深圳。我先是修高速公路。后来,我结婚了。我的老爸老妈老了,我就回来的,要照顾家庭嘛。深圳那儿的人的生活多好呀。我们以前的生活也很好。现在,我们没有地了。我对我们的前途非常悲观和无奈。”

*被逼加入抗争行列*

去年,农民的绝望转化成民怨,这位青年加入到几百名村民的行列,与攫取他们土地的政府官员对抗。一批村民被关进监狱。

在整个中国,特别是在广东,不断有报导说,近年来愤怒的农民起来反抗当地政府。香港一个监督中国劳工状况的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研究人员门罗说,中央政府一直在关注这个事件。

他说:“农民失去土地问题,在中国历史上,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一个能够引发剧烈动荡的问题。当然,在过去的两三年中,这个问题导致了很多非常严重的农民抗议活动,通常会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参与。这是一个能够导致动乱的因素。这个问题肯定会使中国政府非常担心。”

*群体抗争层出不穷*

中国政府说,群体性事件,包括民众暴力抗争的事件,去年达到8万7千起,比2004年增加了6%。

这类事件有很多牵涉到农民工抗议拖欠他们的工资。另外,农民工对他们在城市里受到歧视感到不满。他们在城市里无法把他们的孩子送去上学,也无法接受基本医疗。

中国政府宣布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包括要求雇主支付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不过,分析人士说,充其量只有个别的地区落实了这些措施。中国法制系统以及地方政府的腐败仍然是个问题。

*贫富差距悬殊加剧社会冲突*

一些分析人士预计,缺乏迅速而有效的司法改革和社会改革会使大批一无所有的穷人和拥有大量财富的少数中国富人之间的冲突更加激烈。

艾瑞克.赫金伯萨姆是设在加利福尼亚的兰德公司政策研究所的一个中国问题专家。他认为今天中国的情况和拉丁美洲已经存在的局面类似。陷入绝望的穷人和那些特权阶层和富豪比邻而居。他说,被剥夺了土地的中国农民到城市之后,能够更加强烈地感受到社会的不公,因为他们能够看到城市富人每天能够享受到的奢华。

他说:“他们在城市里更能够了解(除农村之外)中国其他地区的情况,看到其他地方已经富到什么程度。同时他们也接触到有关什么是自己的权益等观念。在中国,人们对法律,对法律和权利,以及向法院申诉的权利,现在有着极大的兴趣。”

*上京上访告地方官员被遣返*

这名29岁的农民在广东省云浮市附近的一个村庄里说,由于有了手机、传真机、互联网和其他技术,他的家庭能够把地方官员强征农田的问题反映到省里。

由于广东省有关当局未能解决他们的问题,所以他们千里迢迢前往北京上访。在北京,警察迅速把他们抓了起来,并且遣送回了他们的村庄。他说,他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与此同时,他无法支付孩子上学的费用。他的妻子被迫开始拣破烂,搜集能够回收的废品,以便支付各种帐单。

*为拿回土地而斗争*

当记者问他是否打算返回深圳的时候,他说,像他这样的,没受过多少教育,在深圳找工作更难了。他说他选择返回自己的村庄,为世世代代耕作的土地被人盗取而战斗。

他说:“我的小孩小,爸妈都老了。我要照料他们。没有办法。我有责任和同村的村民一起要回我们的土地。我们要继续斗争,直到要回我们的土地为止。土地是我们的生活的根源。那块田地是我们要养命的。我们不管做什么,都要争取把我们的田拿回来。”

中国政府的研究人员最近把一批没有工作、没有土地、没有政府福利的新的社会阶层定义为“三无阶层”。如果中国官员无法找到解决“三无阶层”问题的方法,那么中国的鼓励城市化的政策将会是灾难性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