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的姓社姓资争论和物权法草案


纽约时报说,也许是十年来的第一次,受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中国立法机构中国人大,在每年召开的为期两周的代表大会上,正在进行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辩论。

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提出过中国改革可以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论,并且提出不要进行姓社还是姓资的辩论。中国持续高速发展的经济似乎也使人们忘记了中国目前到底实行的是什么主义。

*物权法草案因争论而搁置*

纽约时报报道说,关于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迫使政府搁置了物权法草案。物权法一度曾被广泛认为可以获得形式上的通过。这反映出这个国家一批人数虽少但是声音很大的左派学者和政治顾问的活动能量以及他们对政策的影响。这批传统的左派思想家把中国不断扩大的收入方面的差距以及群体性事件作为他们质疑的基础,他们认为中国正在走向追求私人财富和市场驱动的经济发展的方向。

*左派学者抨击*

当前辩论的根源可以追朔到去年夏天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的对物权法的严厉批评。纽约时报援引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巩献田指责一些法律专家的话说,起草这项法律草案“像奴隶般照抄资本主义的民法”。巩献田还说,对私有财产提供同样保护等于是在保护富人的轿车和叫花子的打狗棒。更重要的是,这个草案没有明文表示社会主义财产不受侵犯。这曾经是中国最神圣的法律条文。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这一条款,在去年3月份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正式写入了宪法修正案,从而使私有财产权上升到宪法权利,在海内外引起了热烈反响。

这次修改后的物权法草案也准备提请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 中国立法官员坚持说,物权法用了八年才准备好,并且打算在2003年修正案的基础上扩充更广泛的内容,从而使其成为法律。

有关人士认为,尽管物权法有可能会进行比较大的修改,但是这项法律的通过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思想辩论取代共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对纽约时报记者说:“中国政府只向大家能够达成共识的方向前进。目前,共识似乎正在逐渐消亡,取而代之的是对意识形态的辩论。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经历这样的辩论了。”

*胡锦涛坚持经改但强调公正*

纽约时报说,中国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辩论,不会导致中国改革开放的停滞。胡锦涛最近的讲话被一些中国政治专家和党的干部认为是在对这场辩论发表评论。胡锦涛上个星期对一些人大代表说,中国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经济改革。

纽约时报注意到,胡锦涛和温家宝似乎在有意和无意地通过把宣传中心针对不断增加的社会不公来鼓励这一辩论。中国官方的宣传媒体正在围绕经济发展必须保证社会公正而大做文章,这明显和前任中国领导人强调高速发展和财富积累的政策有所不同。

纽约时报还指出,自从胡锦涛2002年掌权以来,他同时也在建立自己的左派标签。他赞扬马克思主义,称赞毛泽东,资助一些研究从而使这个国家的官方的、同时又受到忽视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能够适应当前的局势。胡锦涛2004年有关中国应该学习古巴和北韩的讲话引起中国问题观察家的广泛关注。

*政制之过还是改革之过?*

很多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和一些中国专家认为,中国目前在改革中出现的问题,例如贫富分化、教育和卫生领域的腐败现象等,根源在于中国的集权式的政治制度。如果人民对政府怎样治理国家没有什么发言权的话,腐败现象是不会轻易消失的。

但是,中国共产党和党内的一些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他们认为这些问题是资本主义的过度发展和不断增长的不公平造成的。他们建议政府重新在经济事务中拥有更大的权力。

*左派崛起是福是祸?*

美联社把最近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在人大会议上宣布的拿出几十亿美元来用于社会福利和支援农村雄心勃勃的蓝图,和当年美国总统罗斯福30年代实施的新政相提并论。中国领导人试图以政府干预的方式来缓解中国的贫富分化.

一些主张市场化的经济学家在目前这场辩论中处于守势。他们说,左派的重新崛起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