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总统是否有权设立军事法庭?


目前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美国海军基地的本拉登的私人汽车司机哈姆丹告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案将于星期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国联邦最高法庭审理。美国著名智库卡托研究所邀请专家对这个案子及其影响进行了讨论。

这个案子的关键在于美国总统是否有权设立军事法庭,审判在阿富汗以及世界其他地区抓获的恐怖分子。

在哈姆丹控告拉姆斯菲尔德一案于星期二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前,卡托研究所邀请了为哈姆丹辩护的军方指定律师斯威夫特以及为美国政府辩护的华盛顿法律基金会首席律师萨姆普对这个案子的影响及其宪法意义进行了讨论。

*辩方律师:美国会并未正式宣战*

斯威夫特认为,美国国会并没有正式宣战,美国国会只是授权总统可以使用武力反对恐怖分子,因此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的恐怖分子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战犯,他们应该享有充份的法律权利,不应该由军事法庭来审判,只有战争时期的总统才拥有这个权力。

他说:“宣战和不宣战的战争区别在于正式宣战标志着战争立刻开始,宣战本身就制造了战争。我们是否会正式宣战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联合国宪章规定,除非两种情况之外,宣战是非法的。一种情况是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战争,例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另一种战争是自卫战争,保护自己。

“国会授权总统可以使用武力,在我看来,并不意味着是正式宣战。我们大家都同意,如果没有战争,就不应该设立战争法庭。现在的核心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处于战时,谁来制定规则。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规模会伸展多远。”

*政府律师:反恐战争是特殊的战争*

而代表政府出席最高法院审理的律师萨姆普认为,反恐战争是一场特殊的战争,反恐没有国界,没有起止时间,而且美国历史上也有例可寻。

他说:“核心问题是美国总统是否有权设立军事法庭。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还没有设立过军事法庭。有些人认为,如果美国国会授予美国总统这个权力,他当然可以这样做。但是问题在于国会没有授权,所以布什总统的做法是违宪的。不过,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历史上的案例,1942年,有八个纳粹分子受到美国军事法庭的审判。当时的争论也是同样的,国会没有授权总统设立军事法庭,然而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当时一致拒绝了这一争辩。”

萨姆普认为,既然美国司法界已经有了先例,以总统没有被国会授权设立军事法庭的理由替拉姆丹辩论几乎没有胜诉的可能。

*其他争议*

关于这个案子的其他争议还包括被关押在关塔纳摩湾的恐怖分子嫌疑人是否享有无罪推定的原则,他们是否应该给与出庭为自己辩护以及接受控辩双方律师交叉询问的机会,在逼供的情况下提供的供词是否可以作为呈堂证据等等。

*人权组织赞同美未遣送五名维吾尔人*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华盛顿办公室反恐怖主义法律顾问凯瑟琳.比尔曼(Katherine Newell Bierman)对记者表示,据她的了解,共有15名新疆维吾尔人被关押在美国海军的关塔纳摩湾基地,其中10名被认为是和基地组织有关的恐怖分子,另外五名新疆维吾尔人已经被排除在恐怖分子之外,不构成任何威胁。但是,这五名维吾尔人至今仍然被美军关押。

比尔曼说,美国政府没有把这五名新疆维吾尔人遣送回中国,这一做法是对的,因为美国政府以及一些人权组织担心中国政府会把这些维吾尔人作为新疆分离主义者而进行严厉处罚,甚至处死。然而,比尔曼说,美国不应该继续关押这五名新疆维吾尔人。

有报导说,尽管美国当局不准备把这五名维吾尔族人以及另外10名被控从事恐怖活动的维吾尔族人送回中国,美国却找不到第三国愿意接受他们,并为他们提供庇护。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已经同20多个国家进行接触,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由于有关国家不愿为此激怒中国政府。

XS
SM
MD
LG