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医生探讨艺术表演治疗帕金森症


近几十年来,对于治疗帕金森氏症这种造成全身颤抖僵硬的神经疾病,已经出现一些有希望的新疗法。2月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全球帕金森氏症大会,集中讨论这些持续进行的医学研究。但是与会者也提出其他治疗方法,从运动到饮食甚至艺术。

创造力与帕金森氏症委员会的荣誉主席赛克斯是一位神经专科医师,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了艺术表演和帕金森氏症间的关联。

赛克斯医生最出名的可能就是他在1973年撰写的小说《苏醒》,这本书后来被拍成电影,由大明星罗宾.威廉姆斯和罗伯.迪尼洛主演。内容是描述赛克斯医生治疗一群有睡眠疾病的患者,这种睡眠流行病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开始的。这是帕金森氏症的一种,病患几十年来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昏睡状态。在赛克斯医生用左旋多巴治疗后,这些病人开始慢慢苏醒,左旋多巴也成为当今治疗帕金森氏病的标准用药。

*病人对音乐反应出乎寻常*

在治疗的过程中,赛克斯医生发现,病人对音乐有出乎寻常的反应。他说:“这些根本说不出话、也无法走路的病人,有时候竟然能唱出美妙的歌曲还会跳舞,音乐似乎能使他们做到平常情况下做不到的事。人类是一种有强烈音感的动物。不管人们怎么说自己不懂音乐还是五音不全,在我们的大脑中有很大一部份专门管理音乐,甚至远远超过管理语言的大脑部份。所以我认为,音乐是人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赛克斯医生还在国会播放一段纪录片,内容是他与这些病人在苏醒后的对话。

赛克斯医生:“当你在1969年接受左旋多巴治疗时,你喜欢音乐吗?”

女病人:“是的,那时我喜欢音乐。”

当这位病人开口唱歌时,她的发音愉快又准确。

赛克斯医生目前任教于纽约大学医学院。这位出生在英国的医生在过去几十年里,持续研究音乐对人脑的影响。他同时也收集了一些例证显示其他会影响帕金森氏症的各种活动。他回想起在1960年代初期与一位患了残疾、几乎无法行动的艺术家会面的情景。

赛克斯说:“当坐在轮椅上的他被推到一块大帆布前,突然间他的手动了起来,他用画笔刷出一道漂亮的颜色,接着他用充满活力的大动作完成了整幅画。然后他就又瘫痪不动了。从那以后,我看到很多病人有类似情况。我对此很感兴趣,为什么这些病人可以在音乐、艺术、舞蹈甚至表演中,跨越自主行动机制的限制。我们看到有些患有帕金森氏症的演员可以在舞台上演很长的一段戏,但却需要人抱他下台。”

*有关研究有待加强*

记者:“对于这样的行为有没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赛克斯:“我认为有关这方面的研究还有待加强,特别是受到帕金森氏症影响的基本神经中枢,神经中枢通常是人体行动和记忆的主要渠道。在得到帕金森氏症后,神经中枢常被封闭。我认为音乐就好像弥补了神经中枢的缺陷,提供一种旋律和节拍的结构,让人可以走路或做事情。”

这种结构对尼莫维茨来说格外重要。他是一位专业音乐家和作曲家,他并且在帕金森氏症大会上表演。

尼莫维茨以前带领一个专门在婚礼和派对上演出的乐团,他在2000年被诊断出患有帕金森氏症。他现在表演的音乐内容也扩展到有关他与疾病的共存。尼莫维茨说在知道生病以后,音乐对他来说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让他学会谦卑、坚忍和感恩。音乐已经变成了一种治疗。

尼莫维茨:“音乐能带领我到另一个境界,我感觉更自由。”

记者:“你觉得你在唱歌或写歌时,体能上是不是感觉比较好?”

尼莫维茨:“我真的不觉得。但是在我表演的时候好像总有奇妙的事情发生,不管我身体上感觉如何,我就好像进入一个安全的区域,这种感觉很好。”

在尼莫维茨的最新专辑《笨拙的舞蹈》里,尼莫维茨不但唱歌,而且还弹奏键盘。尼莫维茨说,当他在帕金森氏症患者面前演出时,这些病人好像都从他的音乐中得到治疗。尼莫维茨是在帕金森氏症大会上表演的国际艺术家之一,这些艺术家包括雕塑家、诗人还有摄影家。

*多种途径治疗帕金森氏症*

赛克斯医生相信,这些艺术家的成就也展现出运用多种途径治疗帕金森氏症的重要性。他说:“我完全支持那些有关脑部影像和分子细胞的科技进展,这些科技进展包括保护神经的药物,干细胞研究的潜力,以及神经发展研究。但是我同时也要强调,把每个个人看作一个整体,我们不单单要做专业的治疗,还要为病人的人际关系、爱情和工作提供音乐治疗。我们从那些苏醒的病人身上清楚看到,左旋多巴的治疗是必须的,但并不够。除了左旋多巴,我们还必须提供给这些病人一个有价值的人生。”

这位名气响亮的医生仍然相信医生应该到病人家里看诊。赛克斯医生说,医学必须从医疗和药物开始,但是应该继续竭尽所能提供病人一切帮助,让他们享受完整而有意义的人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