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失踪月余


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失踪一个多月后至今下落不明。胡佳的家人相信,他是被中国当局扣押了。他的家人、朋友以及一些国际组织呼吁中国当局积极帮助寻找胡佳的下落,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

*失踪前一直遭软禁和监控*

胡佳自今年2月16号失踪到今天已经35天了。失踪之前,他一直处于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的软禁和监控之下。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说,胡佳失踪当天上午八点多钟,她离开家的时候,负责监控胡佳的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警员杨春滔等人向她打过招呼,声称如果得到上级批准,他们将护送胡佳去一个艾滋病组织开会,如果得不到批准,胡佳就必须呆在家中,接受软禁。但是,上午将近10点时,曾金燕给胡佳打电话就无法联系上了。

记者星期三给杨春滔警员的手机打电话,对方始终不接电话。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问询时声称不知道胡佳失踪一事。

*家人向检察院反映情况*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星期二就她丈夫的下落在北京开了一个记者会。她说,胡佳失踪后,家人到派出所和公安局讯问他的下落,但是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复。后来,他们在律师的建议下,向检察院反映情况,因为检察院有监督公安局和纠正派出所违法行为的义务。

曾金燕说:“礼拜一的时候,检察院给我打电话说,他们的一个领导已经讯问过公安局,通州公安分局说不知道这件事情,说人口失踪要到公安局去报案。这是他们给我的一个答覆。昨天我们开了中外记者见面会,通过这个记者见面会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胡佳失踪今天是第35天,我们一直找他,但是没有消息。所以家里人,尤其是父母都很着急,没有别的办法。”

曾金燕说,作为家属,他们希望有关部门在执行命令时要遵守法律的规定:“那些执行所谓某人命令的人,他们把胡佳带走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如果胡佳犯了法,他们可以把胡佳带走,并且把法律文件给我,但是他们没有。”

*人大代表要胡家人提供更多材料*

曾金燕为了营救丈夫,向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吴青发了电子邮件,反映胡佳非正常失踪的情况,希望得到人民代表的关注和帮助。吴青证实,她收到了这个电子邮件,目前正在等待曾金燕提供更多的材料。

吴青说:“我们宪法里有国家尊重保护人权。所以我要了解情况。我希望她按照我的要求写,因为最关键是我要依法来监督政府。”

*爱知行负责人焦虑胡佳生命安全*

胡佳2001年开始起从事艾滋病工作,合作创办了“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以及艾滋病关怀组织“爱源”。他还对河南农村等地的艾滋病进行过实地调查,帮助受害人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表达了对胡佳生命安全的焦虑:

“第一,胡佳作为公民没有违反法律。第二,公安部门有责任在人失踪情况下积极地去寻找。如果这个人被公安部门拘留,他们应该通知家属,被拘押的人应该享有的公民权利,应该得到保护。无论过去他从事什么活动,我们觉得这样的状态是不能接受的。这个人是不是还在,生命是不是存在,我们都感到严重焦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求法律部门依照法律办事,我们也希望看到胡佳能够完好地回到他的亲人身边。”

*UN机构等对胡失踪表示关注*

联合国艾滋病机构和国际人权也对胡佳失踪表示了关注。“大赦国际”东亚部组织筹划陈昕说,他们从胡佳家人那里得知胡佳是素食者,而且身体欠佳,需要特别医疗照顾之后,就发出了紧急救援呼吁,希望在他们网络之内的全球医护人员写信给中国政府,要求在这段期间内向胡佳提供适当的医疗照顾:

“我们主要是要求他应该得到适当的医疗治疗,而且尽快找出他的下落。如果没有正式的拘捕原因,应该尽快释放他。”

*UN官员向中国卫生部询问*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的国家协调员雷若舟(Joel Rehnstrom)也在2月28日也向中国卫生部官员询问了关于胡佳失踪的事件:“我向中国当局表达了我对胡佳失踪的关注。胡佳在维护中国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权益方面是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我们提出,胡佳和我们安排了一系列的会面,我们希望看到他能够回来和我们一起努力,对中国的艾滋病问题采取更有力的措施。中国官员最初的回答是,他们不知道胡佳失踪的情况,之后经过一番调查后表示,他们了解的情况和我所知道的差不多,没有更多的消息可以提供。”

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的代表也说,他们通过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系,表示了对此事的关注。

*不少维权人士近来相继失踪*

近来,中国各地有不少维权人士相继失踪,有的在被当局拘禁一段时间后放了出来,有的象胡佳一样,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人们呼吁中国当局依照正当的法律程序,保护公民的权益和人身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